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1章 事情真相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福伯在自己家门口自顾自自的下着象棋,苏芋洛走到围栏的前望着这样的福伯,热泪盈眶。“福伯。”苏芋洛喃喃道,但是却如蚊呐般的声音仅有她自己听的很清楚。苏芋洛在围栏前面站“福伯。”苏芋洛喃喃道,可是却如蚊呐般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的清楚。。...

    福伯在自己家门口自顾自的下着象棋,苏芋洛走到围栏的前看着这样的福伯,热泪盈眶。

    “福伯。”苏芋洛喃喃道,可是却如蚊呐般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的清楚。

    苏芋洛在围栏前面站了很久,腿就像是罐了铅一般无论她想走过去,就是迈不动腿。

    这时候,隔壁的一个老奶奶,刚刚走出大门 看到无比纠结的苏芋洛,于是好心的走过去对着苏芋洛说:“我说闺女,你是不是来找老陈,我看你都在这站了半天了,怎么不进去和老陈打个招呼呢?”

    苏芋洛听闻,才从自己发思绪里,回过神来,她转过头去就看到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盯着自己满脸关心都问道。

    “奶奶,我没事的,等下我就会进去了,让你担心了。”苏芋洛很有礼貌的回答老奶奶的问题。老奶奶接着便用一脸慈爱的神情对着苏芋洛说:“老陈的耳朵是越来越不好使了,如果闺女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打扰他的话,那我帮你叫吧。”

    就在苏芋洛准备拒绝老奶奶这个好意的时候,就只听见 老奶奶扯上嗓子大声的对着陈有福喊道:“老陈,你别下棋了,有个城里的闺女来找你来了,也不让人家进去坐坐,喝口茶。”

    陈有福被老太太这么一喊,才从棋局的思绪里回过神来。转过头便看见苏芋洛站在篱笆门口,那张充满褶子的老脸,也有那么一瞬间似乎要开始泪流满面。

    “这不是小姐吗?小姐这两年来,过的可还好?”陈有福有些难以置信的一边朝着苏芋洛走着一边关心的问着苏芋洛。

    苏芋洛连忙回答陈有福的话,“福伯你就别挂心了,这两年我可过的好着呢。”故作逞强的笑了一下,为了让陈有福相信,苏芋洛还特地的原地转了一圈,就好像这样陈有福就可以更好的看清楚一样。

    “小姐过的好就好,这样等我下去了 那我也就可以给你父母亲说一声了。”

    陈有福,一改之前有些难过的脸色,更多的则是重逢之后的欣喜。

    当初的离别,苏芋洛相信,只是为了此刻和福伯更好的相遇。

    “我老太婆就不在这打扰你们爷俩叙旧了,正好我也还有事要忙 就先走一步了。”老奶奶看到这样团圆时刻,乐呵呵的并且有些不忍心的再站在这里,于是主动也没提出来要先行离开。

    苏芋洛又何尝不明白了,于是她心存感激的对老奶奶说:“奶奶,谢谢你。”

    老奶奶摇了摇头故意板起脸来,说了一句:“我也没做什么。”说完老奶奶便毫不犹豫离开了。

    苏芋洛看见这样的老奶奶,真的感觉这样的老奶奶是真心的可爱极了。

    “小姐,我们进屋坐吧。”陈有福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大门口,率先一步走向了小院子。

    苏芋洛跟在陈有福后面,觉得陈有福还是老叫她小姐,感觉听起来一点都不亲切,甚至还有些别扭。

    “福伯,我已经不是小姐了,您以后就别再叫我小姐了,还是叫我芋洛吧。”苏芋洛微笑。

    陈有福的脸上有些窘迫,快速的转过身来,并且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芋洛,就好像想重头至尾好好的重新在看看苏芋洛,陈有福之所以会叫苏芋洛小姐,本来就是因为叫了二十多年了,可若突然间要他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好好好,小姐,不,芋洛终究是长大了。”陈有福笑得脸上褶子都是一个劲的抖着。

    苏芋洛跟着陈有福,很快的就走到了他到家门口。之前陈有福下的那盘棋还未下完,安安静静的摆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就等着人去临幸她。

    苏芋洛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陈有福。

    “福伯,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这两年了,我都未曾来看过你,真是深感抱歉。”苏芋洛一脸真诚的对着陈有福说道。

    陈有福看着苏芋洛递过来的东西,本来想着如何去推托。可是听见苏芋洛这样说,也只好伸过手去把东西接了过来。

    “芋洛,要不要进去坐着,然后我给你倒一杯茶去。”陈有福心里很是高兴不己,难得今天小姐会来看望自己。

    “福伯你就不用忙活了,我们来聊天天,顺便我陪你下盘棋。”苏芋洛看见桌子上还有一半未下完的棋,结合刚刚看着陈有福一个人对弈的情况,苏芋洛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陪陪这个孤独的老人。

    陈有福听见苏芋洛想要和他对弈,立马咧开嘴笑得像个孩子一般。之前一个人对弈,正巧有一个怎么也下不下去,这下可好了,有人陪着自己一起下,总归是比自己单独对弈来的强吧。

    “那你就先坐着,我去把东西放放。”

    陈瑶瑶福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跑向了屋子里,紧接着从里面又搬出来一把小凳子,昨到了苏芋洛的对面。

    两人对弈开始,虽然苏芋洛因为很久不碰象棋,有些手生,可是毕竟她的棋艺都是陈有福教出来的,所以即使有几次险些落了下风,也没有一下子就兵败山倒。

    “好了,不下来,这盘棋终于下完了。”陈有福伸了伸懒腰,心满意足的说着。

    苏芋洛看着陈有福这样开心,同样自己心里也是暖暖的。本来想着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得赶紧把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向陈有福问出口。

    苏芋洛斟酌了一下,继而犹豫了一下。陈有福看着苏芋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竟然比苏芋洛还要着急。有些了然的连忙问道:“芋洛,你此番来,可不是单单的想要来看我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想要来问我的话,那你就直言吧。”

    “嗯,确实这次前来,是有事想问福伯。”苏芋洛大大方方的承认。“还希望福伯,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可以吗?”苏芋洛继而说道。

    “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有福对着苏芋洛真诚的答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