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19章 请假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苏芋洛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就算在工作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了好几次的小失误。幸好让苏芋洛略有很庆幸的是,这些都非常严重不足于对公司形成什么非常严重的后果。毕竟能让苏芋洛导致这样唯一当然能让苏芋洛造成这样唯一的原因,就是几天之前出现的那个,也就是给她发短信的神秘人。。...

    苏芋洛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就算是在工作的过程中都出现了好几次的小失误。还好让苏芋洛有所庆幸的是,这些都不足于对公司构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当然能让苏芋洛造成这样唯一的原因,就是几天之前出现的那个,也就是给她发短信的神秘人。

    苏芋洛无论如何也猜测不到,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是男还是女,还是两年前和家族破产有联系的人?

    两年前,苏芋洛的家族突然间就宣布了破产。后来苏芋洛的父母意外身亡,直到现在苏芋洛都不清楚,当初自己家族的一个好好的企业,为何会突然间宣告破产。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是一个破产家族里的各种有关系的亲朋好友。

    父母去世后,苏芋洛变卖了所有家产,才还清了全部债务,当时的苏芋洛一无所有,还好,她遇上了司翎。那时司翎知道了她家的情况,完全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和她接了婚。

    只不过在婚礼上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苏芋洛意外的昏迷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她便已经记不得结婚当天发生的事情。

    医生诊断为,选择性失忆症。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司翎对她的态度就一直不好。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对苏芋洛来说,感觉也不是特别好。

    或许自己可以先去打听一下,两年前关于自己父母意外身为一事?

    这样即使不用等那个神秘人告诉自己,自己或许就能先查出来。

    想到这里的时候,苏芋洛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了一个慈祥的脸,那是当初在她家呆了很多年的老管家。

    也是唯一一个当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还不肯离去的老管家。

    或许他应该知道什么,父母刚去世发那会,苏芋洛出来悲伤之外,也从一个千金小姐一下子跌落到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老管家不愿离去,苏芋洛就劝解老管家去乡下养老,之后在自己与司翎结婚后的两年里 苏芋洛就和那位老管家极少的联系。

    苏芋洛记得,福伯说过他的的老家离这个城市并不大远,开个车大概也就是一个多小时。

    当初福伯一直和苏芋洛强调着自己老家的具体地址,希望苏芋洛能多去看看他,可苏芋洛终究是食言了。

    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

    于是,苏芋洛决定趁此机会,去看看打听打听当年的事,也顺便去看看福伯。

    福伯这一生无儿无女,大半辈子都和她家扯上关系,可最后却要走到一个人养老的地步。  

    这天,苏芋洛请了一天假。去请假的时候就连司翎都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苏芋洛这个人很是要强,就算是对于工作,一般不是病得不能起床,是不会轻易请假的,可现在苏芋洛却居然破天荒的请假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反正对于司翎来说,确实是很意外的。

    “司氏与陆氏的合作的碧海苑楼盘就只差签合同了,作为全权负责的主要设计师发你,不去准备设计方案,居然还给我请假?”

    坐在办公室电脑桌前的司翎,一脸不悦的看着此时坐在他面前的苏芋洛。

    苏芋洛并没有因为司翎的这句话有所动容,而是依旧从容不迫的答道:“对于公司与陆氏合作一事,既然是我的任务,那我就不会懈怠的,但是这不能成为拒绝我请假的理由。”

    “那你又如何做出保证。”司翎虽然对于苏芋洛的工作能力很是认可,要不然当初他们结婚之后,他也不会让苏芋洛去他家公司工作。

    但是在一切大事面前,所有的都必须是小事。因为此次与陆氏的合作,容不得有一点差池。

    “那你请假的具体理由是什么?”司翎右手拿起横放在桌子上的钢笔,接着很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就好像是想利用这样的动作去掩盖着什么东西一样。

    “原来你竟是这样不信我。”苏芋洛苦笑,那既然如此,即使这次的合作为司氏做的再好,也会因为司翎的不信任而做无用功。

    可想来,这样的工作是自己的本职,其实也没有必要去多想。

    司翎听到苏芋洛这样一说,感觉自己的心似乎都已经露了半拍。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自己已经在用看待其他员工一样的心态去面对的苏芋洛。

    当然这个念头,在司翎的脑海中,也仅仅的持续了一秒钟而已。

    就在司翎还想说着什么的时候,躺在桌子上司翎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司翎本来还因为苏芋洛请假一事 ,脸上是极度不悦的神情。可在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机,看到来电提醒的那一刻,就好像一下子心情大好,而嘴角立马就上扬了起来。

    站起身,抬起手整了整自己什么根本没有什么褶皱的衣服,然后对着苏芋洛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就是要请假吗,别说请一天了,我今天在这里给你批两天行不行?”

    司翎的话说的好像是在苏芋洛商量似的,可是那语气却是一副让人勿容质橼的样子。

    司翎就好像巴不得苏芋洛立马就离开自己办公室一样,好方便自己接电话。

    苏芋洛深深的看了一眼司翎,便对着司翎点了点头 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就转过身去朝着门口走去。同时也很好意的帮着司翎把办公室的们带上了。接着司翎便只听见办公室的们哐当一响,紧接着便归于平静。

    司翎其实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他根本无意去为难苏芋洛。可是每次只要一看到苏芋洛和那个人有着六七分相像的脸。

    他就好像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语气和脸色。尽管司翎知道也许这些会让苏芋洛难过,可是苏芋洛毕竟是个恶毒的女人,有这些滋味也是她该尝的。

    或许这些还远远不够,毕竟苏芋洛可是害死一条人命的杀人犯自己绝对不能对她产生同情心,不然又怎么能对的起,死去的那个人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