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魔法大帝传

作者:四零三 | 灵异小说

收藏

魔法大帝传在线阅读_ 第七章逃课归来

    第七章翘课归来时菲利莉亚冲到艾伦身边,晃着他的胳膊说:“艾伦,你太有貌了,装得真像,看他们被你耍的团团转,我就想笑。“艾伦啊有你的,这主意恐怕也就你能想出。”“是啊,艾伦,你的演技比剧院里的名角还得精湛,的话也不是认识了你,我都我以为是真的呢。...
    第七章逃课归来菲利希亚冲到艾伦身边,晃着他的胳膊说:“艾伦,你太有才了,装得真像,看他们被你耍的团团转,我就想笑。“艾伦真是有你的,这主意估计也就你能想出来。”“是啊,艾伦,你的演技比剧院里的名角还要高超,如果不是认识你,我都以为是真的呢。”闻着身边少女散发的体香,听着几个人的夸奖,艾伦真的感觉自己颇有当剧院万人迷的天赋。就在艾伦洋洋自得的时候,忽然感到侧方传来一道浓烈的杀意。艾伦转过头,只见埃尔维斯正一边拍着屁股上的脚印,一边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你知道,我也是为了演的逼真吗,不然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地将你们救出来艾伦无奈地摊着手,丝毫没有表现出对埃尔维斯感到歉意的样子。“你明明就是报复,这件事我们没完”埃尔维斯几乎是指着艾伦的鼻子说,他根本不相信艾伦的无辜说。“埃尔,你知道艾伦是为了救我们才被迫那样的”菲利希亚也站出来替艾伦说话。“这地方还不安全,有什么话我们还是回去说吧。”肖恩及时制止了二人。“好,这笔账我先记下,咱们以后再算。还有那个叫阿尔曼的混蛋,我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埃尔维斯气呼呼地说,“我们从另一条路离开,原来的路可能会碰到他们。”艾伦浑不在意埃尔维斯的威胁,还促狭地对他眨眨眼,说:“阿尔曼他很快就要死的很难看了。”“哦什么好主意,说给我听听。”埃尔维斯似乎已经忘了刚才要让艾伦好看的事,凑到艾伦旁边,其他三个人也感兴趣地凑过来。艾伦边走边给他们讲了自己的计划,埃尔维斯听完鼓掌叫好,其他三人则看艾伦像看怪物一样,因为他的招太损了艾伦离开院长楼后,阿尔曼一直在接待室紧张地等待着,他有心和接待室的值班学员聊两句,可是没等开口,对方已经站起来走了出去,这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没有回来,二楼也没有学员下来。阿尔曼等得心急如焚,有心上去看看,但是又担心被发现,在接待室里徘徊了很久,终于走上二楼的楼梯,爬了几步,侧耳听了听楼上,结果楼上一片死寂,连半点声音都没有。阿尔曼愈加感觉不安了,他鼓起勇气,踩着楼梯一步一步向楼上走,靴子踏在木质的梯板上,梯板因为变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此刻听在阿尔曼耳朵里,居然有点惊悚的感觉。就在阿尔曼克服内心的不安,一步步向楼上走去时。身后传来一声大喊:“站住什么人”阿尔曼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楼上了,突然传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几乎跌下楼梯,他慌忙转头,才发现楼道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几个人,来人穿着学院统一的制服,双肩戴着红色的肩章,这代表他们是执法队的人。楼下的人这时看清了阿尔曼的正面,一个人说:“没错,刚才举报说的就是黄卷发的瘦高个,这人在院长室里鬼鬼祟祟,一定是想图谋不轨,大家一起动手把他抓住。”阿尔曼听见楼下人的话,只感觉头脑一阵发晕,自己明明是院长叫来见部长的,怎么突然就变成图谋不轨了。“唉兄弟们,你们搞错了,我是阿尔曼.法布雷,高级班的学员。是院长让我来的。”几个执法队的学员根本不听阿尔曼的辩解,如狼似虎地扑了过来,阿尔曼又急又怒,飞起一脚,将第一个扑上来的学员踢了下去。“居然还敢反抗,兄弟们给我上。”领头的队长在后面指挥着。阿尔曼在狭窄的楼梯上,本来就施展不开拳脚,对执法队的人又不敢下狠手,结果只支撑了片刻,就被一个人从下面抱住了小腿,顿时下盘失衡,两个人一起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其他人一拥而上,将他死死按在地上。“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院长叫来的,我有证人”阿尔曼边挣扎边喊。“院长叫你来的院长下午开完见面会就和军部部长一起离开了,根本不在院里,怎么见你”“你说什么我不信,你们骗人,你们都是一伙的。”阿尔曼终于明白自己被骗了,声嘶力竭地吼着。“把他的嘴堵上。”领头的人命令着。一个人找到了一块臭烘烘的抹布,就往阿尔曼的嘴上塞,阿尔曼摇晃着脑袋不让对方得逞,旁边一个人“砰砰”给了阿尔曼眼部两拳,阿尔曼的两眼顿时金星乱冒,一片乌青,眼里也泛起了血丝。“啊啊”阿尔曼像野兽一样吼叫着,“啪啪”两声,他的双颊又被打了两记巴掌,嘴角立刻流出了鲜血,牙齿也松脱了。对方则借机将抹布塞进了他的嘴里,吼声立刻变成了低沉的呜呜声。