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已完成

血天使之血杀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小说

收藏

血天使之血杀小说_血天使之血杀小说名字_血天使之血杀小说血天使之血杀

    血天使之血杀小说名字叫作《血天使之血杀》,提供更多血天使之血杀小说,血天使之血杀小说名字。血天使之血杀小说血天使之血杀摘选:我坐在上海禁区的30层楼上,望着窗外,手里拿着一张血杀令。禁区是血杀在上海的地盘,这个地方…...

    血天使之血杀小说名字叫做《血天使之血杀》,这里提供血天使之血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血天使之血杀小说精选:我坐在上海禁区的30层楼上,望着窗外,手里拿着一张血杀令。禁区是血杀在上海的地盘,这个地方是警察都不准入内的。血杀组织,我创建已快两年了,发展很快,现在已是遍布全世界,组织中有许多著名的杀手。在别人的眼里,血杀组织是一个人间地狱。我静静的望着窗外的白云,抚摸着脸上戴的黑白面具,回想自己的过去:我7岁那年,天空正飘着雪花。看完动画的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突然门被打开,妈妈急匆匆地跑进来,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塞在床下,反…

    我坐在上海禁区的30层楼上,望着窗外,手里拿着一张血杀令。禁区是血杀在上海的地盘,这个地方是警察都不准入内的。血杀组织,我创建已快两年了,发展很快,现在已是遍布全世界,组织中有许多著名的杀手。在别人的眼里,血杀组织是一个人间地狱。我静静的望着窗外的白云,抚摸着脸上戴的黑白面具,回想自己的过去:我7岁那年,天空正飘着雪花。看完动画的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突然门被打开,妈妈急匆匆地跑进来,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塞在床下,反复叮嘱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出来!!我麻木的点了点头,趴在床下一动不动。趴在床下没过多久,就听到刺耳的枪声。抬头便看见房门已被打的千穿百孔,接着便是用脚使劲踢门的声音。我趴在床下,看见一位身穿日本和服的男子,提这日本军刀走进来,走向床上躺着的妈妈,冷笑道:“终于让我抓到你了!”接着便听见妈妈痛苦的呻吟声,军刀被日本和服男子一用力,便穿过床,在离我眼球两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吓的忘记了尖叫,妈妈的血渗过床滴在我的脸上身上。日本和服男子将军刀拔了出来,冷淡的说了声:“走。”然后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从床下爬出来,看着床上的妈妈,满身鲜血,房门外已是火光一片,我看了妈妈最后一眼,便从房间的窗户跳了下去,站在雪地里,望着这正被火吞噬的别墅,我发誓,我要报仇!8岁,我流浪了一年,到处打听,才知道那个穿日本和服的男子是黑社会的龙头,叫叶智成,他住在郊区。后来,通过某种关系我在他家做了女仆,白天为他服务,晚上则偷偷的练习各种功夫和学习各种知识。14岁的我,便用得到的工资,去买各式的化妆品,我原本长得就很美,稍稍打扮下就更迷人。这样做为的就是吸引叶智成的目光,说贱点就是去勾引他。没想到我成功了。那天他抚摸着我的身体,让我晚上去他的房间。8点,我带着微型手枪和日本小军刀走进他的房间,没想到他正光着身趴在床上。我坐在他的身上,为他按摩着,舒服的呻吟声从他口中发出,真是恶心!但我还是压住恶心感温柔的对他说:“成哥,转一面吧,我不好弄的。”我稍微起身,他便转向我,我坐在他的身上,用这几年最快的速度拿起小军刀刺向他的胸口,并往下拉扯,他的血溅了我全身,听着他痛苦的大叫,我很是兴奋地望着他:“看看我像谁?哈哈,猜不到吧,我就是你七年前在月阳别墅杀掉那女人的孩子,现在我要为她报仇!”我使劲把刀用力往下拉扯,听着他更痛苦的大声叫喊,我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把他的身体分成两半,他便没了声,我用手伸进他的胸口拿出心脏,握在手中,握紧用力,心便碎了。这时叶智成的贴身护卫赶了过来,看见床上已死的他和满身鲜血的我,举起手枪发愣的一瞬间,我便神速的窜到床下,举起手枪打向他的腿,他便倒下,第二枪便命中他的头。我一气喝成的从窗口跳了下去,被我放在楼梯的定时炸弹也同时爆炸,满身鲜血的我,带着报仇后的喜悦在夜里狂奔。因为失去龙头,帮会也散了。而我在一夜之间成了名人,那天起我接到了很多杀手令,不到半年时间,我有了很多钱,并成为了世界顶尖杀手。他们还赐名给我:鬼魅。15岁,我用我所有的钱和世界的声誉创造了血杀,并垄集了许多杀手。为了掩人耳目,便开了雪纱服装公司,我也戴上了面具,不让别人知道我的真面目,而在这世界看过我真面目的人活着的也没几个了。现在的血杀和雪纱已遍布全世界。世界上有很多杀手想入血杀,于是我便开展了一年一次的血杀比赛,也就是每年的十月十日。想想,现在离血杀比赛已不过一天呢!我身上有一朵代表我是血杀创始人的标志--一朵蓝色妖姬。世界仅此我一人背上有一朵,如果世界上还有人有,不是自己毁了,就是被我杀了。现在我发现自己的双手已沾满鲜血,这一切可能早已注定吧。我用手揉了揉额头,看了看手中的血杀令,按了桌上的呼叫器,把四堂之一雪辰的掌管者封霖叫到我面前。雪辰是接收杀人工作的。想想封霖他也是对我忠心,杀人手法极其残忍,才坐到雪辰的最高位子。可怜他生在一个幸福家庭,一夜之间父母被杀,成为孤儿,为了报父母之仇,才加入血杀。在我沉思之间,封霖已站在我面前,是多么帅气的一位中、美混血儿,在他的面前我不用伪装自己,因为那一夜他见过我的真面目,也是我在世界上可以信任为数不多的人数之一。对着他琥珀蓝的眼睛,冰冷的将血杀令递到他面前:“你自己看看,派什么人去,还是自己去,决定吧!两百万美金,可见这个人相当的值钱,地址上面有。”封霖对上我的眼睛,带着一丝难得的温柔:“恩,你认为很重要,那我自己去。”他打开血杀令看了看,继续说道:“我明天就飞美国。”我眼角带着笑意:“恩,对了,今晚叫月、日、星、右护法还有你,到会议室开会,我有事给你们说,你先去准备吧。”封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我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往上翘了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