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我的美女董事长

作者:风光不再 | 短篇小说

收藏

  雇用兵赵明杰再次回归都市,本意是嘴瘾普普通通人的生活,虽然在风起云涌的都市,他又能独善其身吗?左前方一个穿着高档职业套装的女子,正座在那里想着什么,此女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成熟御姐的风范在她身上显露无疑。。

第11章 犯我兄弟姐妹者,其远必诛_我的美女董事长_ 赵明杰, 林婉睛

    直到赵明杰松手董天标的时候,董天标的脸了肿得像个猪头,有些惊骇的望着眼前这个矮小青年,董天标捂着脸:“你,你是什么人,敢管刘少的事情,么你活得不不耐烦了。”““你还不配知道我是什么人。”赵明杰冷声喝道,猛的一脚踹在了董天标的肚子上,将董天标踹得飞出去了三米开外。。...

    等到赵明杰松开董天标的时候,董天标的脸已经肿得像个猪头,有些惊惧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青年,董天标捂着脸:“你,你是什么人,敢管刘少的事情,难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你还不配知道我是什么人。”赵明杰冷声喝道,猛的一脚踹在了董天标的肚子上,将董天标踹得飞出去了三米开外。

    “老院长,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一脚将董天标踢飞以后,赵明杰再也不看他一眼,而是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院长,虎目含泪,声音也有些哽咽。

    “明杰,你是明杰,明杰,你,你终于回来了,这十年,你跑哪去了,你,你让我找得好苦呀。”虽然已经是老眼昏花,但是老院长还是认出了赵明杰,一时间老泪纵横,紧紧将赵明杰抱住了赵明杰,怜爱的摸着赵明杰的头。

    “明杰。”老院长的声音传到了董天标的耳朵里,震得董天标的耳朵嗡嗡作响:“那个打断了我的腿的小王八蛋又回来了么,而且一出现就要坏我的好事,那我就新仇旧账和他一起算吧。”

    董天标想到十年前那一次断腿的经历让自己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一时间恶从胆边生,挣扎着爬了起来,操起了一根铁棒,悄然的走到了赵明杰的身后,高高举起了铁棒,再一次向着赵明杰的头顶落了下去。

    “你这王八蛋,还有完没完呀。”赵明杰突然间回过身来,反手一巴掌抽在了董天标的脸上,将董天标抽得在原地打了两个转。

    “你难道不知道,打扰人家谈话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行为么。”又是一个巴掌,董天标只觉得喉头一甜,嘴角渗出了一缕鲜血。

    “你老爸没有教过你,要尊重老人么。”反手又是一巴掌,董天标啊的一声,两颗带血的牙齿从嘴里飞了出来。

    “你妈没教过你要尊老爱幼么。”又是一脚,将董天标踹倒在地,但是尽管这样,赵明杰还没有打算放过董天标,操起了董天标掉在了地上的铁棒,目无表情的走到了董天标的面前。

    虽然赵明杰目无表情,但是董天标却如同跟看到了鬼一样,双手撑地,连连的后退着:“你们他妈的都是死人呀,是不是要等到老子给人打死了你们才肯动手呀。”

    已经给赵明杰的身手惊呆了的其他小弟这才一个个跟如梦初醒一样,呐喊着向赵明杰扑了过来。

    赵明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酷,头也不回,一脚后踹,准确无误的踹在了冲在最前面那名小弟的肚子上,手里铁棒一挥,狠狠的朝着一个冲到了自己面前的打手头顶挥了过去,那名打手下意识的伸手一挡,接着,“咯”的一声让人牙酸的骨折声响起,那么打手捂着胳膊惨叫着退了出去。

    一个照面之间,两名打手身负重伤,其中一个最少是粉碎性骨折,那些打手平时欺负欺负普通人可以,又什么时候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一个个都呆在了当场,要不是碍着不远处的一辆轿车里刘少在那里监视着,这些人怕是早就一轰而散了。

    不远处的轿车里,李华军看到董天标的二十多个人竟然给一个年青人给震住了,竟然不敢动手,脸色变得十分阴沉,打开车门就想要下车,但是猛然间跟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对电话里面交待了两句,才下得车来,快走的走向了现场。

    赵明杰回头冷冷的对着那些止步不前的打手扫了一眼,这一眼,如同利剑一般,让那些打手感觉到就像是有人拿到在心上挖了一下似的,最前一排的打手,已经忍不住悄然后退了。

    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再一次拖着铁棒,慢慢的走向了董天标,铁棒给高低不平的路给磨得格格作响,听在耳朵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惨人。

