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29章 就是不相信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司翎缓缓地的伸出手手去,用指腹在墙上的照片筱雅的那张永远是时间定格的脸上来来回回的抚摩着,就像是情人间的呢喃与留恋不舍,也像严冬的冬天里突然就开出四月的桃花之色,温暖的如春。“筱雅,为了你,我一定会让那个害了你的女人不好过,我之所以会和她结婚,只是想着如何把她捆绑在身边,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想尽办法折磨她了,筱雅,你说我这样子的做法,是不是很好呢?”。...

    司翎缓缓的伸出手去,用指腹在墙上的照片筱雅的那张永远定格的脸上来回的摩挲着,就像是情人间的呢喃与留恋不舍,也像严寒的冬季里突然就开出来三月的桃花之色,温暖如春。

    “筱雅,为了你,我一定会让那个害了你的女人不好过,我之所以会和她结婚,只是想着如何把她捆绑在身边,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想尽办法折磨她了,筱雅,你说我这样子的做法,是不是很好呢?”

    司翎看着筱雅的照片,有些癫狂的笑着,可是笑着笑着竟然眼角莫名的涌现出几滴泪水。

    司翎快速的用袖子擦掉,随即脸上便换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并且有些凶神恶煞的说道:“可是那个女人为什么,连你是照片都不愿意放过。”

    司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额头上青筋暴起,手上使劲抓着的拳头也在不由自主的攥紧。一下子便朝着墙上砸去,鲜红的血液从司翎的拳头上渗透出了,可是司翎却像是完全没有反应似的。看来,也是到了该算账的时候了。

    司翎眼神不善的瞄了瞄二楼那个苏芋洛睡的主卧室,嘴角勾勒出一抹危险的笑容。尽管司翎恨不得立马就了结了那个女人,可是他现在完全不能那样做,那就让她尝尝痛苦的滋味。

    杨怡之前虽然和司翎说过,照片并不是苏芋洛去阁楼里拿走的,可是杨怡也没有说照片就是自己拿的。而这就让司翎误认为也许苏芋洛是使了什么手段才让杨怡给他打电话,并且说出那样子的话。

    当司翎从阁楼里出来的时候,阁楼的小木门已经落了锁。之前就是因为他太过大意了,以为那个女人被自己警告过了,应该就不会再触碰自己的底线了,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无法无天,居然还敢从阁楼里拿走筱雅的照片。

    那么他就会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触碰了他司翎的底线,等着她的将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司翎悄无声息的来到苏芋洛所的主卧门口,为了不让苏芋洛察觉出自己的到来,司翎就像一个贼一样的小心翼翼的刻意掩藏着自己的脚步声。

    司翎轻轻的推开门,主卧里的灯光并没有关,司翎把视线转移到了中间的大床上。此时那张大床上仰躺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连外套都没有脱,被子也没有盖。

    额头上貌似渗透出密密的细汗,眉头紧锁,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及其惊恐万状的,就好像是在做着什么噩梦一样。

    就在这一刻,司翎的心里有些动容了,可是他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他,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她害死了筱雅,也是她拿走了筱雅的照片。

    司翎在这个声音的催促之下,鬼使神差的朝着苏芋洛走去,并且走到床头,伸出双手慢慢的放到了苏芋洛白皙的颈脖之上。

    这一刻司翎理智全无,脑海中则是一直有一个念头,他要让眼前的女人得到该有的惩罚。

    紧接着双手渐渐用力,而躺着的苏芋洛的表情也越来越涨红。

    苏芋洛在睡梦中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身后一直有什么东西追着她,而且无论她如何拼命逃跑,也无论她往哪个方向逃跑,还是摆脱不了。

    并且她根本就无法看到后面追着她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就算是她回过头去,后面只是呈现出一片雾霾之色,朦朦胧胧的什么都看不清。

    也就是在这一刻,苏芋洛的前面竟然莫名其妙的出现的一个湖。苏芋洛不由自主的一直在朝着湖水的深处走去,尽管她拼命的在心里呐喊着,不要去,不要去。

    可是她自己还是在朝着湖水走去,直到水满过了她的腰际,胸部,紧接着嘴巴,眼睛,最后苏芋洛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湖水掩盖。

    渐渐的苏芋洛感觉到自己呼吸开始困难了起来,接着胸腔充满了二氧化碳的感觉,可就在苏芋洛以为自己就会在这一刻死去的时候,突然间苏芋洛便睁开了双眼。

    苏芋洛依旧仰躺在床上,身上也没有盖被子。

    原来是一个梦啊,苏芋洛松了一口气。可让苏芋洛有些纳闷的是,以前她也不是没有做过噩梦,但也没有过如此真实的感觉。

    就像是当时在湖水中真的就要命悬一线的感觉,生死边缘,与死神擦肩。

    不对,苏芋洛的心里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对的样子,接着她便看到了虚掩着的房门,苏芋洛心里明明记得之前自己在进入房间的时候是随手关上门的。况且自己从小就养成了一种随手关门习惯,怎么会因为一个疏忽就会忘记这个习惯,答案是,当然不会,毕竟大家都知道,习惯是成自然的。

    如果不是自己,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么就是自己的房间,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有人偷偷的潜入过。难道是司翎回来了,可是苏芋洛转眼一想,有觉得有些不可能。

    司翎要是回来了,这是他的房间,又怎么可能又会离开呢?

    苏芋洛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经过时针的显示,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苏芋洛没想到,这么一睡,居然就睡到了凌晨两点。  起身关上房门,找了浴巾,苏芋洛就去浴室洗澡去了。

    放出热水,苏芋洛脱了衣服,热气的氤氲顿时就弥漫了整个浴室。苏芋洛快速的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了,走到洗盥台准备洗把脸,一瞬间,苏芋洛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青紫色印记。

    那是用手掐出来的,苏芋洛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顿时就吓了她一大跳,如果真的有人想在自己睡梦中杀死自己,那么又有谁会恨自己恨到这种程度呢?

    毫无疑问,苏芋洛能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杨怡。第一,杨怡今晚和她是身处在一个屋檐之下,第二,是因为之前自己与杨怡发生的那些事情,也让苏芋洛不得不怀疑,杨怡是那个最想要害死自己的那个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