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已完成

那时花开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小说

收藏

  《那时花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益梅,素凤,陈涛,黄昌,玉兰,青云之间的故事。那时花开约2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那时花开陈涛_那时花开陈涛小说_那时花开小说陈涛

    陈涛小说名字叫作《那时花开》,提供更多那时花开陈涛,那时花开陈涛小说。那时花开小说陈涛摘选:陈涛提着空空的小背篓和着关门歇业声道。“你又晚了,下一次还得我叫你么?”柳颖蕾望着狂奔而至的陈涛笑容道。“他们都去‘修水地’了,天没…...

    陈涛小说名字叫做《那时花开》,这里提供陈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那时花开小说精选:太阳在鸡鸣声中升起来了,唤醒了沉睡的青山,照亮了流淌的小河,各种鸟人开始欢快地歌唱。晨曦中,山林把阳光分割成万道光芒,青草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散落在山坡林间如夏夜空中闪闪星光。林间一条小路上露水在草叶上滚动,聚集,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同时一只打湿的粗布裤脚挤开小草显现出来。头顶上两只小辫子上顶着露珠,背上的竹篓里有青青的猪草。“涛涛——”小辫子伸长脖子向着对面用力喊到。“蕾蕾!”陈涛背着空空的…

    太阳在鸡鸣声中升起来了,唤醒了沉睡的青山,照亮了流淌的小河,各种鸟人开始欢快地歌唱。晨曦中,山林把阳光分割成万道光芒,青草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散落在山坡林间如夏夜空中闪闪星光。林间一条小路上露水在草叶上滚动,聚集,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同时一只打湿的粗布裤脚挤开小草显现出来。头顶上两只小辫子上顶着露珠,背上的竹篓里有青青的猪草。

    “涛涛——”小辫子伸长脖子向着对面用力喊到。

    “蕾蕾!”陈涛背着空空的小背篓和着关门声道。

    “你又晚了,下次还要我叫你么?”柳颖蕾望着飞奔而来的陈涛微笑道。

    “他们都去‘修水地’了,天没亮就走了,没有叫我!嘿嘿。”陈涛摸摸头道。

    “快点走吧!我们去柳月坡采猪草吧!那地方好几没有去了。”柳颖蕾拉着陈涛朝着柳月坡大步走去。

    “嗯!”

    走过弯曲的小路,淌过布满青石的小河,爬上花团锦簇的柳月坡。路上边走边采,陈涛的背篓也有半篓了,好像路上颖蕾采地都放到陈涛竹篓里了。

    果然柳月坡猪草好长时间没有人来采长得十分旺盛,便分开来采。

    “看那边有好大一块。”陈涛指着一片叶圆而阔的青草道。

    “看到了。”颖蕾说着便转身向陈涛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陈涛兴高采烈地开始采摘,没多久突然那片绿油油的长草里一阵摇摆,从里面传出尖叫声,一只混身长满长刺像猪一样的动物冲了出来很明显那尖尖竖起的刺不是摆设。后面还有一只紧接着冲了出来向前面那只野猪冲了过去身上星状放射形长刺上还插着几根颜色不同的。

    山林里的野猪不像自己圈养的温顺,它们有野性并且除了身上遇敌竖立的针刺以外,长期奔跑让身形“苗条”的他们十分灵活,它们急速状态下的“冲锋”冲撞力让比他们体积大一倍的动物也头痛不已。虽然一般情况下不伤人,但是田里的庄稼被他们糟蹋不少,成为林中一害。

    村民除了对于它们采取措施防范外,还在有时间时组织狩猎。颖蕾趁着两只野猪打在一起终于赶到把惊愕的陈涛护在身后举着弯月形的柴刀紧张地和野猪对峙。两只野猪打了几个回合,吃亏的那只野猪又向林间窜去,另一只奋力追去,那身影连同声音一起迅速消失不见。

    “你不害怕吗?”突发情况来得快去得也快,陈涛回过身来对阻挡在他前面的蕾蕾道,“刚刚逃跑的野猪个头比你还高!”

    “这个,我不害怕!我想着保护你就没有害怕了。”蕾蕾坚定地说。

    陈涛盯着比自己矮一点的蕾蕾好一会儿说:“我们采猪草吧!”

    ……

    “我们回去吧!”陈涛望了望自己和颖蕾已经满了的小背篓说道。

    “好。”颖蕾摘了一把青草把背篓用力压压应道。

    满载收获的步子比来的时候慢多了,走到小河边只见清清的河水无声地流淌,在圆圆地鹅卵石的旁边打着圈儿墨绿色的青苔与水面倒映出的绿树融合,鱼儿在水中自由地游戏,水底各种颜色的石头上螃蟹舞着两只大钳子横行漫步,那水中摇曳的水草隐匿着各种灵活的身影。蜻蜓稳稳地停在水面上,快速地点了一下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哇,‘心形果’!”陈涛指着不远处河面上那些红色的果子高兴的喊道。(注:心形果,一种成熟后大小如花生仁,红色如心形的果子,香甜可口,学名未知,陈涛和颖蕾自己起的名字。)

    顺着陈涛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河这边树上的一些藤条把对面树枝也缠绕着在河面上形成一座“绿色的桥”。就在“绿色的桥”上面遍布着一些心形果。

    “我去采。”颖蕾把背篓放下来交给陈涛道。

    对于在山里的孩子,爬树就像江边的孩子会水一样,何况树上还缠绕着绿色藤条类植物。陈涛只是把自己背上的背篓也放下来靠着颖蕾的背篓放好,就见颖蕾已经爬上了五六米高的树上。

    “蕾蕾,小心!”陈涛见颖蕾已经爬上树冠沿着“绿色的桥”向心形果接近提醒道。

    “咔嚓!啪~”只见颖蕾已经完全离开树冠,脚下的“绿色的桥”发出断裂的声响,“绿色的桥”下面七八米的地方是湍急的水流,透过清澈的河水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大小小圆圆的鹅卵石。

    “啪,啪,叭”又是一系列的响声。

    陈涛大声喊道:“蕾蕾,下来吧!我,我不吃心形果了。”

    颖蕾没有回头看陈涛,仍旧小心翼翼地向着“绿色的桥”中间爬去,那地方是受力最大的地方,断裂之声更加频繁。终于在能够摘到心形果的地方等了下来,然后开始采摘心形果。

    陈涛除了听到在哗啦啦的流水声及夹杂在其中的藤条断裂声,还有自己心跳的声音。陈涛感觉好像过了几年的时间后听到有人在叫他,才回过神来。

    “涛涛,给你!”蕾蕾把所有的成果一起捧出来递了过来。

    “好,我们一起吃!”

    “嗯……”

    “心形果,太好吃了啊。”

    “那你多吃点!”

    ……

    “为什么我吃了这么久还有这么多啊,你有没有吃啊?”

    “我在吃啊,你看!”颖蕾说着,吃了一颗。

    “那这颗也给你吃!”陈涛把嘴里那颗送到颖蕾嘴里了然后跑了。

    “啊,坏,有你的口水~”

    ……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