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7.第17章 我不是他对手最新章节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裴海峰和季裕刚一进东厢房就听到季裕的儿子季天来叫道:“奶奶,别吃,那是木头,不能够吃。”裴海峰看见了季裕的疯子老娘正靠在床边肯那段儿柳木,柳木在她嘴里像是是鸭腿像,啃的有滋没味。在季裕疯子老娘背后有一股黑气,隐隐约约黑气形成了一条蛇的样子。“...
    裴晓峰和季裕刚一进东厢房就听见季裕的儿子季天来喊道:“奶奶,别吃,那是木头,不能吃。”裴晓峰看见季裕的疯子老娘正坐在床边肯那段儿柳木,柳木在她嘴里好像是鸭腿一样,啃的有滋有味。在季裕疯子老娘背后有一股黑气,隐隐约约黑气构成了一条蛇的样子。“别啃了,那能吃吗?”季裕伸手就去抢他老娘手里的柳木。季裕老娘毫不客气的一挥手,季裕一百七八十斤的汉子就象一根枯树枝一样飞了出去,撞在了桌子上。“奶奶,你别吃了。”季天来抱着季裕老娘的胳膊连哭带喊着。季裕老娘这次没动手,脸上还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不过季天来力气小,根本就抢不过她。裴晓峰一把拉过季天来说:“天来,过来,别伤着你。”“裴大叔,快和我奶奶抢过来,别让她吃木头。”季天来拉着裴晓峰的胳膊说。裴晓峰上前用右手一把抓向季裕老娘手里的柳木,没想到季裕老娘竟然一口咬向裴晓峰的右手。裴晓峰多亏躲得快才没被咬到,他趁着机会又用左手去抓,这次抓了个正着,就听季裕老娘呀的一声撒开了手躲到了床上。裴晓峰把柳木扔给季裕回头再看,季裕老娘背后的黑雾已经消失,现在季裕的老娘没了刚才的疯癫嚣张劲儿,完全就是一个身体不好可怜巴巴的老太太。季裕的老婆一直就躲在一边,她被这个婆婆折腾惨了,每次婆婆犯病她都不敢上前。“季大哥,咱们到西屋,我有话和你说。”裴晓峰见季裕老娘安静下来拉了一把季裕说。在西屋,裴晓峰问了一下季裕老娘得这个疯病是什么时间,还详细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由于是几年前的事儿了,当时季永康还活着,因此季裕有些事儿记得不太清楚。裴晓峰想了想觉得这件事很严重,应该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季裕,他想了想怎么说说道:“季大哥,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不过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别告诉家里的其他人,免得吓着他们。”等季裕答应了裴晓峰接着说:“季大哥,你母亲不是得了疯病了,她是跟上了不干净的东西。”正在抽烟听着的季裕一听就急了,他腾地一下站起来问道:“晓峰兄弟,我老娘跟上什么东西了?”裴晓峰把手放在季裕的肩膀上说:“季大哥,你别急,先坐下听我慢慢说,反正这么多年了那个东西也没有把大妈怎么样。”季裕扔了烟头用脚一踩说:“兄弟,这能不急吗,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裴晓峰按着季裕让他坐下说:“季哥,这件事急不得,这个东西很厉害。”说到这里裴晓峰向屋里四周看了看,没看到有异样,接着说:“季哥,我怀疑这个不干净的东西是个蛇精。”说起精怪裴晓峰知道很多,这些知识都是从《奇门道术》这本书里学到的。裴晓峰详细的给季裕说了一下关于精怪和鬼魅方面的知识,告诉他世界上除了人之外有智慧的东西还有鬼、魑魅、精、怪、妖、仙、神。鬼是人死后怨念不散产生的,魑魅则是鬼的另一种形式,厉鬼山鬼都属于魑魅。精、怪、妖是动物修炼成的。动物得到天地灵气年代久了就成了精,精修炼时间长了就会变成怪,怪的智慧就和人差不多了。如果怪再经过几千年的修炼就会成妖,妖仙是动植物修炼的最高等级,这种东西从来没人见过,也不知道真的有没有。不管是精、怪还是妖、鬼、魅,这些东西都是阴性的,属于吸收阴气达到一定程度形成的。而神则是纯阳之气形成的,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仙是阴阳极度平衡形成的,据说是人修炼成的,这两种存在都没人见过,也不知道《奇门道术》上写的是不是瞎说。季裕听完不吱声了,他有点儿不相信,不过裴晓峰在刑警队抓鬼他是亲眼所见,因此将信将疑的问道:“晓峰,这些东西真的有吗?”裴晓峰摇摇头说:“其他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反正这个鬼和精我都看见了。”“晓峰兄弟,你不是能抓鬼吗,这个蛇精你得想法把它给收拾了。”季裕拉住裴晓峰说。裴晓峰摇摇头说:“季哥,我不会干这个,我除了能看见就什么也不会了。”“你不是会抓鬼吗?你刚才说精和鬼一样,也是阴性的东西。”