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5章 一场误会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苏芋洛从陈有福气家里出的时候,了是早上十点了。虽然苏芋洛还想在多一陪这个,基本上横贯了她整个少年时期的老者,但是因为时间不早了,也没办法依依不舍的起程了。和陈有福气和陈有福的这次吃饭,饭吃的很温馨,苏芋洛用仅限的材料做了几个小菜,即使是苏芋洛平时都拿不出手的,可在今天却被福伯一个劲的夸赞。。...

    苏芋洛从陈有福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尽管苏芋洛还想在多陪陪这个,几乎贯穿了她整个少年时期的老者,可是因为时间不早了,也只能依依不舍的启程了。

    和陈有福的这次吃饭,饭吃的很温馨,苏芋洛用仅限的材料做了几个小菜,即使是苏芋洛平时都拿不出手的,可在今天却被福伯一个劲的夸赞。

    今天的这次重逢与别离,也不知道下次会在什么时候再回来。陈有福提着手电把苏芋洛送到村口,这个村子已经是冷冷清清的看不见几家灯火,所以在村子的小道上,依旧漆黑一片。

    苏芋洛上车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为他送别的老人。突然翻涌现出的情绪,真是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

    “福伯,你别送了。”苏芋洛深深的望着眼前的这个送别的老人。老人在手电筒的光亮照射之下,那原本就有些沧桑的脸,显得更加的沧桑了。

    陈有福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也许是隐藏的太好。只是眸子深沉的让人有一种悲切的感情油然而生。

    “那芋洛一路顺风。”陈有福龛动的嘴唇憋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苏芋洛坐进了车子,打开车窗,把头伸了出去。满脸关切的对着陈有福说:“福伯你也早点回去吧。”对于这位老人,苏芋洛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亦师亦友。

    虽然今天的这一趟,没有,从福伯那里得知到自己想要有关于自己父母去世的答案。可今天却以另外一种方式,让苏芋洛收获颇丰。

    在苏芋洛的心里,这陈有福就像是她的亲人一般。

    苏芋洛说完便把头缩了回去,接着缓缓的启动了车子,陈有福依旧默默的站着,静静的看着苏芋洛开着车子远去,尽管在漆黑的夜里,车子很快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可是眼睛依旧朝着苏芋洛车子远去的方向,神情恍惚的一直看着。

    回去虽然是在晚上,由于白天绕路太多,所以苏芋洛更加的小心谨慎,于是苏芋洛回去的时候大概也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回到司家的时候,苏芋洛去司家大宅的私人车库停车,破天荒的居然发现司翎的车也在那?难道说今晚司翎没有出去鬼混,而是回来了。

    司翎自从和她结婚之后,就很少回家,苏芋洛看见司翎的车子的那一刻起,心里涌现出一种让她自己也无法轻易察觉的欣喜。

    苏芋洛从车库里停下车子,就朝着司家走去。司家大宅,在这样的时间点依旧灯火通明。

    苏芋洛缓缓的推开司家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宛如千年寒冰的脸。

    此时的司翎坐在沙发上,冷着脸死死的盯着刚进门的苏芋洛,那眼神就像是一个警察盯着十恶不赦的罪犯一般,仅仅只是一个眼神,都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

    苏芋洛有些意外司翎此时还会坐在大厅里,就好像是在刻意等着她一样。

    可是看着司翎的脸色不善,心里突然就咯噔了一下。续而在自己的脑海中细细搜索,她可不记得今天自己有哪得罪了司翎。

    苏芋洛没有犹豫,她认为也许司翎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脸色,可能是因为他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吧,那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去惹司翎心烦,还是早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吧。

    苏芋洛这样想着,就关上了大门,紧接着与司翎擦肩而过,就当她提起脚要上楼的时候,就听见了司翎毫无温度的声音传入苏芋洛的耳朵。

    “今天下午去哪了?”更多的却像是质问。虽然司翎依旧坐着,背对着苏芋洛,可是语气中的怒意明显。

    苏芋洛有些猜不透司翎为什么要这样问她,以前她也不是没有一个人出去过,也没见过司翎为此发那么大的火。再说她有没夜不归宿,也没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当然更没有必要解释。

    苏芋洛直接对着司翎回了一句:“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如果是的话,请不要用这种态度与我说话。如果不是的话,那我就根本没有必要回答你。”

    “我再问你一句,下午你到底去哪儿了?”司翎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说第一句的问题像是冬严冬的寒冷,那么第二句就源自于北极的冰冷。

    不仅仅是没有一点温度,就好像直接能把整个人冻住。

    苏芋洛的心里有些纳闷,难道说司翎调查她,所以对于她今天的行为很不满意,才会如此质问于她。

    想来,今晚要是不和司翎解释清楚,那么自己就无法好好的睡觉了?

    既然司翎如此执着的问着,苏芋洛还是妥协了。

    “今天下午去见福伯了,怎么,我去见我剩下的唯一的亲人,你有意见?”苏芋洛同样语气不善,她和司翎之间如果一直是这样的僵局,那么她又何必对着司翎给好脸色。

    这时候穿着睡衣的杨怡走出了自己的房门口,看见苏芋洛在楼下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芋洛,回了一句:“你撒谎,我明明看见你下午明明回来过一次,然后又急匆匆的出去了。”

    我回去了?听杨怡这么一说,苏芋洛顿时就一头雾水。她是从公司直接去福伯家里的,杨怡又怎么会看见自己回去了呢?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芋洛不确定的问着,从司翎对她的态度,还有扑捉着杨怡话里的含义,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有脸问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做了什么事情,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司翎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盯着苏芋洛,就像是对着她隐忍着极大的恨意。

    “当初你连人都不放过,现在居然连照片也要拿走。你嫉妒她,难道你竟连张照片也容不下了吗?”司翎步步紧逼,而他的脸上也布满阴霾。

    “照片,什么照片?”苏芋洛听司翎这么一说,扔就就是一头雾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