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6章 交出照片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我都不明白你这个女人现在除了善妒阴狠,耍手段之外,居然在什么时候学会装什么蒜了?”司翎讽刺着脸冷冷一笑着,眼神中依旧宛若化不开的千百年寒冰,冻的苏芋洛的身子都像是不自觉地“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此时的司翎就像是一个疯子,苏芋洛并不想理会她,第一点主要是她完全都搞不清楚状况,第二点她根本就不知道今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司翎与杨怡这么奇怪的态度。。...

    “我都不知道你这个女人以前除了善妒阴狠,耍手段之外,竟然在什么时候学会装蒜了?”司翎嘲讽着脸冷笑着,眼神中依旧宛如化不开的千年寒冰,冻的苏芋洛的身子都好像不自觉的有些发冷颤抖着。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此时的司翎就像是一个疯子,苏芋洛并不想理会她,第一点主要是她完全都搞不清楚状况,第二点她根本就不知道今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司翎与杨怡这么奇怪的态度。

    “我不想和你吵。”苏芋洛一脸平静的望着司翎,可司翎的心里却更加不爽了,明明自己已经气成这个样子。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女人还能如此淡定。

    苏芋洛抬起脚踏上楼梯,可是就在她上了第一个台阶准备上第二个太监的时候,立马就从胳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拉扯力量,一下子就把她从楼梯的台阶上拉了下来。

    “今晚你要是不说出照片在哪里,休想离开。”司翎说完就像是很嫌弃苏芋洛一样,立马就放开了拉扯着苏芋洛的胳膊。

    由于司翎这突然放手,苏芋洛则是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摔倒。还好即使扶住了楼梯的扶手,才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照片,什么照片?”苏芋洛看着司翎不解的问道。司翎别过头冷笑了一声:“什么照片你自己心里清楚。”

    杨怡双手胸前交叉着,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接了一句:“我明明看见了你今天下午走进楼上的小阁楼,现在居然还好意思说不知道什么照片?”

    “难道妈你知道?”苏芋洛回了杨怡一句。杨怡一瞬间脸色大变,不过经过她快速的掩盖之下,杨怡和苏芋洛,司翎离得远,所以这些并没有落入苏芋洛个和司翎的眼里。

    “我怎么会知道,我也是从司翎的话语中推测出来的,你以为我是你,不想把照片叫出来,就知道一个劲的装蒜。”

    杨怡就像是这事闹的不够大似的,继续添油加醋。

    “只要你把她的照片交出来,那么今天下午你偷进阁楼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司翎有些妥协了,这样下去也好像不是个办法,司翎也不想和苏芋洛纠缠太久,因此司翎的眼神中闪现出一股厌恶的情绪。

    “我没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再说了,我根本就没有进入那个阁楼,更别提拿了什么照片,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司翎你竟然是一个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苏芋洛很是心寒不已,就算是不带脑子想一想。也知道今天下午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在这个偌大的司宅当中,除了此时在场的三位。

    也就是只有每个时间点打扫房间的月嫂,况且就楼上的那个小阁楼,在她和司翎结婚之后,司翎就明确告诉过她,那个小阁楼是司翎专属的私人领地,而她是绝对不能进的。

    苏芋洛就不信,如果她不能进入那个小阁楼,那么杨怡岂不是和她一样。

    虽然杨怡是司翎对妈,可是他们的感情却并不好,况且,这个妈还是一个后妈。

    这样一来,所有的答案似乎都已经呼之欲出了,只不过司翎不信的终究只有自己而已。

    苏芋洛抬起来盯着站在楼上的杨怡,杨怡眯着眼睛,就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狐狸,已经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结果,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得意笑容。

    原来,杨怡为了能赶她走,竟然脸这种下三滥的栽赃陷害都干得出来。

    “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吗?明明是你自己不想承认罢了。你明明嫉妒筱雅嫉妒的发疯,却还装的一脸无辜的样子,真是不知道去恶心谁?如果你这张脸要是一张戴着的面具的话,我真想从你脸上撕扯下来,然后看看你的真面目,看看是不是如地狱中的女修罗一般,醒神恶煞,蛇蝎心肠。”司翎之所以会对苏芋洛说如此难堪的话语,完全是因为此时苏芋洛不仅不想交出照片,还有她的态度。

    “既然你要这么想,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苏芋洛就像是有人从头上直接给她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冷汗刺骨。

    苏芋洛自从嫁给司翎之后,也不是说没有受过气,只不过那是都秉持着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信念,也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

    也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自己的老公当着杨怡的面羞辱。

    而且还是为了那个两年前就已经死了的初恋情人筱雅,而对于筱雅,苏芋洛也了解的不多,除了知道她是筱氏集团的大小姐和是司翎的初恋情人之外,自己知道的并不多。

    两年前,自己和司翎在一起的时候,筱雅来找过他们,也就是再那一次,她看见了筱雅,看到了她那张,她和她有着七分相像的脸。

    就算是这样,苏芋洛也从未想过,自己或许会是筱雅的替身。因为司翎对她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任谁都无法复制的好,是无论怎么样也无法让苏芋洛产生那样的念头。

    可是自从结婚的那天起,就好像一切都变了。然后就是在今天发现,原在司翎的心里,自己竟然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

    而更可笑的是现在的自己依旧爱着他,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犯贱吗?

    “我不要你的解释,我只要照片。”司翎已经完全不耐烦了,要不是他从来不打女人,不然他真想对苏芋洛严刑逼供出照片的下落。

    那照片是他留下的唯一一张筱雅的照片,在司翎的心目中的分量可想而知。

    傍晚参加完夏楚楚的走秀之后,司翎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到家,走进阁楼,本来想对着筱雅的照片倾诉着自己的心事,可是等他进入阁楼的时候,就发现原本挂在阁楼墙上的照片,竟然不翼而飞。

    而在这个偌大的家中,司翎想不到除了苏芋洛这个善妒的女人会做出如此的事情之外,还会有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