    “赵明杰,你想要干什么,你,你不要乱来呀,不然,不然,警察不会放过你的。”董天标看着赵明杰充满了杀机的眼神,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有些人就是这样,在欺负别人的时候,将警察和法律视为无物,但是一旦等到自己失势或者转强为弱,警察又成了他们活命的法宝了。

    “董天标,十年前,你就因为欺负别人而给我打断了一条腿,没有想到十年后,你竟然还是死性不改,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已经没有多少意思了,我送你一程吧。”赵明杰此刻也认出了董天标,语气中透露着森森寒意。

    犯我兄弟姐妹者,其远必诛,想到如果不是自己今天碰巧遇到了韩月影,如果不是自己心情激荡急切的想要见到老院长,如果自己想着等自己安定下来也许见到的将是老院长的尸骨,赵明杰的胸中就充满了滔天的杀意。

    做为米国雇佣兵界的第一高手,赵明杰又岂能不明白打蛇不死必留后患的道理呢,像董天标这样的人,如果留在世上,只会祸害别人,等到自己抽身离去,遭殃的就只能是老院长这些人,在这一刻,赵明杰已经存了让董天标永远消失的念头。

    随着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周围的空气仿佛骤然下降了十多度一样,距离赵明杰足足有两米多远的老院长都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更不用说首当其冲的董天标了。

    所以,一股恶臭从董天标的跨下传了过来,这个鱼肉乡里不可一世的混混,竟然在这一刻给赵明杰的杀机吓得大小 便失襟。

    “明杰哥哥,你不要乱来呀,我,我不想才见到你,你又得离开我们。”韩月影从赵明杰出手开始,就一直紧张的看着赵明杰,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出现,只会扰了赵明杰的心神。

    现在看到赵明杰就要对董天标痛下杀手,情急之下,终于冲到了赵明杰的面前,紧紧的拉住了赵明杰的胳膊。

    “明杰,恶人自有恶人磨,董天标虽然横了一点,但是罪不至死,我也不想你再消失十年,跟这种人,不值当,你还是放了他吧。”老院长也颤巍巍的走向了赵明杰,柔声的劝道。

    “王八蛋,你竟然敢伤我的人,你知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你们他妈的都是废物么,老子养你们还不如去养狗呢,都他妈的给我滚开。”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本来围在一起的打手纷纷侧身,一名一脸阴沉的青年走进了人群之中,站在了赵明杰的对面,在看到韩月影一脸情急的拉着赵明杰的胳膊以后,李华军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李华军,你是不是人呀,上次你不是说过,我只要答应跟你一起吃饭,你就会放过孤儿院的么,怎么今天却做出了这种事情来了。”韩月影看到李华军,跟想起了什么一样,一眼赤红的问道。

    “韩月影,你他妈给我闭嘴,我是答应过你不假,但是你应该知道跟我李华军吃饭是意味着什么,怎么了,老子摸你一下手,你就摔门而去,分明是不给我面子,既然你不给我面子,那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今天这孤儿院,我拆定了。”李华军的目光变得更阴沉了起来。

    韩月影竟然因为孤儿院的事情去求过李华军,李华军竟然还想要以此为要胁逼韩月影卖身,老院长和铁牛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韩月影。

    赵明杰没有看韩月影,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李华军,这样的人渣,已经不配活在世上了,赵明杰在心中已经判定了他的死刑。

    “傻孩子,你不值得这么做的,你可是一个清白的大姑娘呀,怎么能上了这种畜生的当呢。”老院长再一次老泪纵横,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无奈。

    “老院长,是你将我养大,我不能眼看着孤儿院就这么没了呀,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韩月影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痛苦,仿佛为自己不能保全孤儿院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喂,你们还有完没完呀,如果完了,给你们两条路,一条,乖乖的在协议上签字,另一条,我马上带人将你这个孤儿院给拆了,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李华军气势十足,打断了老院长和韩月影的对话。

    “哦,对了,还有第三条路,如果你现在回心转意的话,我会考虑保全孤儿院的。”李华军跟想到了什么一样。

    “你,你混蛋。”韩月影气得花枝乱颤,如果有可能,韩月影真想将李华军的胸膛给扒开,看看他的心长成了什么样子,竟然连这么无耻的话也讲得出来。

    但是自己不答应他,老院长的孤儿院将不复存在,这可是老院长一生的心血呀,如果没了,那不是往老院长受伤的伤口里撒盐么。

    赵明杰身手虽然不错,但是有些事情好像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吧,李华军可是在这个区黑白两道通气的人物,赵明杰只是一个卖丝袜的,拿什么跟李华军斗,难道说,非得让十年前的那一幕重新上演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