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6.第16章 红衣女鬼目录章节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从刑警队出天了快黑了,两人走在街上季裕问着:“晓峰,你真的会抓鬼?”裴晓峰边走边地说:“季哥,实际上我而已比你多明白点儿,更本就会抓鬼。”“你在刑警队写符抓鬼不像是在骗他们呀?”季裕很奇怪的说。“毕竟没骗他们,这件事回家去反正吧,那个鬼...
    从刑警队出来天已经快黑了,两人走在街上季裕问道:“晓峰,你真的会抓鬼?”裴晓峰一边走一边说道:“季哥,其实我只是比你多知道点儿,根本就不会抓鬼。”“你在刑警队画符抓鬼不像是在骗他们呀?”季裕奇怪的说。“当然没骗他们,这件事回去再说吧,那个鬼就在我兜里的柳木里,不过不是我抓的,是他自己进去的。”季裕还想多问,这时一辆出租车路过,裴晓峰招手把车拦住,季裕一见有外人也就不多问了。鬼的事儿在这个小县城很敏感,这里地处山区,经常会出现一些灵异事件,季裕不敢在车上谈论鬼的事儿,怕惹来麻烦。县城离季家庄还有一段路,出租车跑长途的价格都是现谈,谈好价格车开动之后季裕和裴晓峰不谈鬼和季家的事儿也没什么说的,两人都不说话了,陷入了沉默。裴晓峰出来快二十天了,他从拘留所出来也没给老家伙打电话,怎么说人家也对自己不错,他现在在车上没事儿干就拨通了老家伙留给他的电话号码。嘟嘟声之后电话里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是小裴吧,老爷没在家,有什么事儿和我说吧。”听声音是老家伙家的管家,这么长时间裴晓峰只见过两次管家,每次见那个管家都是一副和蔼可敬的样子,总是笑眯眯的。“是管家大叔啊,你和老爷子说一声,我想在季家庄多住几天,要是有什么事儿让老爷子给我打电话就行啦。”“呵呵,好,不过你这次去要多待几天老爷都知道,他让我告诉你有什么事儿解决不了就打电话,他会找人帮你的。”裴晓峰没想到老家伙竟然知道他要多待几天,心想,也许老家伙真的道行高深能算出来,他想了想说:“管家大叔,告诉老爷子,我没事儿,就是他给我的书没多大用。”管家知道说的事儿,他呵呵笑着说:“老爷说给你看的书是入门知识部分,很笼统的,你没拜他当师傅后面真正有用的你看不上,不过有那些入门知识见什么小鬼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卧槽,原来老家伙和我多了个心眼儿,根本就没打算传我真东西,我还以为他真的让我学习奇门道法,没想到看了这么多天才是看了些入门知识。裴晓峰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如果老家伙说的是真的自己就剩下几个月的寿命了,看来不拜他当师傅是不行了,他不教自己真东西当然也不会出手给自己逆天改命。放了电话裴晓峰陷入了沉思,自从他看了《奇门道法》的入门知识之后就知道,即是阴阳命又是阴阳体质的人几千年都不会出现一个,就算出现一般也活不过八岁,自己都活了二十多岁了,可见上天已经对自己不薄了。裴晓峰不想死,父母对自己付出很多,他自从大学毕业就一直没找到份像样的工作,自己连填饱肚子都难,别说是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了。再说自己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死了还是处男后代都没没留下,这有点儿太冤。想着想着天就黑了下来,在乡间的公路上车很少,到处漆黑一片,只有他们坐着的这辆车射出的两道光柱在漆黑的公路上晃动,田野一片寂静。“晓峰,想什么哪?”坐着后排的季裕推了推坐在副驾驶未位置的裴晓峰,递过一支烟问道。裴晓峰从沉思中醒来,接过烟点着吸了一口叹口气说:“季哥,我本来想留下来帮你把你的事儿解决了,不过我的寿命不到半年了,我得找到活下来的办法,所以我最多在这里住个十天八天就得走。”裴晓峰的话季裕完全理解,总不能让人家帮自己连性命都不顾吧,他点了点头说:“晓峰,我理解,你什么时候走都可以,也许这就是我们季家人的命。”老大季富一走就杳无音信,自己又得守着两家人和疯癫的老母亲,现在季裕心里也不好受。两人聊了几句又都不说话了,裴晓峰抽着烟看着车前面,突然他看见远处一百多米处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身影在车灯中飘忽不定。车离身影越来越近,司机好像什么都没看见,裴晓峰急忙大喊:“停车,快停车。”司机不知道裴晓峰为什么这么喊,但是从他急切的声音听出肯定有事儿,急忙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在公路上拉出长长的两道印子停了下来。车正好停在了离红色影子五六米的地方。在车灯的照射下,裴晓峰看清红色影子是个身穿红衣服的姑娘,非常漂亮,就是脸上带着一股幽怨凄惨的神色。“怎么啦?”司机长出一口气不满的看着裴晓峰问道。“你什么都没看到?”