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迷情绝恋

作者:止语姐姐 | 校园小说

收藏

  一个偶然的的机会使她走入了驾校,情止于一次深深的感动,却止于当代中国世俗。她照例停好了车子,摸了摸小手和脸蛋冻得冰冷,只能在驾校门口来回走动着,以保证活动带来温暖。。

迷情绝恋全文阅读_ 科三练车《一》

    mon jan 02 16:00:00 cst 2017闹钟一次一次地响着,即便这样也叫不醒刚熟睡中的梅子,她很累,也很疲倦,她不想醒过来,也不想准时起床,任凭着闹铃一遍一遍地催促。“梅子,梅子准时起床了,你也不是说昨天也可以去练车了吗?”妈妈试着想喊醒...
    mon jan 02 10:00:00 cst 2017闹钟一次一次地响着,即使这样也叫不醒刚刚熟睡的梅子,她很累,也很疲惫,她不想醒来,也不想起床,任由着闹铃一遍一遍地催促。“梅子,梅子起床了,你不是说今天可以去练车了吗?”妈妈试着想喊醒她,提醒她今天要去练车了。妹妹也走过来说:“姐,要不我陪你去练车吧,可以和你在驾校作伴。”梅子醒了过来说:“好累呀!不想起床。”“起来吧,想想就要去练车了,不就有精神起床了吗?”在妈妈和妹妹的婆口苦心下,梅子起床了。怕耽误练车,已经晚起的梅子,顾不上吃饭便去了驾校,到驾校等待练车的学员平时多了好几倍,有练科二的,有练科三的,还有是以前的老学员没事来玩的。停好车子后,梅子来到了他们中间,是和她一起考过科目二的学员,她问道:“你们来的好早啊?”韩纯寅说道:“你来的也不晚啊!”她看了看后面的学员说:“这些都是练科三的吗?怎么练的,怎么排队你们知道吗?”“不知道啊!教练还没来呢?”展云飞说:“还按科二练车时那样排队吧,这样不会乱了,大家也不会有意见。”梅子和他们熟悉的学员都同意了,都在有持序地排着队,等待教练来了以后好练习科三。他们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讨论各种练车时出现的细节,有个拿过驾照的学员说:“我给你们传授点经验哈?”等待练车的学员们都说:“行啊!我们都洗耳恭听听你指点。”这个老学员叫仵见军,他笑着说道:“也不算是指点你们,就是和你们唠唠练车时的囧事。”学员们聚在了一起,听他娓娓道来。仵见军说道:“练科三的时候,无论教练和你们说什么,你们都只能回答,不能做比划。”梅子听了糊里糊涂的,她问道:“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啊?能在详细点吗?”见其他学员也是这个意思,他详细地说:“如果教练和你们说话,一定要想想是不是圈套,要不然你就练不了车了。”大家还是一头雾水地站在那里,听着他的略见不同。有学员说:“你举个例子吧,怎么听的稀里糊涂的。”“我们那会练习科三,是夏天,教练故意找茬,他在练车时问练车的学员,都说你们哪儿的西瓜很大,很好吃,你们哪儿的西瓜有多大呀!驾驶座上的学员毫无防备,用手比划说,有这么大吧,等他说完,教练严肃地说,下去,换下一个学员。”大家相互看了一下,没觉得他说的哪儿不对。梅子又问:“为什么啊?难道科三教练会很凶吗?”笑过之后的仵见军说:“那个学员他下车后,坐在了后排,教练解释说:“我问你西瓜有多大,你双手就把方向盘松了,还比划有这么大,这么严重的错误,你都意识不到,以后开车能安全吗?给你个教训,坐到后排看他们练车。”此话把大家逗得前磕后仰,韩月走了过来说:“那是你笨,还好意思在这说呢。”大家听后更是笑的不可理喻。科三教练开着车过来,梅子看了就往后退,韩月见状便说:“你怕他干什么?他没有仵见军说的那么严肃,他说的是另一个教练。”梅子做了个深呼吸,等待教练安排练车。教练下车后,打开驾驶室的门说:“上面有灯光卡,你们按照上面的先熟悉熟悉,一会四个人一组,排队练车。”教练说着走向了驾校的接待室里,和韩月说明是车子坏了,才晚到了驾校。看着车上放着的灯光卡,梅子又一脸的不悦说:“啊!这都是什么呀?我看不明白啊,没摸过车,根本不懂得灯光在哪?”韩纯寅安慰她说:“不用担心,不懂得他才会教你,慢慢的熟悉了就好了。”梅子噘着嘴说:“这个教练看着也是很凶的,又得他挨他的骂了。”其实,别的学员也有梅子这种心态,只是大家没有表现出来。