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2.第12章 拘留所闹鬼全文阅读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裴海峰是个痛快人,那就赵大虎发出邀请他就不客套了,跟随赵大虎回到此外一个屋子。此外一个屋子里的大通铺上放着几个食品袋儿和几个饮料瓶子,屋里弥散着酒气和臭脚丫子的味道。“坐吧兄弟,来了我们这里你是客人,但是这么招待客人条件差了点儿,但是咱也有酒有肉...
    裴晓峰是个爽快人,既然赵二虎邀请他就不客气了,跟着赵二虎来到另外一个屋子。另外一个屋子里的大通铺上放着几个食品袋儿和几个饮料瓶子,屋里弥漫着酒气和臭脚丫子的味道。“坐吧兄弟,来了我们这里你就是客人,虽然这么待客条件差了点儿,不过咱也有酒有肉。”赵二虎说话瓮声瓮气,很是豪爽。裴晓峰盘膝坐在大通铺上说:“大哥客气了,小日子过得不错,监狱里面还能有酒有肉。”赵二虎和其他几个人都或蹲或坐围成一圈儿,赵二虎说:“这年月有钱就行。”说起钱裴晓峰倒是有不少,他的那些钱在进来的时候都被外面的警察搜走了,他叹口气说:“我进来的时候倒是有不少钱,都让警察给搜走了。”赵二虎一听高兴的说:“这个不怕,这些钱你出去的时候他们还给你,在里面用也可以,我常来,这些警察我熟。”裴晓峰知道一般拘留也就是十五天,要是在这里有吃又喝也倒是没什么,就算自己休息几天养养身体。他一边和赵二虎他们喝酒一边想,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完了,本来自己想送来尸体就走,没想到他们到先惹上自己了,看来不给他们点儿厉害悄悄就不知道我裴晓峰姓什么。赵二虎是当地的一个大混子,由于经常替兄弟们出头惹了政府官员,所以他常被拘留,时间久了他也习以为常了。“他马的这些贪官恶狗,没一个好东西。”说起警察和当地的官员赵二虎骂开了,他也是深受其害。酒有时候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裴晓峰和赵二虎越喝越近,两人说话越来越投机,当赵二虎问起裴晓峰在当地都认识什么人的时候,裴晓峰告诉他自己认识金跃进和侯大奎还有季裕一家子。赵二虎一下惊呆了,他没想到裴晓峰竟然认识金跃进:“兄弟,你认识金跃进?”裴晓峰点点头说:“是啊,这有什么不妥的,昨天中午还和他们两个喝酒哪。”赵二虎拍了裴晓峰肩膀一下说:“哎呀,兄弟,原来都是自己人,金跃进是我大哥,他虽然不出来混,可是在县城谁都给他三分面子。”裴晓峰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金跃进这个人喜欢交朋友,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赵二虎是他在混子里最好的朋友,金跃进不止一次的帮过赵二虎,因此赵二虎把金跃进看成了自己的大哥。裴晓峰和赵二虎越来越近乎最不爽的是光头和黄毛,他们坐在一边什么话都不说,他们知道刚才的打是白挨了,如果敢再是说赵二虎肯定会再给他们来一顿暴揍。晚上睡觉的时候赵二虎把睡在他身边的黄毛赶了出去,黄毛的被褥留给了裴晓峰,躺在大通铺上裴晓峰和赵二虎又聊了半夜才睡。昨天挨了一夜打浑身是伤,白天疼的睡不着,下午喝了一下午酒神经麻醉了,身上不感觉疼,裴晓峰躺下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睡到半夜突然被一阵吼声吵醒,有人打开灯,裴晓峰看见光头穿着个裤头儿在屋里乱跑,在他的后背趴着一个长发遮面的人。长发人的面孔看不见,从头发里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随着光头的跑动舌头晃来晃去的。裴晓峰大吃一惊,这个长发的人白天根本就没见过,下午喝完酒赵二虎就把这个监室三个房间的所有人都叫了过来和他见了面。赵二虎被吵醒不高兴的吼道:“光头,你他马闹什么?”光头看着赵二虎的目光有些呆滞,他的舌头不自然的从嘴里伸了出来,样子就像是个吊死鬼。“猴子,小春,把他按住,再闹就揍他,这还让人睡不让人睡了。”赵二虎围着被子坐起来说道。裴晓峰没说话,他知道光头被鬼上身了,现在情况还不明,自己乱说可能会惹出乱子。猴子和小春听了赵二虎的话扑上去想把光头按住,没想到光头的力气大的出奇,他一只手就把猴子摔倒墙上,猴子晕了过去。小春被光头一扒拉就倒在了地上,好在光头并不在意小春,小春倒下他接着乱跳乱闹。裴晓峰担心光头把小春踩着,他急忙上前一把把小春拉到一边。“草泥马给爷闹腾,找揍。”赵二虎急了大吼一声上去就是一拳。光头被他打的倒退几步靠在墙上,脸上还是那副痴呆的表情看着赵二虎,好像有些怕了,迟疑了一下又冲了过来。