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时光几许烟雨

作者:小野猫 | 军事小说

收藏

  苏芋洛与司翎的婚姻有名无实,在夏楚楚给她发了一条故意挑衅的短信后,苏芋洛一通之下去了酒吧,在那里遇上了大名鼎鼎大名的陆少陆宇宁。第二天去上班,据说司氏要与陆氏谈个大合作,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第30章 一人喝酒醉_时光几许烟雨_ 苏芋洛, 陆宇宁

    司翎是落荒而逃的逃出了苏芋洛所在的主卧室的,之后司翎的双手慢慢的的掐着苏芋洛脖子时候,有那么一刹那心慌意乱。望着苏芋洛的脸色渐渐地变的涨红,接着又由红转而了白。随后而来看着苏芋洛的脸色渐渐变的涨红,然后又由红转向了白。紧接着苏芋洛的身体在不停的挣扎着,也就在司翎看见苏芋洛的身体开始挣扎的时候,瞬间就醒悟了过来。。...

    司翎是落荒而逃的逃出了苏芋洛所在的主卧室的,之前司翎的双手慢慢的掐着苏芋洛脖子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心慌意乱。

    看着苏芋洛的脸色渐渐变的涨红,然后又由红转向了白。紧接着苏芋洛的身体在不停的挣扎着,也就在司翎看见苏芋洛的身体开始挣扎的时候,瞬间就醒悟了过来。

    连忙放开自己掐着苏芋洛的双手,一下子便跌落在地上。我这是在干什么,难道说自己真的是想要苏芋洛的命吗?

    如果今天的自己真的这样做的的话,那和眼前的这个女人又有什么区别。不,司翎的心里立马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自己连她都不如吧。

    司翎在惊慌失措之余,便快速的逃离了主卧室,因为跑的太快,就连门都忘记了带上。

    司翎坐上了自己的车子,可是现在的自己却根本就不知道能去哪里。自己刚从家里出来肯定不会再回去了,更何况刚刚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至于夏楚楚那里,算了,只要一想到夏楚楚是一个难缠的女人,司翎心里刚起的这个念头就会立马被一盆突如其来的冷水浇灭。

    尽管在这样的时间点里,城市里的霓虹灯已经璀璨不已。司翎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子,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这个城市很大,大的竟连他一个老总的容身之地都没有,有那么一瞬间,司翎想到了自己上班的办公室,可是办公室太过冰冷,司翎是打心眼里不愿去的。

    也有想过去酒吧,可是司翎只要是一想到两年前自己是在酒吧里认识的苏芋洛,就打心眼里排斥去酒吧了。

    也就在这时,司翎偶尔瞥见了马路旁边的一个小面摊子。那个小面摊前摆放着几顶小小的四方桌子,外加几顶小小的塑料凳子。

    面摊上的热气腾腾,有一顶桌子上还坐着三两个的客人,看过去竟也是无比的温馨,吸引着司翎的目光。

    司翎随意的把车子停在了马路边上,打开车门下了地。漫步的走到了面摊前的小四方桌子前坐了下来。

    “老板,你这里有酒吗?”司翎大声的吆喝着。

    这面摊的老板是一个叫方平的二十多岁的汉子,脸上时常总挂着一抹憨笑,让人一眼看过去便觉得这个人,老实,实在。

    方平听见了司翎的这一声吆喝声,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一身西装革履的司翎。老板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紧接着就像是想要再确定一遍似的,又用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再看,也依旧是那青年一身得体的西装革履。

    方平觉得司翎有些眼熟,可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来了,我们这只有二锅头。”方平盯着司翎那张英俊的脸有些犹豫的说道。

    眼前的这个人,一看就是大有来头,旁边停着的劳斯莱斯,这一身的西装行头,还有就是那随意一坐就流露出的老总派头,就单单是从气质上而言,就与平常的普通人天壤之别。

    其实司翎就在坐下来之后便有些后悔了,他从来没有在这种小摊上吃过什么东西,今天的这一次毫无疑问,就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了。

    可是坐都已经坐下来了,不吃他家面,喝两口酒总可以吧。

    不过司翎在听到方平说只有二锅头的时候,不着痕迹的蹙了一下眉头,在司翎的映象里这二锅头,不就是普通东北老汉喝的酒吗?

    既然都到如此地步了,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司翎心里这样自我安慰着,也就释然了起来。

    “那就给我拿两瓶二锅头吧。”

    “好嘞。”放平愉快的答道,便迅速的跑回自己的摊子,从底线掏出了两瓶二锅头,接着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司翎的面前。

    “你要的二锅头,来咯。”方平操着带着些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对着司翎说道。

    司翎了然的对着放平点了点头,接着从裤带子里掏出了钱包,随意的从里面掏出了几张,甩手便递到了方平的手里。

    方平看着拿到手里钱,一下子眼睛睁的有铜铃般那么大,心道这大佬就是大佬,一出手,就如此大方。

    方平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也不敢去打扰司翎,慢慢的退到自己的位置。

    由于司翎给方平的钱多,放平琢磨着也不能就这样白拿人家这么多钱,于是在司翎喝酒的时候,方平给司翎送了几个小菜。

    一口二锅头刚下肚,司翎就感觉和平常在酒吧里喝的就完全不一样,肚子里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一样,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

    司翎疼的差点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是也就只有这种感觉才让自己觉得一下子真实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翎一口接着一口二锅头下了肚,平常酒量很好的司翎,在两瓶二锅头都快见底的时候,也有些扛不住了。

    意识渐渐有些模糊,整个人也有些四肢不协调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有些黑暗的地方走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慢慢的走到了已经醉的差不多的司翎面前,对着司翎有些疑惑不解的说:“司总,你怎么会在这?”

    司翎朝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虽然司翎已经醉了,可是他还是认出了眼前叫他的人是谁。

    “啊,吴亦臻啊,来来来,来陪我喝一杯。”司翎拿着手里的空酒瓶朝着吴亦臻递了过去。

    “司总,你喝醉了。”吴亦臻从司翎手里抢夺了空酒瓶,接着把他从塑料凳子上拉了起来,推推搡搡的打开车门,把司翎丢了进去。

    接着回过头对着方平带着些威胁的意味说道:“今天的事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知道了吗?”接着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几张钱。

    一把就甩到了方平的手里,方平再一次的难以置信。吴亦臻看着方平依旧杵在原地看着自己甩在他手里的钱,轻蔑的笑了一下。

    然后吴亦臻回到司翎的车里,快速的启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