“把他捆上,抬回执法处。”领头的人冷冷地吩咐着。在魔法学院的后院,有一处简易的石筑小楼,由于年头久远,墙壁上爬满了藤蔓类植物。藤蔓类植物从小楼墙角的泥土里长出,沿着石块的间隙,一路蜿蜒向上,通过经年累月的努力,终于克服了种种障碍,一路攀爬到楼顶,然后尽情地享受着阳光的沐浴。而此时,小楼二层的走廊上,由于藤蔓植物攀爬过走廊尽头的窗户,走廊内显得光影斑驳,在一片斑驳的光影中,艾伦、埃尔维斯、肖恩和埃尔顿垂着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发。在四人的对面是一间屋子,此时屋里不时传来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其中那个女人的声音略显尖锐,而男人的声音则略显苍老沉稳。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每当那个女声传出时,四人的身体都会随着声音情不自禁地发抖,显然这个声音让几个人感到很不安。终于,屋里的声音停了下来,一阵脚步声传出,跟着“吱呀”一声,屋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大步走了出来,女人戴着一顶黑色的魔法师帽,宽大的帽檐下,只有一个高大的鹰钩鼻露出来。女人走到了几个人面前,停下了脚步,严厉的目光依次扫过几个人低垂的面孔,最后停在了艾伦和埃尔维斯中间,然后,狠狠地扔下了一句:“无可救药。”说完转身,“蹬蹬”下楼去了。埃尔维斯对着女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然后转头冲着艾伦吐了吐舌头,小声地对说:“大惊小怪,不就是缺了一堂课吗一点肚量都没有。”艾伦将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没有理睬埃尔维斯。“你们几个进来吧。”那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四个人闻声后,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艾伦迈了第一步,走进了那间屋子。屋子很宽敞,但是摆设很简陋,靠外墙的位置放了两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厚厚的书籍,内墙上则挂满了各种物品,包括巨大的兽角、奇形怪状的树枝等等,了解这个屋主人的都知道,这些物品都是屋主人曾经游历大陆所收集的各种纪念品,而每一件纪念品都包含着屋主一段传奇的经历。此时,屋主人魔法学院院长法玛.克斯正坐在靠窗位置的一个宽大的木桌后。他斜倚在一个厚重的木椅上,额头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一双细小的三角眼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盯着进来的四个少年,浓密的长胡须遮掩的嘴唇正叼着一个长长的烟袋,不时吧嗒几口。四个少年排成一排站在老魔法师的桌前,都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看老人,只顾着用手指玩着自己的衣角。老人将烟袋从嘴边拿开,重重地在桌边敲了两下。“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什么让莫西卡老师这么生气”“院长,我们下午的冥想课迟到了。”艾伦回答道。“迟到快下课了你们才回来,几乎迟到了一节课的时间。”“是的,院长,我们去了骑士学院找一个朋友,和他在一起多呆了一会儿”埃尔维斯本来打算接着艾伦的话说,但是克斯院长打断了他的话。左手的烟袋指了指艾伦。“艾伦,你是个诚实的孩子,还是你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虽然有些老了,但脑子还不糊涂。”“院长,埃尔说的没错,我们下午是去见了他的一个朋友,不过”,艾伦先说明了埃尔维斯没有撒谎,然后才继续把见了罗伯特后直到他们一群人成功逃出来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不过刻意省略了最后一段他和罗伯特合作恶整阿尔曼的经过。“院长,我们真的不是有意惹麻烦。我们几个只是想见识见识伯纳德将军的风采,您在教导我们的时候,不是也常提起对那些浴血沙场的军人的敬重嘛,所以我们想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只是没想到出来时会被骑士学院的学员发现,当时考虑到如果我们被抓住不仅会丢了魔法学院的脸,也会坠了老师和院长的名声,所以才被迫地想出那个办法逃出来,结果因此错过了莫西卡老师的课。”在艾伦讲述经过的时候,老魔法师一边抽着烟,吞云吐雾,一边认真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看法,甚至连表情也没有变化。等到艾伦说完,又让其他几个人描述了当时的情况,当听说艾伦曾当众问伯纳德是否考虑过让魔法师加入军队对抗兽人祭祀的时候,老魔法师的脸色却突然阴沉的可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