这次赵二虎还没打光头就扑到了赵二虎身上,张嘴就咬,赵二虎推着光头的脑袋不让他咬到自己的脖子上。裴晓峰拉起小春问道:“小春,你看光头的背后有什么没有?”小春仔细看来看摇摇头说:“什么也没有啊。”听了小春的话裴晓峰点点头,不管是什么鬼都得先制服他,不然光头和赵二虎都有危险。裴晓峰上前伸出左手抓向光头的脖子,让他奇怪的是他的左手一抓住光头的脖子,他背后背着的那个鬼就转过头看着裴晓峰,好像裴晓峰抓住了他的脖子一样。裴晓峰左右用力使劲往后一拽,随手一甩,光头北上的长发鬼被他拽了下来,甩在了墙上。抓着赵二虎准备咬他的光头突然软了下去,扑通一下倒在了床上。赵二虎抬起臭脚丫子照着光头脸上尽是一脚:“尼玛的咬我,我踹烂你的臭嘴。”裴晓峰回头一看那个长发鬼已经不见了,他急忙拉住又抬起脚来的赵二虎说:“赵哥,算了,这件事不愿他。”赵二虎被拉住愤愤不平的说:“怎么不愿他,整个一个疯子。”裴晓峰担心说出光头鬼上身吓到屋里的人,他把赵二虎拉到一边小声说:“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你别声张,免得吓着别人。”“什么,你说有……”赵二虎吓了一跳,但是他还是忍住没说出那个鬼字来。裴晓峰点点头说:“我看见了,等一会儿我和你详细说。”赵二虎明白了裴晓峰什么意思之后气也消了,他看了看刚刚醒过来的光头和其他人说:“你们和着光头都给我去其他屋睡,他要是再闹就给我往死里打。”等几个人拉着光头走了,裴晓峰说:“赵哥,咱们住的这个屋子可能死过人。”赵二虎一听就急了,站起来说:“咱们也走吧。”裴晓峰拉住他说:“赵哥,有我在它闹不出什么来,只是我的东西都让警察收去了,没了法器我收不了它。”赵二虎刚才一紧张就从被子里跳了出来,现在穿着个裤头和裴晓峰说话有点儿冷,他坐在大通铺上围着被子说:“兄弟,先进被窝吧,这天还有点儿冷。”两人围着被子面对面坐好,赵二虎问道:“兄弟,你真的会抓鬼?”为了稳住赵二虎,裴晓峰毫不犹豫的说:“当然啦。”“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这个?”赵二虎又问道。裴晓峰有点儿迟疑了,他知道当地警方不只是简单的把他抓起来,他们想要的是季永康的尸体,自己的事儿现在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赵哥,我的事儿金大哥他们都知道,我看等以后我再和你说吧,现在咱们先想办法解决了这个长头发的鬼。”裴晓峰把被子往紧围了围说。裴晓峰不说赵二虎也就不问了,他向屋里打量了一番什么都没看到,问道:“晓峰兄弟,这个抓鬼都需要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太特殊的东西我能帮你搞到。”裴晓峰前几天见过禁鬼符,有点儿印象。画符这种事儿其实很难,不过裴晓峰不知道,他从小就和父亲学毛笔字和画画,对毛笔的控制能力很强,他记住了样子就认为自己能画出来。画符对毛笔的控制要求非常严格,必须一气呵成,在画符的同时还得入静,提气,气运手臂,嘴里念咒语,而且对画符人的修行程度还有要求。没有什么修为的普通人根本就画不出来,就算照猫画虎的画了也不管用,不过这些裴晓峰也都不知道。裴晓峰告诉赵二虎需要朱砂、毛笔、黄表纸和一段儿柳木,赵二虎听是这些东西毫不犹豫的说:“这个我能给你弄到。”就抓鬼的问题两人商量了大半夜,随着裴晓峰讲的越来越多赵二虎相信了,打打杀杀的他行,对付鬼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还真不行,就得依靠裴晓峰,因此他对裴晓峰越来越尊敬。一夜没事儿,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铁门咣当一声打开,两个警察站在门口,其中一个喊道:“裴晓峰,出来一下。”裴晓峰知道这一关肯定躲不过,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季永康够可怜的了,自己绝对不能出卖他,这些贪官污吏一定要让他们受到惩罚,世间自有公道在。“我是裴晓峰,有事儿吗?”裴晓峰从大通铺上跳下来走到门口说。警察看了看裴晓峰,他们知道袭警的人进来都会被揍,现在看不出他被揍过,看来这个小子身体不是一般的好。一个警察点点头说:“跟我们走吧,刑警队的人找你,有事儿问你。”赵二虎也从大通铺上跳下来说:“刘所长,我兄弟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怎么刑警队还找他。”刘所长看了看赵二虎说:“赵二虎,没你的事儿少瞎打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