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9.第9章 来到季家庄在线阅读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小镇并不大,左右两千来户人家,一条公路从小镇旁边横穿过,公路边人们开着各种补轮胎自己修车卖汽车备件儿的铺子和带大院子的小旅馆。天黑的时候裴晓峰和中年人人把车驶进一个大院儿,中年人人和这个店的服务员很熟,显然他常常来这里。“妹子,给我这个兄弟开个房间。”中...
    小镇不大,大约两千来户人家,一条公路从小镇旁边穿过,公路边人们开着各种补胎修车卖汽车备件儿的铺子和带大院子的小旅馆。天亮的时候裴晓峰和中年人把车开进一个大院儿,中年人和这个店的服务员很熟,显然他经常来这里。“妹子,给我这个兄弟开个房间。”中年人指了指裴晓峰。裴晓峰刚从车上跳下来,他关好车门锁上笑着走向中年人说:“谢谢大哥了,你常来这个店吧。”中年人笑了笑说:“哪敢情,这里我太熟了,我老板在这里包了个房间,我和另一个司机在这里交接。”经过中年人解释裴晓峰才弄清楚,原来这个中年人和另一个司机合伙儿给一个老板开车,歇人不歇车,他们两个每人负责跑一段儿路,在这个小镇的旅馆交接。办理好手续裴晓峰倒在床上就睡,这一夜太累了,开了半夜车还打了半夜鬼,他夜里看见的那些鬼很厉害,他直到现在都怀疑那些到底是不是鬼,按理说死去的人如果没有极大的怨气是不会对人发动攻击的。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才醒来,裴晓峰开门出来准备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正看见昨天晚上遇见的中年人也刚从屋里出来。裴晓峰向中年人招招手喊道:“大哥,醒啦,走,咱们喝一杯去。”中年人也是个爽快人,听见裴晓峰招呼走过来说:“兄弟也喜欢喝两口,走,附近有个小饭馆儿的狗肉不错。”两人走出旅馆裴晓峰想起了现在还不知道中年人叫什么,他从兜里掏出烟递过去说:“大哥贵姓?”中年人接过烟看也没看闻了闻说:“兄弟,生活不错,抽的还是软中华。”裴晓峰掏出火给中年人点上点点头说:“还行吧,替人运点儿货,收入还不错。”中年人叫金跃进,从小就开大车,是个老司机了,常年就跑这条线儿,对附近的村镇都非常熟悉。两人来到小饭馆儿要了儿斤狗肉一瓶儿浏阳河,吃喝了起来。金跃进本来就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两杯酒下肚话就更多了,裴晓峰跟死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半夜也很郁闷,好不容易有个人和自己聊兴致也很高。金跃进对那个村子的山坡地被强征开高尔夫球场的事儿也知道,说起这个他叹口气说:“哎,这个年月儿咱干不过政府,那些政府官员太他马不是玩意儿,你说,咱和他们耍横他就和你讲法律,咱要是找律师和他们讲法律吧,他就雇些地痞流氓来砍你,砍了也白砍。”裴晓峰为了多了解情况也愤愤不平的骂那些贪官污吏,两人有共同语言当然就谈到一起了,裴晓峰问什么只要金跃进知道的他就都说了出来。原来纪永康所在这个县叫泰和县,这里的官员仗着山高皇帝远经常做些欺上瞒下的事儿,县长秦田浩没多少文化,完全是靠关系上去的。他花钱走关系上去当然得可劲的捞钱,因此手下的也跟着他大捞特捞,搞得这个县的百姓怨声载道。建这个高尔夫球场的是县长的一个关系户,叫周天域,是个官二代,这个县长正是走周家的关系当上的,因此周家的人想干什么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忙。裴晓峰越听越感到这件事难办,越感到自己危险,他的老家是东北的一个小县城,对这种土皇帝他深有感触,惹了他们你想走出这个县都难。裴晓峰有点儿发愁,金跃进见他一下话少了劝道:“晓峰,你这是怎么啦,喝酒呀,别这么闷闷不乐,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有什么事儿也得先喝酒,怕个球。”金跃进的话激起了裴晓峰的豪气,他拿起杯和金跃进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砰地一声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说:“对,人死鸟儿朝天,怕他个球。”两人越说声音越大,很快就引来了异样的目光。金跃进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很熟,老板见他们谈论县长秦田浩的事儿急忙过来说:“老金啊,喝多了吧,声音小点儿,别让秦大头的人听了去找你的麻烦。”金跃进掏了棵烟递给老板说:“谢谢老哥提醒。”老板点上烟向裴晓峰点点头笑了笑走了,金跃进说话的声音一下小了许多。