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极品香氛

作者:听雨书生 | 都市小说

收藏

  给大家提供更多极品香氛蜡烛免费深度阅读,女主叫黎生女主叫苏红玉的小说名字是《极品香氛蜡烛》,此书为网络作家听雨书生鼎力之作,小说又名《步步生香》、《窃秀梅香》,是一本剧情十分给力的都市小说。黎生是村里十分受小媳妇们评论交流的小村医,这晚上,村妇苏红玉在采草药的时候被蛇咬了,便黎生便开

第2章 吸蛇毒全文阅读,第2章 吸蛇毒

    免费提供更多极品香氛蜡烛第2章 吸蛇毒的全文深度阅读,眼瞅着着黎生就得把握住那鼓囊囊的玉球,苏玉莲突然间睁开眼睛了眼睛!她一双玉手急急忙忙的捂着了胸口......

      眼看着黎生就要抓住那鼓囊囊的玉球,苏玉莲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一双玉手急匆匆的捂住了胸口,俏脸红艳,白皙的牙齿轻咬着唇角,别有一番风情的瞪着黎生:“你只能给俺解毒,不能干……不能干别的,不然俺和你没完!”

      “我倒是想干别的,你让么……”黎生心里嘟囔了一句,嘴上一本正经的答应着。

      苏玉莲这才闭上美眸,羞答答的把手松开,放任胸前的美景再次暴露在黎生面前。

      “呼……”黎生的呼吸顷刻间变得粗重起来。

      真是要了人老命啊!

      玉莲嫂子的这一对玉球实在是太好看了!

      白花花的,就像两个刚出笼的,娇嫩嫩的大馒头!

      要是抓着啃上几口,几天不吃饭都行。

      可惜啊可惜!

      黎生很是感叹,可惜这么美的人儿偏偏嫁给了一个傻子。

      玉莲嫂她男人是胡大勇,就是村长胡红利的傻儿子。

      一年多前,胡红利花了大价钱,给傻儿子娶了这个俊俏媳妇。

      村里人都说,洞房当天晚上,胡红利就爬上了这个儿媳妇的床,想要糟蹋她,却被她拿着剪刀撵出去了!

      从那以后,胡红利经常偷看她洗澡,一心想要糟蹋这个美的冒泡的儿媳妇,可是从来没得手过。

      也因此,苏玉莲在村里泼辣出了名。

      家里的男人傻,那东西也不管用,害得村里其他一些胆大的男人,也对她想入非非。

      此刻,这样一个美艳,娇滴滴的小媳妇,却坐在了黎生面前,而且衣衫尽开,胸前的美景被他一览无余!

      要是让村里那些男人知道了,得摁住黎生扒皮抽筋!

      换作其他血气方刚的少年,看着苏玉莲这又白又软,豆腐一样娇嫩的身子,才不管她是不是村长儿媳妇?早就饿狼一样扑上去了!

      好在黎生不是那种色血上头的男人,运转气息,压住体内翻腾的气血,看向苏玉莲伤口处。

      他顿时笑了。

      苏玉莲只有左胸处有一道伤口,右面那尊玉球是完好无损的,她却把两边的抹胸都卷到锁骨处了。

      也不知道她是故意这么做的,还是实在太淳朴了,让脱就全脱了。

      黎生才不会傻乎乎的提醒她,满心欢喜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一边查看她伤口情况。

      伤口很小,一看就是被什么东西咬的,小小的齿痕,齿痕周围,原本如玉的肌肤,已经呈现暗红色,还有一丝丝紫色。

      中毒很深啊!

      黎生伸出两根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伤口。

      被他一碰,苏玉莲娇软的身子立刻颤抖了一下。

      黎生的手这里摁一下,那里再挤一下,苏玉莲秀眉微皱,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声音有些发颤的道:“你乱摸个啥啊?”

      她这一抓不打紧,黎生的手本来是悬空的,只有手指可以碰到她的美胸,却被她的玉手这么用力一摁,直接满满的捂在了她的胸上!

      捂了个结结实实!

      完全的零距离接触。

      无比充实的弹性从掌心传来,黎生只觉得满手心都是丝滑般的柔腻,绝对是世界上最绵软的美物!

