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4.第14章 求你帮个忙在线阅读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大家都很奇怪的围在光头看,长发无头鬼闹了一阵子不闹了,问着:“你真的可以带我离开了这里?”。声音很幽怨又饱含了不信赖。裴海峰扔了手里的烟头站出来说:“毕竟了,但是你要搞很清楚和我合作中我才能帮你,要不然我就直接灭了你。”裴海峰说的很有信心,在他的询问下...
    大家都奇怪的围着光头看,长发吊死鬼闹了一阵子不闹了,问道:“你真的能带我离开这里?”。声音很幽怨又充满了不信任。裴晓峰扔了手里的烟头站起来说:“当然了,不过你要搞清楚和我合作我才能帮你,不然我就直接灭了你。”裴晓峰说的很有信心,在他的询问下长发吊死鬼说出了自己的情况。他叫宫天祥,二十多年前上吊死在这个监室的,当时这个看守所刚盖成,他是第一批被关押在这里的混子。宫天祥其实也没什么大罪,只是和人打架进来的,只是拘留十五天,没想到当时还是小警察的赵正义为了立功非要让他承认几起盗窃案,他性格很倔强,打死也不承认。白天警察打,晚上同一个监室的犯人被赵正义授意整他,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了就上了吊。听了这个吊死鬼的叙述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现在的县局局长年轻时还干过这种事儿。赵二虎听完骂道:“他马的这个笑面虎,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什么缺德事儿他都能干出来。”大家对这个吊死鬼的恐惧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但是所有人都离光头远远的,现在都相信光头真的鬼上身了。听完长发吊死鬼叙述裴晓峰说:“你也很可怜,这样把,你先进这个柳木中来,只有进了这个柳木我才能把你带出去。”裴晓峰把禁鬼符从光头后背揭下来,他左手拿着柳木右手拿着禁鬼符念叨:“魔星恶鬼,古洞精灵,举头同视,俯首同听,上有六甲下有六丁,骚扰为厉,定干雷霆,太上有令,命我施行。”当裴晓峰念完行字之后一道淡淡的黑烟从光头的背后散去,凝聚成一条线进入了柳木。裴晓峰看着黑烟全部进入,急忙用右手的禁鬼符把柳木裹了起来。光头突然清醒见众人都看着他问道:“你们怎么啦,都看着我干什么?”赵二虎见裴晓峰把柳木装进兜里问道:“晓峰兄弟,这个厉鬼就这么收啦?”他有点儿不相信,好像太容易了。裴晓峰点点头说:“我把它收进了柳木,不过这个柳木不是它常驻的地方,等我回了公司就让我师父超度他。”大家闹腾了半夜才睡,第二天所有人看裴晓峰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对他都非常尊重,小春竟然讨好的叫他裴大师,想和他讨张禁鬼符。随后的两天裴晓峰都很忙,他除了喝酒玩儿牌就是给这些人画符,直到最后每人得了三四张自己想要的符才没人再求他画了。裴晓峰只会画三种简单的符,他也不知道这些符管不管用。其实拘留所里的这些混子根本就用不上这些符,他们都是住在县城,县城人多阳气旺,很少会有鬼出现,即使有也都是晚上人少的时候出现,人多的时候出来简直就是自找不痛快。又过了两天有人拘留的刑期到了出去了,也有新人进来,裴晓峰这几天的日子过的倒是很舒服,有吃有喝的还有人陪着玩儿牌聊天。一天傍晚当他正和赵二虎聊着高兴又被警察带走了,来到审讯室他看见探长和两个穿警服的警察早就等着他。“裴晓峰,这几天日子过的怎么样?”探长掏出烟给两个警察发了一圈儿问道。“还行吧,孩子们伺候的挺周到的。”裴晓峰面无表情的说。探长嘱咐赵二虎修理裴晓峰,他知道赵二虎肯定会按照自己安排的去做,赵二虎要是还想在县城混他就不敢得罪自己。探长听了裴晓峰的话还以为他说的是反话,笑着道:“舒服就好,我问你的事儿还是老实说吧,不然还有舒服的事儿等着你哪。”裴晓峰一撇嘴不屑的说:“切,老子怕什么,还能吃了我不成。”在和探长说了几句话之后裴晓峰悄悄的从兜里掏出柳木,他把柳木上的符揭了下来。“嘿,大哥,求你啦,别用你的左手动我好不好。”裴晓峰的耳边响起了吊死鬼宫天祥急切的声音。声音很幽怨,好像在脑子里传出来似得,裴晓峰也不知道探长他们听到听不到急忙说:“乱喊什么。”“你的左手阳气太重,会伤到我的,还是用你的右手把,右手没多少阳气。”宫天祥的声音又出现在脑海里。裴晓峰不知道宫天祥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还是按照他的意思把柳木偷偷的交到了右手。“你说什么哪?”探长扔了手里的半截儿烟味道。探长还以为裴晓峰想通了要告诉他季永康的尸体在什么地方。裴晓峰看了看探长说:“我没说什么,和你们我没什么好说的。”探长看见裴晓峰好像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走过去说:“把你手里的东西拿出来。”“手里没什么东西。”裴晓峰把右手背到了身后,把揭下来的符藏在了衣服里,把手里的柳木扔在了地上。宫天祥对警察恨之入骨,他一被放出来就直接扑向两个穿警服的警察,上了一个警察的身。这两个穿警服的警察都是刑警,最近有案子办身上都带着枪,宫天祥一上警察的身就掏枪,准备干掉另一个警察。