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已完成

那时花开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小说

收藏

  《那时花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益梅,素凤,陈涛,黄昌,玉兰,青云之间的故事。那时花开约2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陈涛小说最新章节_陈涛小说在线阅读_那时花开小说陈涛

    陈涛小说名字叫作《那时花开》,提供更多陈涛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陈涛小说在线阅读。那时花开小说陈涛摘选:陈涛出生于后仅有姐姐出生于时的一半大,指甲也也没长出。王益梅真的很怕这个三十六才可以得到的儿子养不活,便双倍宠爱。二姐陈…...

    陈涛小说名字叫做《那时花开》,这里提供陈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那时花开小说精选:结婚后的第一天在公鸡的打鸣声中到来,晨光中娟娟细流的河面上倒映出青山绿树郁郁葱葱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悦耳的鸟鸣。新娘子便起来给**婆婆请安。于是生活便从一只也是新婚后唯一的瓷盆开始了,早上先用这个盆喂猪,然后用它当洗脸盆洗脸,再把它当锅做饭,晚上用它当洗脚盆洗脚,平时洗衣服的洗衣盆等等都是它了。家徒四壁已经不能用来形容当时的生活了,因为一个房子都没有只是和公婆挤在一个小土屋子里。屋子上长着不知是哪一年的枯草在…

    结婚后的第一天在公鸡的打鸣声中到来,晨光中娟娟细流的河面上倒映出青山绿树郁郁葱葱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悦耳的鸟鸣。新娘子便起来给**婆婆请安。于是生活便从一只也是新婚后唯一的瓷盆开始了,早上先用这个盆喂猪,然后用它当洗脸盆洗脸,再把它当锅做饭,晚上用它当洗脚盆洗脚,平时洗衣服的洗衣盆等等都是它了。

    家徒四壁已经不能用来形容当时的生活了,因为一个房子都没有只是和公婆挤在一个小土屋子里。屋子上长着不知是哪一年的枯草在风中微微起舞。在没有节育技术的年代很自然的就怀上了,然后生下了第一个女儿之后又生下了如花的二女儿,然后是三女儿被重男轻女的陈青云送人了。还好送人了,要不可能会落下一个“引弟”“招弟”“亚男”等等的名字,可是王益梅却落下个公婆娘的封号。陈青云给了这个封号后便很有理由的和别的女人好了,一争起来就说有本事你给生个儿子啊。

    在大女儿八岁的时候王益梅终于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可是高兴了几天的爸爸还是和别的女人好,而且是同时和好多女人好。王益梅从来没有坐月子的福份一般都是一个星期左右就开始下地干活了所以在这么多年的努力下终于有了自己的五间正房。(自己烧砖自己烧瓦自己砍树做梁自己盖)其实没有给家里生儿子才和别的女人好只是借口而已。在她生儿子的第三天竟带着女人回家理直气壮的让她把屋子让出来……

    在大儿子八岁的时候已经是一九八五年了。计划生育已经落实到这里了,于是王益梅便采用了上环的节育措施。她是个很相信算命人的话的人,算命的人说她是个火命人,脾气急躁,白手起家,女人身子男人心,命中有二儿二女二夫。三十前生的儿子无靠,三十岁后生的儿子是孝子。已经上环的她在想可能没有可能有第二个孩子了吧。可是就像是她说的上天赐的儿子还是怀上了。可是这可如何是好呢,一旦让人知道了,计生委可是不会让生的,一定去做手术了,可是却没有人知道。

    王益梅把肚子用布包着像往常一样上工下地。肚子慢慢大了起来再大就被人发现了,于是她就讨了个催生的偏方。刚怀孕七个月便出生了。当然还是接受了大额的罚款。早生的陈涛出生后只有姐姐出生时的一半大,指甲也没有长出来。王益梅真的很怕这个三十六才得到的儿子养不活,于是加倍疼爱。二姐陈雪梅是最疼他的了,在所有兄弟姐妹中,除了妈妈大部分时间都是她照顾他的。

    有了她的照顾及全家对他的疼爱,他顺理成章成为家里的“小皇帝”了,二岁的陈涛终于学会了走路和说话。于是三叔疼四嫂爱,不是抱着去家里吃好吃的,就是抱着到处玩。什么都依他的。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自己酝酒,大人喝酒的时候便会给他喝一点,因为他是爷们儿。还不会喝的时候就用筷子蘸一点,给他尝一点。直到后来,视酒如命。王益梅一直担心陈涛脑子被酒给烧傻了。

    家里人都很忙,所以就让大姐和二姐抽空轮流着带弟弟。

    这天,阳光朗照,树木经过昨夜雨水的洗理绿得发亮,小草间隐藏的珍珠似的水珠折射出七彩,美丽极了。

    二姐和哥哥带着杨涛上山采猪草。一路上,二姐背着杨涛沿着石头小径下了坡踩着凸石过了清澈的小河然后再爬坡,直到已经看不到家了才采到小半篓猪草。闻着猪草那清新的青草味儿,看着翠绿多汁的样子,想必猪一定会吃得很香吧。忍不住想帮忙采几把,可是帮了一会儿就累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采得这么多,真了不起啊。

    二姐见杨涛累了,就找了一块石头把他抱起来放了上去,自己继续采猪草去了。临走还回头说了句:“涛涛啊,不要乱跑!我就在附近,有事叫我啊!”

    陈涛握着割草的镰刀从旁边切了一根姆指粗的枝条削了真起来,想像着心中“战枪”的样子,越削越起劲,突然听到对面山坡上有一只像家犬一样的动物。陈涛一想不对啊,怎么这野狗怎么灰灰的尾巴还托在地上同时转过头来看了陈涛一眼,那犹如钢锥般的目光让陈涛寒毛一下子竖起来了:

    “啊……”手中镰刀一滑削到了膝盖上。那狼突然听到一声尖叫也被吓得不起,哗啦一声狂奔连滚带爬得不见了踪影。

    “啊……”陈涛捂着膝盖又是一声惨叫。马上旁边的树林里传来忙乱的脚步声和二姐焦急的询问声。不一会儿便来到陈涛身边,看到这种情况,手忙脚乱地把他背到背上就往回跑。刚好王益梅在,还没有到家便听到了哭声便出来迎接,看到这个情景关切的问:“怎么了,这是?”

    二姐很紧张,不知道怎么回答。

    王益梅没有等她回答从手里把他接过来一边埋怨二姐没有照顾好弟弟一边熟练地处理起作口来。

    “妈妈,不要怪二姐了,是我自己不好弄伤的。”陈涛吸着凉气道,“我以后少点出去玩就可以了。”

    伤口还疼,可是血已经流了,伤已经受了。

    于是陈涛下午破天荒的没有出去玩,太阳红着脸落到了山的那一边。

    晚饭过后王益梅也破天荒的比往常早一点回房陪陈涛。

    “还疼吗?”母亲坐在他旁边摸着他的头问道。

    “妈妈,还有点。不过,如果妈妈给我讲个故事就不疼了。”陈涛笑着道。

    “好吧!不过,答应我晚上不可以尿床了啊!”母亲讲起了条件。

    “我也不想啊,每次尿急的时候都去厕所的。可是每次醒来都发现尿床,上了……”陈涛无奈道。

    “再尿床把你从窗上丢出去!”母亲指着窗外吓唬道,“好了,给你讲个《狼吃羊》的故事吧!”

    “不嘛,已经听了三次了!换一下吧。”陈涛摇着母亲的胳膊。

    “好。讲一个《学道》的故事吧!”母亲想了一下道。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