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8章 照片回来了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苏芋洛回房间的时候,觉得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掏干了像。虽然之后杨怡的表现让她十分吃惊,但是苏芋洛的心里更多的则是对司翎的寒心。所以通过之后的事情说明,苏芋洛了因为通过之前的事情表明,苏芋洛已经发现原来自己在司翎的心里,竟然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就算是一张照片,也似乎是比她还要重要。。...

    苏芋洛回到房间的时候,感觉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虽说之前杨怡的表现让她非常惊讶,可是苏芋洛的心里更多的则是对司翎的心寒。

    因为通过之前的事情表明,苏芋洛已经发现原来自己在司翎的心里,竟然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就算是一张照片,也似乎是比她还要重要。

    和司翎结婚这两年来,苏芋洛和司翎虽然平时会发生些争吵与冲突,就算是那样,苏芋洛也从来没有感觉到有现在这种无力感。

    苏芋洛外套都没有脱,任自己随意的躺在床上。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司翎从她一回来就对着她质问的那张冰冷的脸。

    苏芋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可是就算怎么样想去摆脱,也无法轻易祛除。

    睁大着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天花板,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起当初的自己选择是对还是错……

    如果说是错的话,那么她和司翎如今为何会走到这么一步。如果是错的话,当初她和司翎在一起的那些感觉,又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完全不可复制。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芋洛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开始渐渐酸涩了起来,为了不让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拼命的忍住,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干脆闭上眼睛。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久而久之苏芋洛居然就这样慢慢的睡着了。

    之前司翎走出司家大宅的时候,对苏芋洛产生了一肚子火,可是这些火却无处可以发泄,也就在这个时候夏楚楚来了电话。

    紧接着司翎就顺理成章的开车去找夏楚楚了,可刚到夏楚楚家没多久,夏楚楚和司翎刚坐下来,点上蜡烛,打开红酒,开始准备营造气氛。

    就在这时候司翎便收到了杨怡的电话,说是在小阁楼里遗失的小雅照片已经找到了。司翎脸上难掩的欣喜之色,可是在夏楚楚的面前依旧快速的镇定下来。

    “怎么了,谁打来的电话?”夏楚楚察言观色的本领可不小,一眼就看穿了司翎脸上一下子就变换了的表情。

    而她手里本来拿着的红酒瓶子,开始在往司翎面前的高脚杯子里倒着酒。

    “我有点事,必须要回去了。”司翎快速的说完,并没有看夏楚楚一眼,就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夏楚楚倒酒的手毫无痕迹的微微一抖,脸上也依旧挂着招牌式的微笑对着司翎说:“就不能喝杯酒在走吗?”抬头夏楚楚看着司翎,眼神中流露出期盼的神情。

    接着夏楚楚连忙放下手中正在倒酒的酒瓶,立马拦在了司翎的前面,扯住司翎的胳膊,声音里带着些哀求之色把之前说的话再次重申的一遍,并且小心翼翼的问:“能不能喝杯酒再走?”

    司翎被夏楚楚拦住了去路,胳膊也被夏楚楚紧紧的攥着。之前脸上有些欣喜的神色顿时就烟消云散,接着而来的雾霾升腾,布满阴雨。

    “那好吧,我就和你喝完酒在走。”司翎很是无奈的从新坐回椅子上,心想着,眼前的女人可真够难缠的,今晚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来找夏楚楚的,想到这里,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懊恼不已。

    夏楚楚的心里完全不知道现在自己留住司翎是对是错,看着司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可是之前在电话里说要来自己这的,明明就是司翎他自己啊。

    夏楚楚眼睁睁的看着司翎拿起桌子上她为他倒好的红酒,并不是像平时一样细细品尝一口一口呡着,而是一下子就一干而尽了。

    夏楚楚看着司翎这样,心里有些难受。可是她也想司翎多陪陪自己,虽然在夏楚楚的心里,什么都比不过上位和金钱的诱惑,可是就算是再怎么冷酷无情的人,和另外一个人相处久了,多多少少还是会产生点连自己也无法把控的情愫。

    “你要是真有什么急事的话,那就走吧。”夏楚楚看着司翎如此喝酒,心情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了起来,于是不再挡着司翎的去路。

    司翎听夏楚楚这么一说,也看出来她没有继续要拦阻自己的意思,立马放下手里的刚喝完酒的高脚玻璃杯,腾的站了起来,看都没有看夏楚楚一眼,就快步的夺门而出了。

    夏楚楚看着司翎走到玄关处,快速的穿好鞋,打开门接着关上门,这些连贯的动作一气呵成。

    砰的一声,司翎走出门随手关上发出的声音传到夏楚楚的耳朵里,使其夏楚楚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司翎随着关门声已经消失不见,夏楚楚感觉甚至就连自己身边周围的温度都开始下降了不少。她双手环保住自己的胳膊,怔愣愣的看着门口发着呆。

    司翎开着车子的心情异常的焦急,他把车子的速度提到了最高,还是觉得不够快。在司翎的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再快点。

    虽然只短短二十几分钟的路程,硬生生的让司翎开了十五分钟就从夏楚楚家一路狂飙回了司家大宅,好在路上在这个点也没有多少车辆,所以司翎这一路也算是畅通无阻。

    司翎没有把车子停到车库里去,而是把车子直接就开在了司家大宅的门口,火急火燎的下了车,快速的推开司家大门,接着马不停蹄的朝着楼上的阁楼跑去。

    在看到阁楼里墙上挂着的筱雅的照片,司翎那块心里悬着大石头才总算是落了地。

    “筱雅,你可算回来了,玩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司翎喃喃自语,脸上则露出痛苦的神情。而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焉趴趴的全身看不到一点精神力。

    “我好害怕,经过时间的推移。害怕自己会忘了你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都说时间能治愈一切,可是在我的心里,你就像是我身上的一道伤口。无论怎么治疗成疤痕,我都要把它弄得鲜血淋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深深的记着,当初是谁害的你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