裴晓峰发现那个警察情况不对,急忙用右手指着那个警察喊道:“哎,你要干什么?”探长正面对面的看着裴晓峰,见裴晓峰伸出右手一下放心了,听见他说话的声音非常紧张急忙回头看,当他看见自己的手下目光呆滞正在掏枪知道要出事儿,猛的扑了过去喊道:“按住他,把他的枪下了。”另一个警察和探长一起和宫天祥打在了一起,最终探长和另一个警察把宫天祥上身的那个警察控制了起来。审讯无法进行了,裴晓峰被送回了拘留室。拘留室闹鬼的事儿多年前就有传闻,闹腾的不厉害也没人在意,这次这个警察被鬼上身看守所的所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次和以前的几次都一样,舌头都吐在外面,可能是同一个鬼。在探长把带着手铐的部下弄上车的时候所长说:“祝队,小刘可能是鬼上身。”探长不满的看了看所长说:“你怎么信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所长叹口气说:“祝队,这个拘留所不干净,我在任这几年就闹过几次,每次闹腾的时候被鬼上身的人都舌头吐在外面,据退休的老看守说拘留室刚盖好的时候有个人在里面上吊死了。”探长没说什么,上车后对所长说:“这件事不要乱说,影响不好,回去我找懂得驱鬼的人试一试。”裴晓峰放宫天祥出去就是想给刑警队找点儿麻烦,他们有麻烦就顾不上审问自己了,自己又没犯罪判不了刑,拘留最多十五天,到了十五天他们就得放自己出去。果然接下来的几天探长再也没来,赵二虎到期出去的时候给裴晓峰留了联系方式,他让裴晓峰出去后无论如何也得找他去,他要带裴晓峰在附近的几个风景区好好的玩儿几天。十五天的拘留很快就过去了,裴晓峰出了拘留所大门发现接自己的人还不少,不仅仅金跃进、侯大奎和季裕来了,连探长也来了。由于探长在季裕没过来,他怕再连累裴晓峰,金跃进和侯大奎看见裴晓峰迎过来的时候探长也迎了过来。裴晓峰装作没看到探长迎着金跃进和侯大奎走了过去:“金哥,侯哥,你们怎么亲自来了。”“我们不是担心兄弟吗,怕有人对兄弟你图谋不轨。”金跃进瞥了一眼探长说。探长笑着走过来说:“裴晓峰,出来啦,我想请你吃顿饭。”裴晓峰冷哼一声说:“算了吧,你问的事儿我不知道。”探长尴尬的笑了笑说:“不是那件事,我是听说你会抓鬼,我想请你帮个忙。”探长直接表明了来意。裴晓峰听了探长的话心里暗自发笑,看来这个宫天祥闹腾的很成功,而且还没人能对付的了它。“我们好像不熟吧,再说,我又不会抓鬼。”裴晓峰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准备离开。探长心里着急上前一步说:“裴兄弟,你就帮一下忙吧,你能对付这个东西我知道,和你关押在一起的几个混子都告诉我了。”裴晓峰听了探长的话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被同监室提前出来的几个混子出卖了。刑警队闹鬼探长不敢声张,他只是偷偷找人抓鬼,没想到这个鬼很厉害,探长请来的几个人用尽一切办法都不见效,而且这个鬼还瞎折腾。纸里包不住火,刑警队闹鬼的事儿已经在局里传开了,其他警察都说刑警队的人干的缺德事儿太多遭报应才闹的鬼。探长知道,再这么闹下去自己这个队长就当不成了,他派人一打听才知道,这个鬼在拘留所里就闹过,后来被裴晓峰赶走了。探长通过调查得知当时的情况,他怀疑这个鬼可能是为了躲避裴晓峰才离开拘留所的。自己的情况探长知道裴晓峰也就不装了,他笑了笑说:“祝队长,咱们又不熟,也没什么关系,就算我懂点儿抓鬼的技术,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哪?”探长看了看来接裴晓峰的几个人,他知道尸体的事儿裴晓峰一定知道,局长下了命令一定要找到季永康的尸体,心想,这件事还真难办了。探长见和裴晓峰说不通就转向了金跃进:“金哥,你是晓峰的朋友,帮个忙说说情。”金跃进虽然认识探长,但是和他也没什么交情,他一脸冷漠的说:“你们刑警队的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接我兄弟的。”金跃进回答的更干脆,探长又看向侯大奎。侯大奎是个生意人,喜欢结交朋友,和探长喝过几顿酒,多少也算是有点儿关系。“探长,别看我,你的事儿我帮不上忙。”还没等探长说话侯大奎就先开口了。探长见所有人都不帮他也没放弃,他又转向裴晓峰说:“晓峰,要不我请大家喝顿酒,大家一起坐坐,有些事儿我比你们知道的多,你们难道就不想听听?”“什么事儿?”裴晓峰明知故问道。探长看了看季裕说:“季家的事儿。”裴晓峰这次被抓心里很是窝火,他还没出来就想好了要帮季家讨回个公道,听探长说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关于季家的事儿看了看季裕说:“好吧,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喝酒可以,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能帮你,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是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