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0章 再见福伯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苏芋洛原本想请晚上的假,可司翎竟然一下子给她批了三天。三天就三天吧,晚上去找一找福伯深入了解深入了解情况,晚上去四处去走走,就当是散散心罢了。下午司翎的那个电话究竟是谁发到中午司翎的那个电话到底是谁发给他发的,当时苏芋洛从司翎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直到下午很早司翎就匆匆的交代了一下秘书,随即就立马离开了公司。。...

    苏芋洛本来想请一天的假,可司翎居然一下子给她批了两天。两天就两天吧,一天去找找福伯了解了解情况,一天去到处走走,就当是散散心罢了。

    中午司翎的那个电话到底是谁发给他发的,当时苏芋洛从司翎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直到下午很早司翎就匆匆的交代了一下秘书,随即就立马离开了公司。

    后来苏芋洛才听闻,司翎原来是去某家公司观看服装走秀了。

    服装,走秀。离不开模特这个职业,而从事这一职业的人和司翎走的最近的除了夏楚楚又还有谁?

    结合着这一系列的事实证明与猜想,苏芋洛很快便找到了心中的那个答案。

    可是不知怎么的,心情却越发的不好与急躁。那明明是自己的老公,却为了别的女人,丢下工作不做,去看什么服装走秀,也是真够讽刺的。

    苏芋洛的心有些冰凉,可是她却死撑着。下午的班她也有些无心上了,反正假已经批了,无论什么时候离开公司,并没有特别的时间限制。

    苏芋洛决定了,自己必须得找一件事做,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去福伯那里,无疑是最好发选择。

    苏芋洛想好后,就告诉了许多多自己已经请假马上要离开后,就立马离开了公司。

    去大型超市苏芋洛购了几袋适合老人的补品之后,就开着车子,接着以前的记忆,打开手机里的导航,寻找着福伯家的地址。

    福伯的老家苏芋洛从未去过,以前和福伯不多的联系,靠的都是手机。

    现在科技如此发达,只要有一个地址,那么就算是天涯海角也未必不可到达。

    花溪村,苏芋洛清楚的记得,在她小时候的时候,福伯经常给她讲花溪村的故事。各种奇闻异事,福伯描绘的绘声绘色,就好像都是他全部经历过的一样。

    直到现在苏芋洛都不清楚,当年福伯给她讲的那些故事,到底是不是统统都来自于花溪村,如果是的话,一个小小的村子,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发故事,并且还是各种各样的类型,成出不穷。

    一想到这个,苏芋洛便有些失笑了起来,自己都长这么大了,竟然还会去纠结这些。难道不应该和小时候一样,只要故事精彩不就好了。

    本来去花溪村的路程开车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达,可由于手机导航的失误,苏芋洛硬是开了两个小时才到达花溪村的村口。

    以前听福伯说,他的老家之所以会命名为花溪村,就是因为这个村子种满了一年四季都会开的各种花。

    可今日一见,这个村子却是什么花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走错了?苏芋洛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是走错了地方。

    就在这时,有一个老乡刚好苏芋洛的身边经过。那个老乡穿着灰色的短衫,黑色的裤子,年龄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肩上扛了一把锄头,好像是从村子里刚出来,要去田里劳作的样子。

    苏芋洛见状,连忙推开车门下了车子 ,飞快的走到老乡的面前,挡在了那老乡的面前。

    “老乡,你等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请问眼前的这个村子可是叫花溪村?”苏芋洛对着老乡礼貌的问道。

    老乡看着苏芋洛一脸和善,也没有显露出什么不耐烦的样子。

    “这里是叫花溪村,请问你来到这里干吗?”老乡很是疑惑,心道,这个地方都已经这么萧条,怎么还会有城里人来到这种地方?

    “我是来找人的,还想请问老乡一个问题,请问你们这个村子有没有一个叫福伯的人。”

    “福伯是谁?”老乡反问道。

    苏芋洛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情急之下真的忘记说福伯的真名。

    “不好意思老乡,刚刚我是想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陈有福的人?”苏芋洛连忙纠正自己。

    “哦,原来你说的是老陈呀,老陈的为人很好的,所以这个村子里的人大多都认识了。小姑娘,原来你是去找他的呀,那就从这里一直进去,然后靠左再转个弯,有一个,小院子的那家,就是老陈的家了。”

    老乡伸出手指,朝着前面的村子指了指。还很耐心的给苏芋洛特地的指了路。

    “老乡,谢谢你。”苏芋洛由衷感谢。

    老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小姑娘没有必要这么客气,这些都是应该的。本来我是想带着你去的,但是还有活要干呢,所以就不能带你去了。”

    老乡淳朴的笑着,这不禁让苏芋洛心中一暖,连忙摆手道:“老乡,你还要干活的话就赶紧去吧,我自己进去找就可以了。”

    说完老乡就朝着苏芋洛点了点头,扛着他那把肩上的锄头,向着田园的方向继续走去。

    苏芋洛得到了老乡的指点,一路走进了村子。这个圈子,给人一种完全很清冷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不对还是怎么样?

    苏芋洛一路走过去,就好像没有看见几个人。或者说看见的也都是些老太太老爷爷,连带着几个小朋友。

    他们都挺好奇苏芋洛这个外来人的,因为苏芋洛只要从某一个人身边经过,那个人就会朝着苏芋洛很好奇的打量着。

    苏芋洛大大方方的让他们看,也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他们看苏芋洛的目光中并没有恶意吧。

    苏芋洛在进村子里来的时候,并没有忘记去车上提之前在大型超市为福伯买的补品。

    根据老乡的指点,苏芋洛很快就找到了福伯的家,那是一个泥土房堆砌而成的小房子,小房子前面则围一个竹子弄成的篱笆建成的小院子。

    苏芋洛刚走到篱笆前,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福伯。七十多岁的老人早已头发全白,脸上也是满脸的褶皱。

    不过好像福伯并没有看到她,只是自顾自的,下着眼前桌子摆放的一副象棋。

    福伯弓着身子坐在了一个小板凳上,右手撑着脑袋,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仿佛入定一般,一动也不动。

    苏芋洛看见了这一幕,泪水差点就要夺眶而出。她压抑不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但更多的是对于福伯的愧疚。

    她真的是亏欠这个老人太多太多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