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3.第13章 画符抓鬼全文阅读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裴海峰被提讯是在看管所的讯问室,裴海峰对警察没什么好感,他爱理不理的提问着他们的问题。来讯问裴海峰的人是县刑警队的祝队长和一个刑警,祝队长三十也才,不喜欢喝两口,时间长了鼻子尖儿轻轻泛红。祝队长是个老刑警,不只一次破大案立功,在市里都很最有名。...
    裴晓峰被提审是在看守所的审讯室,裴晓峰对警察没什么好感,他爱答不理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来审讯裴晓峰的人是县刑警队的祝队长和一个刑警,祝队长四十出头,喜欢喝两口,时间长了鼻子尖儿微微发红。祝队长是个老刑警,不止一次破大案立功,在市里都很有名。这个祝队长和县里的混子们也混的不错,吃饭喝酒有混子给结账,有时候他还带着手下的兄弟吃些黑钱,因此在街面儿上混的年轻人都叫他探长。探长是个审讯高手,他先问了裴晓峰一些不相干的事儿,比如老家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干什么工作的。裴晓峰一开始见这个警察和和气气的也没当回事儿,问什么就如实回答,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好瞒他们的。当问完裴晓峰的工作之后探长突然问道:“你把季永康藏到什么地方了?”裴晓峰马上意识到了探长想干什么,心想,毕竟哥也是念了大学的,让你一个小刑警骗了还了得。“大哥,我是一个普通的快递员,只是到季家送快递的,你们怎么都和我要尸体。”裴晓峰不满的说。探长凭着多年办案的经验知道裴晓峰知道尸体的所在,他也知道季家的事儿,甚至于大多数季家的事儿都和他有关,他是局长赵正义的亲信,局长有什么都会和他说。这件事牵涉的面儿很广,他知道如果找不到尸体季家的人就有证据告状,县委的人和镇政府的人都在盯着季家,季家的老大已经逃走,一定是去告状了,在上面有人查这件事之前必须消除一切隐患。“裴晓峰,这件事你我心知肚明,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是个外人,没必要硬参合这件事,他季永康不过一个普通百姓,和你也没什么关系,犯不着。”探长开始对裴晓峰好言相劝。探长没有动手的打算,他从刘所长的嘴里了解到,这个裴晓峰是个硬汉。前天被打了半夜愣是没哼一声,看来这个小子打死他也不会说的,要想让他说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探长好言相劝,嘴都说干了裴晓峰只是装不知道,最后探长叹口气说:“裴晓峰,我这个人好心,很少动手,看来你是软硬不吃了,以后吃亏了可别埋怨我,这是你自找的。”裴晓峰被送回拘留室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赵二虎准备好了酒肉,这次他把其他人都赶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人喝了一阵子酒赵二虎就把搞到的毛笔、朱砂和黄表纸、柳木都拿了出来,他要看裴晓峰画符。禁鬼符很简单,裴晓峰早就记住了,他一手拿着装酒的饮料瓶子一手拿毛笔,很快一个符就画好了。赵二虎看见裴晓峰画符心里非常佩服,他没想到裴晓峰的功夫竟然这么好,毛笔粘上朱砂一笔合成,根本就没停顿。两人一边喝酒裴晓峰一边画符,不一会儿就画了六张。“行啦,这些符够用了,等晚上那个长发的吊死鬼再出来我就能抓住它。”裴晓峰把瓶子里的酒一口喝完扔了瓶子说。裴晓峰画符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有人告诉裴晓峰这个监室在过去确实吊死过人,知情的这个小子告诉大家吊死人是在二十多年前了,当时的混子流行留长发,那个小子死的时候头发把脸全都遮住了,人们只能看见从头发里吐出的一条舌头。裴晓峰点点头说:“是他,昨天上了光头身的就是他,这次我一定得抓住它。”裴晓峰下午喝完酒就睡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赵二虎这个屋现在除了他们两人没人敢来,谁知道会不会再来个鬼上身。赵二虎见裴晓峰醒来掏出烟来扔了过去:“晓峰兄弟,先来支烟。”裴晓峰接住烟点上之后狠狠的吸了两口,他靠着被子看了看屋里,什么都没看到,他知道那个吊死鬼还在这个监室,具体那个屋子就不知道了。赵二虎心不在焉的吸了两口烟,把剩下的半截儿烟扔在地上说:“晓峰兄弟,你怎么惹了探长了?”