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11章 态度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苏芋洛听见陌生的声音,脸立马就变的煞白了出来。但是碍于陆宇宁还在身边,可对于杨怡这个长辈即使要说的再不好听,那也是司翎的妈。若也不是情非得已,苏芋洛完全不想与杨怡闹若不是情非得已,苏芋洛完全不想与杨怡闹的太僵。都说惹无可忍,无需再忍,而这苏芋洛嫁给司翎这一年多来,杨怡总是刻意的刁难她。。...

    苏芋洛听到熟悉的声音,脸立刻就变得煞白了起来。虽然碍于陆宇宁还在身边,可对于杨怡这个长辈就算话说的再难听,那也是司翎的妈。

    若不是情非得已,苏芋洛完全不想与杨怡闹的太僵。都说惹无可忍,无需再忍,而这苏芋洛嫁给司翎这一年多来,杨怡总是刻意的刁难她。

    如果不是为了司翎,苏芋洛又何必受这份气。

    “妈,麻烦你说话注意一点,什么叫我在外面勾搭野男人。”

    “哼,敢做还不敢当了?”杨怡说的阴阳怪气,然后用眼睛在陆宇宁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着。

    “这位是?”这时候陆宇宁适当的打断了杨怡和苏芋洛的谈话。

    苏芋洛本来以为在陆宇宁的面前还可以瞒着自己结婚的事实,虽然说这并非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觉得有些怪异。

    “这是我妈。”苏芋洛对着陆宇宁介绍杨怡。

    可是杨怡却并不领情,只是眼光在陆宇宁和苏芋洛的身上来回穿梭着。

    随即冷笑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我记得你早上穿的不是这身衣服吧,怎么才这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换了一套衣服?”

    之前杨怡在进入这家服装店的时候,就一眼都看见了苏芋洛身上穿着的裙子,在结合旁边站着的陆宇宁,在深入细想一下,难免就会想歪去。

    “你看看你现在,有落魄的到需要别的男人帮你买衣服的地步吗?还是说我们司家对你缺衣少食了?”

    “妈,我一直尊重你是长辈,所以有些事情我并不想和你计较,可是你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这么难堪的话呢?”苏芋洛试图用道理去说服杨怡,可是杨怡却像是完全都听不下去的样子。

    “我现在对你说的话已经很客气了,不然我就直接打电话叫我儿子来看看,这就是他当初一直坚持着要娶的好老婆。”

    站在一旁的陆宇宁冷着脸,眼眸也越发的深沉了起来。看着苏芋洛被杨怡这样,心里很不是一番滋味。如果要他出言解释,这他可做不到,不过遇到这样难缠的人,还是赶紧走的为好。

    就在苏芋洛还想着怎么去回击杨怡话的时候,顿时感觉胳膊上有一双很有力量的手使劲的扯着她朝外走去。

    “哎,你等等,我们这是要去哪?”苏芋洛出言制止,可奈何完全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边杨怡看到苏芋洛居然不和她解释就罢了,还被一个陌生男人拽着跑了也突然急红了眼,连忙对着陆宇宁和苏芋洛消失的身影大声的嚷道:“苏芋洛,你给我等着,看看你到时候怎么去跟司翎解释!”

    可杨怡这声音早就被苏芋洛和陆宇宁屏蔽在外,因为此时他们俩都已经坐上了车子。

    “你干嘛要拉我走,我还没和我妈解释呢?”苏芋洛又气又恼,可是对陆宇宁完全无可奈何,因为就算是他们俩已经坐上了车子,陆宇宁的手还是一直紧紧的抓着苏芋洛的胳膊。

    “你的解释有用吗?”苏芋洛一时语塞。这一年多来,无论是因为什么事情,司翎和杨怡误会她,而她的解释确实是一点用都没有。

    似乎陆宇宁早已经看穿了一切,只是很多事情他没必要说破。

    “抱歉,隐瞒了你这么久,其实我和司翎已经结婚了。”苏芋洛低着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宇宁完全看不出苏芋洛是个什么表情。

    苏芋洛之所以会和陆宇宁坦白,其实并非完全是因为今天的这件事情,更多的是,她突然发现她不清楚在什么时候起,居然开始拿陆宇宁当成了朋友。

    而她与司翎结婚的这件事情,无疑就是苏芋洛心底的一块大石头,如今当着陆宇宁的面说了出来,顿时就觉得松了一口气。

    陆宇宁紧紧的呡着嘴唇,眼睛始终盯着方向盘,一句话也不说。

    一时半会苏芋洛也拿不定陆宇宁此时在想些什么,这时候感觉自己的胳膊上顿时隐隐作痛,忍不住的眉头一皱。

    适时的斟酌语气,就像和陆宇宁在商量着什么事情一样:“陆总,你可以放开抓着我胳膊上的手了吗?”

    陆宇宁听闻,反倒是一愣,这才像是突然间反正过来一样,急忙的放开了抓着苏芋洛胳膊的手。

    苏芋洛的胳膊,雪白的肌肤出现了几道红印,这看在陆宇宁的眼里,却是异常的不舒服。

    把目光转向了苏芋洛的脸上,这才注意到苏芋洛的脸上好像也有几道红印子。

    “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陆宇宁问。

    “没事,就是今天吃了点过敏的东西,等明天就好了。”苏芋洛皮笑肉不笑的,她可不想和陆宇宁提及今天自己遭遇过的事情,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陆宇宁听苏芋洛这么说,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芋洛,就没有再接着说话了。

    既然苏芋洛不愿意说,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刨根问题。只是看着她脸上隐隐的红印,还真是有些刺痛了他的双眼。

    “如果不着急回家的话,那我就请你去吃点东西吧。当然有什么过敏的不能吃的记住和我说。”陆宇宁试图以此来转移话题,不想再因为刚刚的事情,面对苏芋洛怕自己会失了分寸。

    看来有些事情还得好好的查一查了。

    苏芋洛瞬间就感觉陆宇宁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这倒让苏芋洛好生不习惯。刚刚她还在说自己吃东西过敏,现在陆宇宁就问她有什么东西不能的要和她说。

    苏芋洛竟然一时间搞不懂着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可是也不能不回答陆宇宁的话吧,之好硬着头皮答:“那就劳请陆总再次为我破费了。”

    苏芋洛宁愿与陆宇宁独处,也不愿意回去面对杨怡张老是喜欢对着她冷嘲热讽的脸,至于司翎,在不在家还说不定呢?

    苏芋洛只要一想到司翎,曾经的那颗热烈滚烫的心,总是能在瞬间冷却。

    不仅因为夏楚楚那个女人,而更多的则是因为司翎对她的态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