裴晓峰问司机。“什么呀,车前面什么都没有。”司机发动着车准备挂档,同时还不忘转头瞪裴晓峰一眼。裴晓峰急忙拦住司机说:“先别开车,我下去看看。”司机看不见裴晓峰就知道车前面的不是人,鬼最怕穿红衣的,红衣女鬼比普通鬼厉害几倍,如果是冤死的就更厉害,一般抓鬼的阴阳先生和道人们都不愿意碰这些红衣女鬼。红衣女鬼拦车肯定是有事儿,从这个女鬼现在的状况来看还不会对车上的人不利,裴晓峰最近一段日子鬼魅之类的东西见多了,胆子也比以前大。裴晓峰下车就看见车前不到一米处有一件红色的衣服上衣,他看了看衣服又看看女鬼,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就好像一下来到了冬天。裴晓峰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没先开口。“你能看见我?”女鬼的声音很幽怨,就象在耳边飘荡,又象在脑海里出现,而不是耳朵听进去的。“当然啦,我可是裴大法师,你要是敢对我们不利我会收拾你的。”裴晓峰尽量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说。女鬼笑了笑,笑起来的女鬼幽怨之气好像消失了,只不过阴冷的气息一点儿都没减弱。“放心吧,我不会对你们不利的,我是想搭车去季家庄,既然你能看到我也省去不少麻烦。”裴晓峰有心不让女鬼搭车,但是现在又斗不过她,看来这件事不答应是不行了。“鬼还用搭车,你们不是会飞吗?”裴晓峰知道她不会对自己不利就放松了,很随便的说道。女鬼呵呵笑着说:“我们鬼可不敢到处乱飞,要是被无常和鬼捕、鬼卒发现我们就完了。”看来这个红衣女鬼知道的事儿很多,《奇门道法》上没写什么鬼捕快、鬼卒的事儿,只说鬼是人死后一股怨念使魂魄不散才会形成鬼。没有怨念的人死后魂魄就变成阴阳二气回归自然,之后阴阳二气和神识会被胎儿吸收形成另外一个人,这就是投胎转世的原理,什么地狱阎王之类的都是扯淡。裴晓峰担心大半夜的站在公路上和鬼说话,会把车里的司机和季裕吓着,他也没细问,只是问了问怎么就能帮助红衣女鬼搭车。红衣女鬼告诉他只要捡起地上的红衣服带回车上自己就能跟着上车,等到了季家庄把红衣服扔在街上就行。裴晓峰捡起衣服红衣女鬼一闪就就不见了,他上了车司机看见裴晓峰手里的红衣服脸都吓白了,他声音颤抖的说:“你怎么把这个捡回来了,会招鬼的。”刚才司机看见裴晓峰在车下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就害怕了,他没想到裴晓峰还敢把路上的衣服捡起来。当地有传说开车不能压到路上丢着的死人的衣服,如果压了这辆车铁定要出车祸,大半夜路上扔着一件红衣服谁知道是不是死人的,刚才没压到司机正暗自庆幸,没想到裴晓峰给捡到车上了。裴晓峰抱着衣服看了看司机耷拉下脸说:“少管闲事儿,开好你的车。”季裕也感到蹊跷,不过就算弄个鬼上来他也能接受,毕竟裴晓峰兜里装着的柳木里就住着一个鬼。车一路平安的到了季家庄,司机松了口气,车进村之后裴晓峰打开车窗把衣服扔了出去,衣服还没落地,一道红色的人影一闪就过去了,裴晓峰耳边响起红衣女鬼幽怨飘逸的声音:“谢谢大哥相助。”裴晓峰和季裕进了季家大黄从黑暗中扑了过来,裴晓峰从小就打架,身手很利索,他一脚就把大黄踢到了一边。大黄吱的叫了一闪在地上一滚爬起来看着裴晓峰狂吼,季裕吼道:“滚一边去,找揍是不是?”季裕一喊大黄夹着尾巴逃进了狗窝,不过脑袋还是伸在外面狂吼不止。“卧槽,这什么破狗,没完没了了还。”待在柳木里的宫天祥突然说道。裴晓峰从兜里掏出柳木问道:“你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不会那。”“哑巴才不会。”吊死鬼宫天祥不高兴的说。“我是说你不上人的身也会说话,又不是说你是哑巴。”裴晓峰解释道。宫天祥呵呵鬼笑一声说:“我又不是刚死,都死了多年了,刚死的才不会说话,死的时间长了阴气吸收多了就慢慢的会了。”季裕看着裴晓峰和宫天祥说话也没多问,宫天祥的话他听不到,他听到的只是裴晓峰在自言自语。和宫天祥说完要进屋门的时候宫天祥突然说:“卧槽,这家人可真行,家里还养着个怪物。”裴晓峰感到蹊跷问道:“什么养着怪物,有什么怪物?”宫天祥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阴气在东房里,不行,它出来了,借你的胳膊用一用。”一股冰冷的气息传入右臂,裴晓峰的手一抖说:“你想害死我,你怎么进我身体了。”宫天祥的一句话也不说了,好像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好再胳膊冰冷的气息瞬间即逝,裴晓峰活动了一下胳膊也没发现和以前不一样也就不再问了。“呵呵,太好了,给我带吃的来了。”季裕的疯子老娘怪笑着从屋里冲了出来,看见裴晓峰左手拿着的柳木脸上露出喜色,她紧张的看了看裴晓峰的右手好像决定了什么似得,一把抓过裴晓峰左手的柳木就跑回了屋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