裴晓峰不知道探长是谁,经过赵二虎解释才知道探长就是刑警队的队长,他叹口气说:“赵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非要和我要季永康的尸体,我只不过一个送快递的,我去哪儿给他找尸体。”季永康的事儿赵二虎也听说了,他叹口气说:“听说季家很怨,季永康又死在了外面,他马的这群贪官污吏没一个好东西,探长让我晚上整你,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裴晓峰一打听才知道,他睡着之后探长找过赵二虎,探长让赵二虎晚上好好整一整裴晓峰,过一两天他还要来审讯,他不便动手,他想借看守所混子的的手让裴晓峰吃点儿苦。听完这些裴晓峰笑了笑说:“赵哥,我不会让你难做的。”晚上十点多钟,裴晓峰站在门口边踹门边惨叫,叫的监室里的人都以为赵二虎在打裴晓峰,可是这种事儿他们也不敢看。因为赵二虎就站在门口,赵二虎说了,谁看就给谁拿轮。惨叫连续了半个多小时,随后赵二虎和裴晓峰两人叼着烟走进了人多的那个屋子,裴晓峰看了看屋子里的情况,他没发现什么,随即他又来到另一个屋子。监室里的灯光很昏暗,裴晓峰仔细古观察屋子里的各个角落,很快他就在屋顶的一个角落发现一团黑气。裴晓峰掏出那段儿柳木笑了笑说:“你是乖乖的进来还是我动手哪?”那团黑气颤动了一下就不动了,裴晓峰掏出白天画好的符咒用两根手指夹着晃了晃,嘴里念念有词,念完之后甩手把符咒扔了出去。裴晓峰的这一招是看书学来的,根本就没练过,符咒一扔出去就飘落在地上。围观的有十几个人,他们都看呆了,这些人什么都看不见,他们不知道裴晓峰是在装神弄鬼还是真的会抓鬼。昨天光头乱闹大家都看见了,以前这个监室也闹过鬼,有人知道白天都告诉大家了。裴晓峰见失败了捡起符又做了一次,还是没成功,这是有人开始笑了,随即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裴晓峰捡起符纸准备再试一次,这时他看见屋顶的那团黑气飘了下来,直接扑向光头。看来这些人里光头最容易上身,裴晓峰也没有多想直接扑向光头,把符贴在了他的后背。“裴哥,别闹了,你那个符不管用。”小春笑着说。黑气扑向光头的过程中散开变成了那个长头发的吊死鬼,浓密的黑发把脸全部遮住了,长长的舌头从黑发中伸了出来,黑发后面的怪笑发出桀桀的怪笑。光头见裴晓峰把符贴到了他的前胸随手揭了下来说:“哥呀,你以为你是僵尸道长林正英,还玩儿起符来了。”“快贴上,它就在你身边。”裴晓峰吼道。光头根本就不听裴晓峰的,他看了看周围什么都没看到,现在连赵二虎都疑疑惑惑的看着裴晓峰。裴晓峰看见长发吊死鬼就在光头身边,他心急也没用,大家都不相信他。当大家笑声都停止的时候赵二虎发现了怪事儿,他看了看大家见没人在笑了,可是他耳朵里还能听见一阵古怪的笑声。随即大家都惊呆了,他们互相看寻找是谁在笑,赵二虎问道:“谁还在笑?”所有人都摇头,但是所有人都听见了笑声,而且都感到监室里的温度在急剧下降。光头在大家到处看的时候随手把符扔在了地上,小春反应快,他急忙把符捡起来贴在了自己身上,恐怖的气氛一下在监室里散布开了。“晓峰兄弟,把你的符给我一个。”赵二虎拉住裴晓峰说。其他人这时也反应过来了都围着裴晓峰要符,裴晓峰现在手里还有几张符,但是他的这些符都是禁鬼符,是用来关押恶鬼的,并不能消灭恶鬼。长发吊死鬼好像现在并不怕裴晓峰,可能是它刚才看见裴晓峰的符不管用的缘故。裴晓峰画这些符是想抓住这只鬼,并不想杀死他,自己这次被冤入狱一定得想法尽快出去,只有出去才能帮上季永康,他想利用这只鬼。光头见小春捡起符贴在自己身上就后悔了,他扑上去和小春抢,裴晓峰一把拉过光头把他摔倒在地说:“别抢了,那个不管用。”“尼玛不管用还往出拿?”光头骂道。裴晓峰之所以不让他抢那道符是想让这只鬼上光头的身,普通的鬼不上人身是无法和人交谈的。长发吊死鬼见有机会毫不犹豫的扑向光头,上了他的身。裴晓峰见鬼一附在光头身上掏出一张符贴在了他的后背,惨叫声从光头的喉咙发出,大家都能听出来,这不是光头的的声音,这个声音很凄惨悠扬,充满了怨气。“尼玛的骗我。”光头用变了调儿的声音恶狠狠的说。裴晓峰嘿嘿一笑说:“出不来了吧,我不是杀不了你,我现在只是把你禁锢在光头身上是想和你谈笔交易,如果你答应帮我我就会超度你让你去投胎。”“我不帮你,我也不投胎,我要报仇。”光头的舌头渐渐的吐了出来,哈喇子也流了出来,说话的声音变的更古怪了。裴晓峰冷笑一声说:“报仇,报个屁,没老子帮你你就永远待在这个屋里吧。”“我要报仇,要报仇。”光头恶狠狠的说。由于身上贴了符,光头站在地上动不了,裴晓峰也不管他喊什么,自顾自的坐在大通铺上歇着,赵二虎掏出烟给裴晓峰点上说:“晓峰兄弟,这个鬼你准备怎么处理。”裴晓峰吸了两口烟说:“我想利用他闹出点儿事儿来,他愿意和我合作我就想办法消除他的怨念让他投胎转世,如果不愿意我就画道符直接灭了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