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5.第15章 收鬼(完整版)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探长请客吃饭是在县城最好是的饭店贵宾楼,坐好后裴海峰也不客套,拿起来菜单就点了一大堆,金跃进和侯大奎也都点了自己不喜欢吃的菜,仅有季裕坐在那里心事重重的样子。裴海峰把菜单扔给季裕说:“季哥,探长请客吃饭你就别客套了,点几个自己不喜欢的菜。”思索中的季裕身子...
    探长请客是在县城最好的饭店贵宾楼,坐好之后裴晓峰也不客气,拿起菜单就点了一大堆,金跃进和侯大奎也都点了自己爱吃的菜,只有季裕坐在那里心事重重的样子。裴晓峰把菜单扔给季裕说:“季哥,探长请客你就别客气了,点几个自己喜欢的菜。”沉思中的季裕身子一震,看了看裴晓峰说:“晓峰,我吃什么都行。”看着季裕心事重重的样子金跃进问道:“季裕,你怎么啦,别想那么多了,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没有渡不过的河,有什么好担心的。”探长见季裕心事重重的样子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探长是局长赵正义的心腹,季永康的事儿前前后后他都清楚,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儿能说,有些事儿不能说。要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得罪了县长秦田浩和天域开发公司,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侯大奎由于多年做生意,做事儿圆滑多了,既然来了就不能再对探长冷若冰霜,他给大家都倒上茶之后说:“季裕,别想那么多了,季哥的事儿迟早会解决的,我相信世间自有公道,祝队长也是相信正义的人,有事儿他也会帮你的。”探长听侯大奎这么说急忙接过来说:“季裕,你家的事儿我也听说了,光发愁也不是个事儿,咱们还是先喝酒吧。”说话间菜上来了,侯大奎又张罗着给大家倒酒,季裕叹口气也不再多想,和大家喝开了酒。两杯酒下肚金跃进说:“祝队长,关于我季大哥的事儿你知道多少,能和大家说说吗?”探长知道裴晓峰之所以答应和他一起喝酒,就是想知道季永康的事儿,他叹口气说:“季永康得罪的主要是天域开发公司。”金跃进把酒杯放下说:“这个我们知道,不过我就不相信天域开发公司一个外来户有那么大能耐。”探长想了想说:“老金,这个天域开发公司能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据我所知他们不仅仅在市里、省里有人,再往上都有后台,咱们普通百姓干不过他们。”金跃进没想到天域开发公司竟然有这么硬的后台,他金老大只不过在这个县是个人物,出了县城谁认识他呀。“祝队长,警方也是助纣为虐,不然季家还弄不成这样。”金跃进不满的说。探长知道金老大在县城是个人物,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刑警队长,就算当了县局的局长也得对这个金老大客气点儿,不然会惹来麻烦。“老金,你也知道我们警察都得执行上级的命令,许多事儿我们都是被迫做的。”探长开始给自己解释。追捕季永康都是他们刑警队的人干的,命令是他下的,不过季永康的死和刑警队可没什么关系,是季永康逃到外地后天域公司的人买通当地的黑道人物干的,这件事他多少也听到了点儿风声。酒桌上探长表示了对季永康的同情,取得了大家的好感,酒这种东西能拉进人的感情,从饭店出来裴晓峰就答应到刑警队去看看。金跃进和侯大奎还有事儿先走了,裴晓峰准备去完刑警队就随着季裕回家,于是季裕就跟着裴晓峰来到了刑警队。在去刑警队的路上裴晓峰从路边的柳树上折了一段儿柳木,其实用来装鬼的柳木是有说法的,必须在特定时辰特定方向获取。可是裴晓峰现在只看了几本薄薄的《奇门道法》,这几本书只是入门的介绍,后面具体的功法他还没有学习,用柳木装鬼他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而已。三个人一走进刑警队就看见一个警察被用手铐铐在一把特制的椅子上,脸上,身上贴着十几道符。四个刑警坐在一边看着他,屋里很冷,给人种阴森的感觉。见队长带人回来四个刑警都站了起来,当他们看见队长背后跟着的是裴晓峰和季裕的时候都感到奇怪,他们两个人这四个刑警都认识。“他还闹腾吗?”探长问道。一个刑警一边给探长让座一边说:“闹腾三个多小时了,现在可能累了,刚安静下来。”裴晓峰没急着动手,他装作有点儿喝多了,拽了一把椅子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四个刑警也都是眉眼通透的家伙,他们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人是队长请回来的,有一个警察急忙拿杯放茶叶,给两人沏茶。探长坐好之后端详了端详铐在椅子上的警察说:“晓峰兄弟,你看?”裴晓峰知道警察都是属狗脸的,随时都会翻脸咬人,你对他们太好了不行,反正现在是他来求自己,所以得沉得住气。“这个吗,我只能说试一试,能不能先让你的手下都出去?”