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2章 一场误会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之后我据说了两年前,我家破产一事并也不是自身的原因,除了我父母意外离世,是也不是有人故意地为之的?”苏芋洛为了给自己争 取时间,便直接开门见山。陈有福气听到苏芋洛陈有福听见苏芋洛提起了当年的事情,脸上一片愁云惨雾,就好像突然间让他回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之前我听说了两年前,我家破产一事并非是自身的原因,还有我父母意外去世,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的?”苏芋洛为了给自己争 取时间,于是直接开门见山。

    陈有福听见苏芋洛提起了当年的事情,脸上一片愁云惨雾,就好像突然间让他回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紧接着陈有福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竟然一下子开始有些哽咽了起来。

    “福伯,你要好好保重身体。”苏芋洛看着陈有福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忍不住的安慰着。

    “我没事。”陈有福摆了摆手示意。继而又问道:“芋洛是怀疑当年的事情,有蹊跷吗?”

    苏芋洛点了点头说:“前段时间我收到一张照片,有个神秘人还发来了这样的短信。”

    苏芋洛说着便打开了手机,把短息和那张照片给了陈有福看看。

    陈有福看着照片惊讶的一脸难以置信,连忙焦急的说:“这照片怎么会被别人发到你的手机上?”

    苏芋洛看着此刻陈有福的表情和说的话,就隐隐的猜测,这陈有福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苏芋洛问:“福伯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陈有福一拍自己的脑门,好像终于想起了什么一样。

    “这张照片我见过,两年前少爷和夫人的意外现场我虽然没亲身看到过,但由于我对于这张照片映像深刻,刚刚又想来一下,终于让我刚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什么,福伯你是在哪里见过这张照片的?”苏芋洛接着快速的问道。

    “是警察局里。”就好像生怕苏芋洛不信似的,接着说:“当时我被通知到时候,少爷和夫人已经被人抬上了车子,紧接着我就被警察问话了,由于警察也怀疑过那次事故也许不一般,就拿出了这张照片给我看。”

    “你的意思是说,当时这张照片是在警察手里,可是为什么又会出现在那个给我发短信的神秘人身上,难道说那个人是警察吗?”

    苏芋洛只是猜测着,当然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让苏芋洛始终无法想清楚的事,这个人到底是谁?

    是敌是友,还是就如同他自己说的一般只是兴趣所在。如果从福伯这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么自己也就只能等待着那个神秘人来找自己,亲自解开他是谁都谜底。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陈有福的想法和苏芋洛的一致。

    陈有福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也帮不上芋洛的忙,真是感觉自己一点用都没有。”

    语气中很是自责不已,这让苏芋洛感觉很是忏愧,也许自己不该因为这件事来找陈有福,让这个孤独老人这般自责,也着实是她的错。

    可是既然来了,就不能半途而废,苏芋洛暗暗的给自己加油打气。

    “福伯对于当年的事,也是了解不多吗?”苏芋洛一脸希望的看着陈有福,她还是期待能从陈有福这里,多知道一些和当年有关的事情。

    陈有福听完摇了摇头说:“虽然少爷和夫人的后事是我料理的,可是我知道的其实也和芋洛你知道的差不多。”

    “抱歉,芋洛,不能帮上你什么忙?”陈有福低眉敛目,像极了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

    “福伯,请您千万不要这么说,其实说到底终究是我不好,我不该用这件事情来打扰你的生活。你已经为我们家付出的太多了,现在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养老吧。”

    苏芋洛说完,就从包里拿出来一叠现金推到了陈有福的前面。

    陈有福连忙推托道:“芋洛,我现在过的很好,你的这些钱你还是自己拿回去吧,我就一个孤寡老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又用不了多少。”

    苏芋洛一听陈有福说出了孤寡老人这个词,就感觉一瞬间莫名心疼的一抽一抽的。

    更加坚定的决定这笔钱无论如何也得让陈有福收了。

    “福伯你也别和我客气,这就是我的一点心意。我这次来待不了多长时间,我深感抱歉,不能好好的陪陪你,这些钱,你就拿着,给自己多买点吃的穿的,这样我的心里也可以好受一些。”

    “本来我是该给你尽孝的,只是如今我已经为人妇,处的境地都是寄身篱下,所以……”

    苏芋洛还未说完,就见陈有福微微颤颤的伸出了双手,苏芋洛见状,立马像小时候一样,一下子就和陈有福抱了个满怀。

    苏芋洛哭了,只不过她一直强忍着,并未哭出声来。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向了下巴,最终滴到了地上瞬间被高温蒸发。

    “好了,别哭了,别像个孩子一样。”陈有福虽然没有正面看着苏芋洛哭泣,单单就从她抽搐的肩膀也能猜出个大概来。

    这个孩子从小就坚强,很少会有这么失控的时候。看来这两年过的并不好,这是有多委屈啊,才会哭的这般厉害。

    等着苏芋洛离开了陈有福的怀抱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哭泣,只不过哭过的眼睛有些红肿。

    “福伯你还是把钱拿着吧,不然我这心里……”苏芋洛虽然心里不好受,可还是没有忘记钱这一事。

    “我明白。”陈有福无奈的收下了钱,其原因他只是想让苏芋洛安心而已。

    “嗯嗯。”苏芋洛笑着,看着原处渐渐隐去的光亮,皱着眉头说:“福伯,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了。”

    “不急,还是和我吃完饭再走吧,这两年来,都没有人陪我好好的吃过一顿饭,还是想念在你们家的那些日子里,少爷夫人待人和善,就算是吃饭,我这个管家也可以和你们一起。”

    陈有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苏芋洛也的心中除了难过之外,默默的加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看,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一个人还记着你们。

    “好的,福福伯,我陪你吃完饭再回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马上去准备准备。”陈有福说完有些手脚都不知道往那放。

    “就是粗茶淡饭,也不知道芋洛你吃不吃的惯。”陈有福回过头来有些犹豫的问着苏芋洛。

    “行,我不挑食,还有就是福伯你别忙活了,还是让我来吧。”苏芋洛跟着陈有福快速的走进了厨房抢先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