裴晓峰见这里的人这么怕这个秦大头问道:“金哥,难道这个小镇已经属于泰和县了?”金跃进点点头说:“是啊,这个小镇离建立球儿场的那个村子还有一百多里,沿着公路往前走三十里就是县城,过了县城大约七十里就是那个村子。”有金跃进这个当地人介绍,裴晓峰了解了很多情况,心里感到越来越气愤,这里的百姓也太善良了,让这些贪官欺负成这样也没闹出什么事儿来。谈起因为征地带头聚众闹事儿的纪永康金跃进叹口气说:“老纪是个好人,就是脾气大了点儿,哎,咱们平头百姓怎么能和那些官员闹哪,咱们干不过人家。”从金跃进的口气裴晓峰听出他竟然认识季永康,于是好奇的问道:“金哥,现在季永康在什么地方?”金跃进喝了口酒说:“我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一定会帮他的,听说好多人在找他。”裴晓峰对这个金跃进特别有好感,想把季永康的事儿告诉他,但是由于两人刚刚认识不久又有些不敢,如果季永康回来的消息泄露尸体就保不住了,肯定被火化,没了证据季永康可能就白死了。金跃进见裴晓峰又好像在想什么事儿给他满上酒说:“晓峰,又想什么哪,有什么烦心事儿跟哥说说,哥帮你。”裴晓峰现在正想找个地方安置自己的小货车,自己先到季家庄找季永康的家人,他犹豫了犹豫说:“金哥,我还真有事儿想让你帮忙,只是咱们刚刚认识有点儿不好意思。”金跃进一听就不高兴了:“晓峰,咱们是一见如故,你要是还把我当金哥就别和我客气,和我客气以后就别叫我金哥。”裴晓峰端起酒杯说:“金哥,咱们喝完酒回屋说,这里人多。”金跃进脸上露出笑容说:“哎,这才是好兄弟,来,兄弟,喝。”两人喝完酒回到旅馆来到裴晓峰的屋,裴晓峰关好门说:“金哥,我这次来有点儿事儿办,开着这个小货车有点儿不方便,你看能不能给我找个靠得住的地方把车存了,要绝对安全的地方,我车上的东西非常重要。”金跃进想了想说:“这个没问题,在县城我有一个兄弟,他开着一间工厂,把你的车放在他厂子的仓库里绝对没问题。”金跃进说完就掏出电话给他的兄弟打电话,很快就联系好了,他的兄弟答应把货车放在仓库,并且保证安全。金跃进跑车三天一趟,他在这里休息一天一夜,所以今天晚上他没事儿,既然商量好了两人就在天黑的时候开着小货车前往县城,同时金跃进给和他一起跑车的同伴打了个电话,他们商量好了这次在县城交接。三十多里路用了一个多小时,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开的很慢,到了地方金跃进直接把裴晓峰带到他兄弟那里,把车放好之后裴晓峰又带着金跃进和他的兄弟大奎去喝了一顿酒。在县城住了一个夜,第二天裴晓峰告别金跃进坐车来到季家庄。季家庄靠公路,交通非常方便,庄子不大也就是五六百户人家,大多数人都姓季。走下公路沿着一条新修的柏油路走进村子,村子南北一条街,房子都很好,家家院子里都有果树,现在正是百花齐放的季节,蜜蜂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显得生气勃勃。裴晓峰没找大人问,他担心会有麻烦,因此沿着路村里的街道一直往前走,直到遇到几个在街上玩耍的孩子。“小朋友,季永康家怎么走?”裴晓峰来到一个小孩儿面前问道。小孩儿大约十一二岁,他抬起头眨吧眨巴闪亮乌黑的大眼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找三爷什么事儿?”裴晓峰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说:“我是他的朋友,找他儿子有事儿。”“真的?”小孩儿不相信的看着裴晓峰,好像他就是骗小孩儿的坏蜀黍。裴晓峰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像个好人,笑着说:“你看我象坏人吗?”小孩儿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裴晓峰说:“象,非常象。”裴晓峰无语了,他马的这不是耍爷吗,这么使劲的表现竟然还说是坏人。两人正说着旁边的一个小孩儿喊道:“季天来,有人找你爷爷。”裴晓峰抬头正看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儿看他,他走过去说:“季天来是吧,我是你爷爷的朋友,能不能带我去你家?”小孩儿听裴晓峰说起他爷爷脸上露出忧伤,拉住裴晓峰的手说:“大叔,我爷爷在哪儿哪,你能让我见他吗?”裴晓峰一时不知道该什么回答了,他不想欺骗一个小孩儿,但是他也不能把季永康回来的事儿告诉他,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说:“现在还不能,先带我去你家吧,我有重要的事儿和你老爸说。”在裴晓峰说话的时候有几个村民从他身边路过,裴晓峰也没在意,这些村民都很纯朴,裴晓峰对他们没什么戒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