      他鼻血差点再次喷出来!

      我滴个乖乖哟!

      原来女人的胸这么软啊!抓起来这么带劲的?!

      黎生觉得嗓子眼干的都快冒烟了!他费尽的咽了口唾沫,五根手指头动了动,紧接着,捂在玉球上的手掌用力揉起来。

      他这种动作完全出于男人的本能,根本无法控制住。

      苏玉莲的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他抓起黎生的大手,张开樱桃小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黎生发出一道凄惨的叫声,把手从苏玉莲嘴里拿出来时,手背上已经两道深深的牙印了!

      牙印咬的很深!

      都见血了!

      “咬我干什么?你属狗的啊?”黎生一脸憋屈,疼的他呲牙咧嘴。

      “你个臭大生!谁让你抓……抓俺这里的?让你给俺解毒,你这么轻薄俺?咬死你都是轻的!”苏玉莲娇蛮的凶道。

      黎生吹着手背上深深的咬痕,委屈的想哭,“啥就轻薄你了?我在给你挤压啊,把里面的淤血挤出来。”

      “真的?”苏玉莲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当然真的啊!谁知道你一把把我的手摁在你胸上了……”

      “你个臭家伙,别……别说了,俺错怪你了不成嘛,你赶紧给俺把毒去掉吧,俺还着急回去呢。”苏玉莲满面羞意,连忙又闭上了美眸。

      黎生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这叫什么事啊?

      自己本没想吃她豆腐的,手背却差点被这小媳妇咬下一块肉来,真是太狠了!

      赔本的买卖自己可不做,吃的这亏,怎么也得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不是冤枉小爷吃你豆腐么?那小爷还吃定了!

      心里想着,黎生很坦然的把手放在了苏玉莲傲挺的一尊玉球上,左右抓捏,肆意推拿,可算是占尽了便宜。

      直到把苏玉莲抓的气喘吁吁,快要哼出声来时,他才坏笑着住手。

      “大生,咋了?”苏玉莲睁开眼睛,清丽的眸子已经满是媚丝,俏脸上满是艳红。

      “嫂子,你伤的这地方不适合下刀,会留疤痕的,那就难看了。”黎生一本正经的道。

      “那就别下刀!”苏玉莲急匆匆的道,女人都是爱美的,尤其是胸,女人最美的地方,她肯定不想这里留下疤痕。

      “不下刀可以,只能我给你吸出来,再敷点草药。”

      “吸出来……那怎么可以?”苏玉莲的俏脸更红了。

      黎生就知道她会这么说,道:“不用我吸也行,你说谁吧?我去帮你喊人。”

      苏玉莲悠悠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外面,瓢泼大雨,下的正急!

      她丰满的白胸脯高高低低起伏着,眼神变得柔媚起来,声音也低了许多,咬了下唇角,羞赧的道:“大生,你……还是你给俺吸吧……”

      黎生的脑袋拨浪鼓一样的摇了起来,一本正经的道:“那可不行,玉莲嫂,你男人就不说了,要是胡红利知道我吸了他儿媳妇的那儿……还不打死我?”

      胡红利这个名字又刺激到了苏玉莲。

      这小媳妇狠狠的瞪了黎生一眼,野蛮无比的,一把勾住了黎生的脖子,直接拉到了她胸前。

      “你个熊崽子,装啥装?给俺吸!”

      “我……我吸还不成吗?”黎生迫于她的威势,只好委屈自己。

      苏玉莲身体后仰,一条玉臂撑在床上,黎生弯腰低头,还没等他把嘴巴凑过去,苏玉莲一把将他的头摁在了自己软绵的胸脯上!

      看她这种急迫的劲头,应该是体内蛇毒完全发作了。

      银环蛇的蛇毒就是如此霸道,厉害!

      让苏玉莲压抑埋藏多年的渴望都激发出来了。

      “唔……嫂子你……轻点。”黎生忍不住喊道。

      听他这话,好像是他在被苏玉莲那个似的。

      在苏玉莲急切的渴望下,黎生的脑袋被用力的摁在了娇软之上,香气扑鼻。

      黎生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

      他嘴唇堵在了咬痕处,感受着这里的娇软丰弹,回忆着原始的本能,轻轻的凑了下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