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已完成

那时花开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小说

收藏

  《那时花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益梅,素凤,陈涛,黄昌,玉兰,青云之间的故事。那时花开约2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那时花开陈涛小说全文阅读_那时花开陈涛完整版_那时花开小说陈涛

    陈涛小说名字叫作《那时花开》,提供更多那时花开陈涛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那时花开陈涛比较完整版。那时花开小说陈涛摘选:陈涛搬了他的小板凳坐在了南屋檐下的阴影里,眼睛盯着了找将近一个苹果只余下满树叶子的苹果树。他好想天也可以…...

    陈涛小说名字叫做《那时花开》,这里提供陈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那时花开小说精选: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红色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上,地面着了火,反射出油在沸煎时的火焰来。树叶被晒得低下了头,小草也悄悄地午休。陈涛搬了他的小板凳坐在了南屋檐下的阴影里,眼睛盯着已经找不到一个苹果只剩下满树叶子的苹果树。他好想天可以下一场雨一场刷新一切的暴雨,这样可以响应一下他的心情,可以的话要夹点冰雹说不定还可以砸下一个没有被摘走的红苹果。“涛涛,还在惦记苹果呢?”“噢……颖龙哥哥。”陈涛出神没有听到脚步声,听到声音转…

    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红色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上,地面着了火,反射出油在沸煎时的火焰来。树叶被晒得低下了头,小草也悄悄地午休。

    陈涛搬了他的小板凳坐在了南屋檐下的阴影里,眼睛盯着已经找不到一个苹果只剩下满树叶子的苹果树。他好想天可以下一场雨一场刷新一切的暴雨,这样可以响应一下他的心情,可以的话要夹点冰雹说不定还可以砸下一个没有被摘走的红苹果。

    “涛涛,还在惦记苹果呢?”

    “噢……颖龙哥哥。”陈涛出神没有听到脚步声,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是颖蕾的哥哥,便急忙起来应道。

    “你哥哥在吗?”颖龙看到陈涛失神的样子,又说:“不要难过了,到我家去,请你吃好吃的,蕾蕾也在家等你呢。”

    “找我哥啊,你去里屋看看去。”陈涛起声抱着凳子说。

    “陈林?陈林?”颖龙走在前面到门口了便开了门喊话。

    陈涛见没有回音,便也放下板凳找了起来。陈涛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见到屋里正在锈花的二姐确认哥哥不在便告诉她自己要去柳颖蕾家。

    在二姐的小心声中陈涛和柳颖龙一起出发了,本来不远的路,也就从这山腰望到那山坡中间隔条河,可是走起来就不那么近了。见到柳颖蕾的时候,她正在忙来忙去的给家人帮忙。

    陈涛这天吃了好多好吃的,尽管没有心里惦记的苹果那么美味,至少对苹果也不是那么念念不忘了。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那些和蕾蕾一起从田里面现采回去的香菜,后面用它配料做成的菜肴美味至极。

    太阳悄悄地下山去了,月亮还没有出来。山间笼罩着一屋薄雾,让本来神秘莫测的山林更加朦胧。林中知了正在举办歌唱大会,河边娃声正在大合唱,其间夹杂着各种动物的歌声,热闹极了。回到家里,老远陈涛就闻到一阵香味。果然母亲把哥哥抓来的螃蟹烧成了美味佳肴围在一起就等人到齐开饭呢。

    “嗯~”陈涛吃得满嘴流油不住称赞,“妈妈烧的实在太好吃了!”

    “慢点吃~这东西性寒,不要吃太多了。”母亲把手里剥好的递给陈涛并嘱咐道。

    “哥哥,你是怎么抓到螃蟹的?太好吃了,明天我也和你一起去抓。”陈涛吃到了美味也想着捕螃蟹的事。

    “呵呵,先在河里面翻石头,有的螃蟹便在石头搬走后显露出来。捉到一只后,便到处找螃蟹窝,然后把捉到的螃蟹放到洞口。”陈林看弟弟这么有兴趣详细道。

    “那样不是把捉到的螃蟹给放跑了?”陈涛问道。

    “不会,螃蟹身上系着绳子等它进洞后,过一会儿便慢慢地把绳子拉出来。而螃蟹被拉出来后两只大螯夹着另一只螃蟹。”

    “螃蟹被绳子拉出来的时候就不会松开吗?这样不是把同类也给连累了?”陈涛觉得螃蟹真奇怪。

    “不会,为了逃命。螃蟹,不但不会松开还会死死的夹住不松开。拉出来后还紧紧夹在一起。”陈林解释道。

    “太好玩了,我也要去钓螃蟹。”陈涛心情大好。

    这顿螃蟹吃得很好,一家人开心极了。爷还喝了几杯小酒,当然了陈涛也喝了不少,饭后还用二胡拉了几首曲子。

    快乐的日子过得总是很快。夏日里,陈涛跟着哥哥及哥哥们的伙伴们抓了好几次螃蟹。陈涛被螃蟹夹住衣服用了好大的力也拉不掉。举着一跟绳子,绳子两头各系着一只螃蟹路过麦地的时候,螃蟹夹住了麦穗连麦子都给拔出来了。

    在水流平缓的地方找一个河面窄小地地方用石头砌起来就成了游泳比赛的场地。水性好的还可以一个猛子下水,好一会才露出头来,手里举着河螺或河蚌。陈涛也一个猛子下去,结果喝了好多水,被陈林及时拉了出来就再也没有敢下去,便和哥哥学习钓鱼。尽管没有哥哥那么丰硕成果也忙得不亦乐乎。

    只是家里母亲和父亲争吵不断没有工夫去称赞他们。他们捉的螃蟹没有及时烹饪从盆里爬出来满屋横着跑。秋天对于陈涛来说除了那蓝得透彻的天,红得刺眼的枫叶,黄得让人喜悦的麦田让他欣喜外,红得成紫色的桑仁,压弯枝头的梨,挂满了灯笼似的柿子,张开嘴微笑的栗子,更别提泥猴桃、核桃、红枣都让陈涛享尽口福。

    山里的冬天不太冷的,尤其在下雪的时候,大雪纷飞,群山披上了棉袄,雪中的林子安静得肃穆林间遍布着各种动物的“足迹”。争吵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爷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终于让母亲如泉涌般的耐心如同冬日里的河结了冰。

    大雪封了山,封了河,封了路,封不了绝望的心。母亲,走了,大雪很快抹去了足迹。

    这往后的春、夏、秋、冬,过往的人们总能看到一个小男孩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望着山口的那条路如同雕塑。有时候也听到隐约传出来的歌声,走近的时候歌声很熟悉:

    世上只有妈妈好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投进了妈妈的怀抱

    幸福享不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离开妈妈的怀抱

    幸福哪里找

    ……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