韩纯寅说道:“你多心了,他才不会骂人呢,他是韩月的堂弟叫韩先伟,和我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你以为人人都是韩月,人人都这么厉害吗?”梅子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心里添了不少平静,她只盼望这个科三教练能以常态教学便可,不需要对她另眼相看,青眼有加。教练韩先伟走了过来,他对学员说道:“上车四个学员,准备去练车。”梅子和排在她前面的学员说:“让我插个队吧!我想先试试好不好练。”梅子见学员们都在那站在无动于衷,谁都没有拒绝她的意思,便接着撒娇说:“好不好吗?让我插个队吧。”在梅子的软磨硬泡下,排在她前面的学员同意了,她开心地坐上了练习车。练习车被教练开到了驾校南桥前面停下了,他下车坐在了副驾驶上,开始指导学员们了,他说道:“后排的学员给他念灯光卡,先模拟操作灯光。”梅子挺身而入主动帮第一个练车的韩纯寅念起了灯光卡。头一次接触,梅子有些磕绊地念道:(1) 夜间在没有路灯,照明不良条件下行驶; (使用大灯)(2) 夜间在窄路与非机动车会车;(使用近光)(3) 夜间同方向近距离跟车行驶;(使用近光)(4) 夜间与机动车会车 (使用近光)(5) 夜间通过拱桥、人行横道;(使用远近光交替)(6) 夜间通过急弯、坡路;(使用远近光交替)(7) 夜间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路口;(使用远近光交替)(8) 夜间在道路上发生故障,妨碍交通又难以移动。(使用示宽灯、危险报警灯)(9) 雾天行驶(使用雾灯、危险报警灯)“好了,念完了。”教练又说:“还有起步没念呢?”梅子低头一看,灯光卡上确实还有一条没念,在教练的提醒下,她接着念道:“开启转向灯,然后鸣笛,起步了。”灯光卡念完了,可是韩纯寅操练的并不是很熟悉。看到这一幕,教练韩先伟说道:“你们第一次练车,我允许你们再操作一遍灯光,看你们连个远近光灯都做错了,后面的学员也看好了,向下拨是左转,向上拨是右转,上下拨是切换远近灯光,向上抬一下,是“变换”远近灯光,红色的标志对着这里远光灯,对着这里是近光灯。”他一边说着,一边操作,最后他无奈地说:“你们科一都是怎么过的,连个灯光都分不清楚。”车子在教练的指导下顿顿卡卡地练习着,梅子坐在车里,除了紧张,什么也不清楚了,只听见教练嘴里会时不时地念叨:“通过路口时,要左右观看,减速行驶,通过人行横道也要左右观看,减速行驶。”这时,坐在车里的梅子,更是紧张了,她心想:惨了,这么多的细节我该怎么记得住吗?当车子走到前面空旷的地方时,教练喊停了,他一边让韩纯寅调头,一边向学员解释着说:“这一次,先简单的熟悉熟悉细节,熟悉熟悉车,等下次开始,要全部内容一起练习了。”车子调好头后,教练又说:“靠边停车,从这雨刷器上的圆点望去,和路边的白线重合了,再看一下后视镜,从后视镜里再确认一下车距,找好合适的地方,就可以停车了,这个距离是正好的,停车距离不能超过三十公分,都记住了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示操作着,后座的学员都向前探过些脑袋,仔细看着教练的操作,也是在用心学习着。挺稳了车子后,换下一个学员,梅子走向了驾驶室,她有些紧张,按照后排学员念的灯光卡,战战兢兢地操作着,最后还在教练的指导下找到了双闪灯,她开启转向灯,鸣笛三秒起步了。驾驶着练习车,梅子歪歪扭扭地开车行驶着,她紧张地咬着嘴唇,还是不能把车控制在教练要求的范围内,当她实在反应不过来时,教练也会帮她扶正方向盘,即使这样梅子驾驶的车子还是有些左右摇摆,磕磕绊绊的。练习车被她开的是东西摇摆着,不是快了,就是熄火了,教练叹口气说:“哎!你这是喝多了吗?怎么还走成了s弯了呀!看来你科二练车时,曲线行驶练的很好啊。”梅子听了,忍住了教练的幽默,不让自己笑出来,还努力地练着车,此时,她不求练的最好,只想能正常的在路上能够保持直线行驶,就很满足了。一路行驶过来,梅子提心吊胆的练习着,无论练的好与不好,她都尽力了,尽到自己最大努力去学,去练,去虚心求教。她虽然练的有些迟缓,但是她好学好摸索,对于熟悉以后的练习,想必不会太困难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