裴晓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探长向自己的四个手下挥挥手,四个警察匆忙出去了,裴晓峰端着茶杯一边喝茶醒酒一边琢磨怎么办,现在直接和宫天祥这个吊死鬼沟通就会被看出来,如果把探长轰出去也不合适。喝了几口茶裴晓峰把茶杯放下,站起来装模作样的围着铐在椅子上的警察转了一圈儿,嘴里还神神叨叨的念叨着。这个警察面部的表情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可能是身上的几道符起了作用。裴晓峰随手把警察身上的符都撕了下来,仔细看看这些符自己没见过,应该也是禁鬼符之类的东西。“这他马的管屁用,什么人给弄的?”裴晓峰把符扔在地上说。探长见裴晓峰撕了符他的手下也没闹腾,脸上的痛苦神色一下消失了,觉得自己真找对人了,这个裴晓峰还真有点儿道行。“这个是西山法华观的王真人给弄的,他说这个吊死鬼很厉害,他只能压制,不能消灭。”季裕一直不说话坐在一边看着,他见裴晓峰神神叨叨的样子也觉得他是个能人,心想,他也许能帮自己。裴晓峰听完探长的话点点头说:“祝队长,不瞒你说,你们这个县城阴气很重,鬼很多,不过都没什么本事,这个吊死鬼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等一会儿我就给你收了它。”裴晓峰说完煞有介事的把自己随身带着的朱砂和毛笔、黄表纸都拿了出来。其实裴晓峰准备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学习画符,老家伙又没教过他画符,从书上学的那些乱花的符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把黄表纸铺在办公桌上,毛笔在朱砂上抹了几下,装模作样凝神静气开始画符。裴晓峰画的很慢,他边画边回忆自己记着的禁鬼符,在拘留所画过几幅,现在画起来比上次稍微顺手了点儿。画完裴晓峰又仔细端详了一阵子,拿起笔又把画的线条不匀溜的地方描了几笔,直到自己满意了才把笔和朱砂都收了起来。季裕和探长也没见过人画符,两人都感觉裴晓峰像个高人似得。裴晓峰画好符又开始喝茶,过了十几分钟等符干了站起来说:“我现在就收了它,祝队长,让你的人以后别干那些缺德事儿,免得再招惹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探长心想谁他娘的干缺德事儿了,不过他只是心里想嘴上不敢说出来,怕说出来裴晓峰翻脸走了没人给抓鬼。裴晓峰来到椅子上铐着的警察面前,嘴里念念有词,右手拿着柳木左手拿着符。没想到念了一分钟也没什么动静,他之后大声喊道:“吊死鬼,还不进来,难道要等我动手。”裴晓峰挡住了探长的视线,被铐着的警察突然张开嘴说了句什么,用下颚指了指裴晓峰的右手,但是没发出声音。裴晓峰看了看右手拿着的柳木突然想起来了,宫天祥说过,自己的右手能伤害到他。裴晓峰把柳木换到左手,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刚刚画好的符,他不知道这道符是不是对宫天祥有伤害,现在自己不知道怎么抓鬼,只好对宫天祥示好,让他看着把符烧了,让它放心。果然这一招奏效了,裴晓峰看见一股淡淡的黑气从警察头上冒出,很快就显示出宫天祥的样子。季裕和探长看见裴晓峰用打火机烧符对他有点儿失望,电影上都是念几句噗的一下就自己着了,他倒好,还得自己点。不过两人刚刚产生失望情绪就看见那个警察出现了异样,他们虽然看不见黑气凝聚成的宫天祥,但是他们看到了淡淡的黑气从那个警察头上飘了出来。裴晓峰晃动柳木,宫天祥急忙钻进了柳木,裴晓峰把柳木随手装进了上衣口袋。“你是谁?队长,我怎么被铐起来了。”铐在椅子上的警察说。“太好了,二两,你没事儿了?”探长一边给二两打开手铐一边说。“我当然没事儿了,队长,我是不是又喝多了?”二两揉着被手铐弄疼了的手腕儿疑惑的问道。“不是,不是,多亏了晓峰兄弟救你,你可得好好谢谢晓峰兄弟。”探长热情的拉着裴晓峰说。裴晓峰不想在这里久留,他拍了拍二两的肩膀说:“回家好好休息两天,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补一补,过个三五天就恢复了。”裴晓峰说完就和探长告辞准备离开,探长几句就给二两解释清楚了,宫天祥在他之前上过三个警察的身,把他们折腾的都死去活来的。“谢谢晓峰兄弟,晚上我请你们喝酒。”二两拉着裴晓峰的手说。裴晓峰笑了笑说:“不啦,刚和你们队长喝完酒过来,咱们改天,今天我有事儿先走了。”裴晓峰解决了刑警队的事儿,探长心里很感激,他亲自把裴晓峰和季裕送到刑警队门口,临分手的时候看了看季裕把裴晓峰拉到一边说:“晓峰兄弟,季家的事儿你最好别管,他家得罪的人太厉害,不是咱们这些平头百姓能惹的起的。”裴晓峰能看的出来探长说的是真心话,是为了自己好,不过他这个人从小就没怕过谁,这次被关了十五天心里很不爽,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季家这个忙。“祝队长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裴晓峰这么说探长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好挥挥手告别,裴晓峰转身走的时候探长说:“晓峰兄弟,有什么难事儿来找我,能帮上你的我一定帮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