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魔法大帝传

作者:四零三 | 灵异小说

收藏

魔法大帝传全文在线阅读_ 第十一章希格来客

    就在威福.利德和法玛.特斯两位院长协商下面该如何稳步推进两个学院的交流合作时,坐落于巨石城中央的巍峨皇宫也又将迎来了一位(希格帝国的客人。?女?sheng?小说?网 w?ww。 ns novel。 com客人是帝国南方的法布雷子爵亲手送回来的,据...
    就在威福.利德和法玛.克斯两位院长协商接下来该如何推进两个学院的交流合作时,位于巨石城中央的雄伟皇宫也迎来了一位来自希格帝国的客人。?女?sheng?小说?网 w?ww。 ns novel。 com客人是帝国南方的法布雷子爵亲自送过来的,据法布雷汇报说,这名客人是帝国边防军逮到的一个偷渡客,不过与其他偷渡客不同的是他声称自己是希格帝国皇帝派来的特使,有特别任务要亲自拜见尤斯陛下,出于保密的目的没有通过外交途径,而边防军的确在他的身上搜出了希格皇帝的印信,不由得法布雷不信,当法布雷问特使是什么任务的时候,特使表示他只是负责传信,信的内容他也不清楚,于是法布雷子爵不敢耽搁,以述职的名义亲自护送着特使北上帝都,并在早朝后将此事禀明了尤斯陛下。由于不是通过外交部的正规途径,此次见面并不是在尤斯大帝召开朝会的大殿,而是在大帝平时处理朝政的一个议政厅内。即使是偏殿,里面的装饰也尽显着帝王家室的气派,房屋采用清一色的大理石建成,地面上铺着来自西北特产的上等羊毛地毯。大厅长五十呎,高二十呎,宽三十呎,东面中央是通往皇帝寝宫的四扇大门。西面是面向花园的十五扇巨大落地玻璃窗,保证了充足的采光,北面是由大理石筑成的的巨大墙面,上面点缀着大量精美的石刻与油画。大厅的柱子为绿色大理石,柱头、柱脚和护壁均为黄铜镀金,装饰图案的主题是尤斯大帝开国征战的场景。天花板上为十五具巨大的坎西亚水晶吊灯据传为一个叫坎西亚的人发明、以及山水油画。厅中大部分家具由来自北方荒原的寒带橡木加工而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还有少部分家具以及花木盆景装饰都是纯银打造,盆景主要以雪莉罂粟为主。位于大厅最里侧的上方,摆放着宽大的王座,而此时尤斯帝国的主人维特尔思.尤斯十一世就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他屏退了无关的人员,只留下几个贴身的护卫,然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前来拜见自己的希格特使。维特尔思.尤斯今年四十五岁,可以说正当壮年,和一般帝王身体虚弱相比,由于维特尔思在少年时就曾只身携剑闯荡大陆,着实练就了一身健壮的体魄,坐在高大宽阔的帝王椅上愈发散发着君临天下的气势,他宽阔的额头上佩戴着彰显他帝王身份的皇冠,上面镶嵌着采自卑斯特兰山深处的象征着智慧与力量并存的红宝石。特使走进殿内,对着高高在上的尤斯大帝,右臂合胸,深施了一记俯身礼,然后说了一通恭敬和祝福的话。尤斯大帝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免礼。“不知特使此来,有何贵干”尤斯大帝没有过多的客气,直接进入主题。“陛下,这有一封我国皇帝的亲笔信,还请陛下过目。”特使操着一口大陆南方人特有的口音,说完从袖中拿出一副羊皮书卷,交给了殿内的护卫。尤斯大帝接过护卫递过来的书卷,展开后看了起来,随之皱起了眉头,并且越皱越紧。片刻后,尤斯大帝看完书卷,并将其重新卷好,然后将目光投递到特使身上。“除了这信上所言,希格陛下还有什么别的话让你带过来吗”“陛下,我国陛下并没有更多的交代,只是信上所言希望陛下能够尽快答复。”“此事所涉甚大,我必须要慎重考虑才能给你答复,你先在巨石城待上一段时间,一旦我决定了,会立刻通知你。”“谢陛下,不过下官来之前,我国陛下曾专门叮嘱过,由于事涉重大,还请陛下代为保密。下官告退,静候陛下的旨意。”特使说完,对着尤斯大帝再施一礼,才在护卫的引导下离开偏殿。尤斯大帝目送着希格特使的背影离开,然后又拿起了羊皮书卷,神情凝重地思考了一会儿。“传旨,军部部长和骑士学院院长明日早朝后进宫议事。”小个子马休斯来自于帝国南部,他的父亲供职于帝国南部约克郡的执政官法布雷子爵的官邸。由于年龄相仿,从小马休斯就跟随法布雷子爵的儿子阿尔曼一起玩耍,由于父辈之间的地位差异,他从小就成了阿尔曼公子的跟随,一直跟到了帝国皇家骑士学院,人长大了,地位没变,马休斯仍旧是跟班,阿尔曼仍旧是老大。谁让他能够进入到帝国皇家骑士学院,也是拜托法布雷子爵走的关系哪只是阿尔曼这个老大,自从昨天下午被叫去院长室见军部部长之后,马休斯就再也没有见到。甚至今天上午的战术训练课阿尔曼也没有去,这不仅让马休斯感到有些奇怪,难不成阿尔曼还没有毕业就被军部直接要走了,这种事情据他所知好像还从未发生过,虽说阿尔曼在学院表现不错,但是远远没有达到万中无一、独领风骚的境界,所以不太可能是军部迫不及待地将他带走。而且昨天晚上执法队的人还找到他仔细地询问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细节,尤其是对那个校长室的值班学员罗伯特询问的尤其仔细,包括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马休斯一字不漏的复述出来,这让马休斯觉得昨天的事并不那么简单,似乎另有蹊跷,只是不知是否和老大阿尔曼的消失有关。一直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马休斯还没看到阿尔曼出现,这让他感到莫名地忧虑,然而就在他疑神疑鬼的时候,突然一个学员跑到他身边塞给他一张纸条,他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午饭后一个人到我住处。”落款是阿尔曼.法布雷。见到是老大的笔迹,马休斯终于放下心来,至少老大没有出什么事。只是让他不解的是,老大为什么不直接找他,而是让他悄悄地去老大的住处。不过既然无恙,他也懒得再多想,反正一会儿见到老大就什么都清楚了。于是他抓紧时间扒了几口饭,草草结束了午餐。阿尔曼住在学院后面生活区的一个单身公寓里,享受着独立的房间,并不是每个学员都可以有这样的待遇,这需要阿尔曼支付给学院额外的一笔费用。马休斯在阿尔曼的单身公寓外的走廊上站住,敲了敲门,片刻后,屋里传来阿尔曼的声音,示意其直接进门,马休斯推开门,轻轻走了进去,然后就愣住了。马休斯想到了很多种阿尔曼上午逃课的可能,但从未想到他的老大是因为被揍成了猪头而不能去上课的。“老大,这你的脸这是怎么了”阿尔曼本来一头金色卷发下的面孔还算英俊的,但此时却是青一块紫一块,眼眶乌黑红肿地将眼睛挤成了一条缝,腮帮子也肿起老大一块,嘴角处还有破裂的痕迹。不过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骨头,所以阿尔曼还能说话。“别提了,昨天我们都被耍了”阿尔曼把昨天的凄惨遭遇简单地向小弟介绍了一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