季裕还抱着一线希望问道。裴晓峰摇摇头说:“季哥,抓鬼我都不会,刑警队抓的那个鬼我认识,他是自愿跟我走的,不然我也抓不了他。”听了裴晓峰的解释季裕彻底失望了,他叹口气不再说话。吃过饭季裕给裴晓峰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他担心裴晓峰身上的鬼出来瞎折腾,裴晓峰也理解,他什么也没说就休息了。裴晓峰被警察抓了打了他不想就此罢休,那天警察来的很快,一定是村里有人出卖了自己,因此裴晓峰和季裕商量先找到监视出卖自己的人,给他点儿教训。第二天一大早,裴晓峰吃完早餐就带着季天来出了门,他想在村里转一转。裴晓峰走了不一会儿季裕也从家里出来,这是他们两个晚上商量好的,两人一个在村里转,一个去在镇上装作办事儿,看看有人跟踪监视他们没有。裴晓峰临出门的时候季裕告诉他,今天村长的儿子办喜事儿,他家所有人都要去,让裴晓峰和他们一家一起去。从季家出来裴晓峰就让季天来带他先在村里转转,他们两个转了一个多小时,随后季天来就带着他去了山脚下季家的祖坟。在村里转裴晓峰是想让人知道他在村子里,当他带着季天来出村后他就开始注意身后,看看有人监视他没有。春暖花开的季节是乡村最美好的季节,万物复苏,土地也从沉睡中醒来,毫不吝啬的把养分送给天下万物。走在乡间的土路上裴晓峰可没时间欣赏绿草鲜花,他一边和季天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一边注意后面有没有人跟着他们。这个季节从村里通往野外的路上时常有人,这正是农忙的季节,来来往往都是些去地里耕种送肥的人。季家的祖坟在一个山坳里,这个山坳是附近风水最好的地方。山上过去是村民们的地,现在高尔夫球场的修建已经完成,一条新修的柏油路绕过村子通往山上。上山的路已经被天域开发公司的保安封锁,村民们根本就上不去,现在想看看过去的地是什么样子只能到对面另一个山头去看。走上一个斜坡,裴晓峰看看远处山上若隐若现的高尔夫球场问季天来:“天来,这个山就是刚修的球场?”季天来看了看远处山上的建筑和绿树掩映间的沙坑点点头,眼光中透出的是厌恶和仇恨。在斜坡上耽搁几分钟两人就沿着山坡往下走,走了几步裴晓峰猛的一回头,他看见有个人影一闪躲进了草丛。裴晓峰心想,看来真的有人跟踪自己,这个人就算不是告密的也应该知道是谁把自己来这里的消息告诉派出所的。下了山坡穿过一片树林就是季家墓地,墓地在一片座南面北的山坡上,透过笔直的林间小路能看到墓的石碑。树林中潮湿阴暗,树叶已经长大,大部分阳光被挡住,脚下是软绵绵的腐烂的树叶和树枝,偶尔会有小动物从树林中跑过。“裴大叔,这片林子闹鬼,咱们走快点儿,我害怕。”季天来在走到树林边的时候拉住了裴晓峰的手说。裴晓峰笑了笑拍拍季天来的脑袋说:“大白天的怕什么,你裴大叔会抓鬼。”两人边说边走进树林,走了三十多米裴晓峰一拉季天来闪身躲进了路边的大树后面。“裴大叔,咋啦?”抓着裴晓峰手的季天来紧张的有些抖,手上的汗很多。“别怕,有坏人。等一会儿我出去对付他,你在这里等我,哪儿也别去。”裴晓峰嘱咐道。十几分钟过后,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瘦猴儿鬼头鬼脑的来到树林边,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探头探脑的看了半天才沿着小路往前走。当瘦猴儿走到裴晓峰不远处的时候,裴晓峰放开拉着的季天来说:“天来,看你裴大树怎么对付坏人。”瘦猴儿刚见没人刚要往前走,裴晓峰就从大树后面绕了出来。瘦猴儿一见裴晓峰吓得倒退一步就想跑,裴晓峰上前一脚踹在瘦猴儿的腰上,瘦猴儿一个嘴啃泥栽倒在地上。“你娘的敢踹我。”瘦猴儿连滚带爬的起来骂着往后退。裴晓峰飞起一脚又踹在瘦猴儿的前胸,瘦猴儿再次跌倒。这次没等瘦猴儿起来裴晓峰就上前一步踩在他脸上问道:“马勒戈壁的跟着我想干什么?”“我没跟你,我是路过。”瘦猴儿的脑袋被踩在枯叶中,但是嘴很硬。裴晓峰没说话,他抬起另一只脚踩在了瘦猴儿的胳膊上,随着脚掌用力,瘦猴儿发出一阵惨叫。踩完胳膊裴晓峰又照着瘦猴儿肚子上踢了几脚才问道:“那些狗给了你什么好处,不说是吧,我宰了你挖个坑儿一埋,没人知道。”“对,不说就吊死他。”突然裴晓峰背后伸出一个长着长发的脑袋,五官都被长发遮住,一条猩红的舌头从长发里伸出来。这种幽暗的树林突然听见有人说话就连裴晓峰也吓了一跳,他转脸一看是宫天祥这个吊死鬼才松了口气:“尼玛的出来的时候打声招呼,一惊一乍的会吓死人的。”“呵呵,吓死了和我一起混不是更好吗。”宫天祥鬼笑着说。宫天祥的笑声非常凄惨阴冷,裴晓峰感觉一股寒气逼来,没好气的说:“往后退点儿,这么冷,吓不死也得给你冻死。”宫天祥和裴晓峰的对话把瘦猴儿吓坏了,他没想到裴晓峰竟然认识一只鬼,看着宫天祥不住晃动的猩红的舌头和长发,瘦猴儿的裤子里一股热呼呼的液体流了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