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8.第18章 被鬼包围了完整版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有宫天祥这个帮手审讯就很容易多了,刀疤脸儿迅速都招了,原来季家寨有五户人家了成了天域其开发公司的员工,他们现在的的任务是严密监视季裕和季富家,有了情况立刻汇报情况。裴海峰开着带冰箱冷藏的小货车刚到季裕家门口就被刀疤脸儿看见了,他立刻打电话把情况报告给了天域公...
    有宫天祥这个帮手审问就容易多了,瘦猴儿很快都招了,原来季家庄有五户人家已经成了天域开发公司的员工,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监视季裕和季富家,有了情况马上汇报。裴晓峰开着带冷藏的小货车刚到季裕家门口就被瘦猴儿看到了,他马上打电话把情况报告给了天域公司高尔夫球场的经理。警察抓裴晓峰的时候他也在暗中看着,他知道裴晓峰很能打,五六个警察都不是他的对手。敢打警察在这些老实善良的村民眼里就是二愣子,裴晓峰说要杀了瘦猴儿有点儿相信相信。当他看见宫天祥这个吊死鬼的时候就彻底相信了,谁都知道,鬼杀人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很快裴晓峰还从瘦猴儿嘴里了解到,不仅仅是他们五个人为天域公司工作,就连村长、镇长、派出所所长都收了天域公司的钱。镇上的书记因为不愿意收钱被调走了,高尔夫球场现在的保安有一多半儿都是镇上和县里的混子,在附近根本就没人敢惹。听到这些消息裴晓峰感到一阵无力和无助,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百姓,一没权二没势,自己和这些人的实力差太多了。宫天祥见裴晓峰听完这些在沉思说道:“我说小家伙,愁什么,要不我去把他们都给你吊死?”裴晓峰被打扰不高兴的说:“吊个屁呀,你要是有那个本事自己的仇早就报了。”昨天晚上宫天祥和裴晓峰说了一下报仇的事儿,他告诉裴晓峰自己自从出了看守所就上了一个警察的身,想借着这个警察找到局长把他干掉。没想到自己连县局的大门都没有进入,还差点儿被修建县局时留下的镇魂符打的魂飞魄散。后来好不容易等到局长从县局出来,他准备报仇的时候却发现局长身上带着开过光的古玉,因此又受到了伤害。宫天祥跟着裴晓峰就是想让他替自己报仇,昨天宫天祥求了裴晓峰大半夜裴晓峰都没答应。“小家伙,话可不能这么说……”宫天祥还想和裴晓峰商量让裴晓峰帮忙。裴晓峰瞪了他一眼说:“你奶奶的再叫我小家伙我就把你赶跑,瞧你那样还叫我小家伙。”“不叫你小家伙叫你什么,我就是比你大吗。”宫天祥退后一步小声说。宫天祥怕裴晓峰的左手,他发现裴晓峰的左手阳气远远超出正常人,对鬼怪这类的阴物有很大的杀伤力。“再他马叫老子揍你。”裴晓峰一举左手说。宫天祥看见裴晓峰举起左手怪叫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宫天祥不见了裴晓峰转过脸来问瘦猴儿:“想活吗?”瘦猴儿惊恐万分的盯着裴晓峰点点头说:“想。”裴晓峰冷哼一声说:“以后天域公司有什么对季家不利的消息马上告诉我,不然我就把你埋到树下沤了肥。”瘦猴儿点点头,裴晓峰把自己手机号告诉他后踹了他一脚说:“滚吧。”裴晓峰在这里势单力薄,他想找些人帮忙,由于季家的人都老实本分,而金跃进他们又忙,因此裴晓峰只好利用其它人。搞定瘦猴儿裴晓峰再找宫天祥竟然找不到了,他叹口气摇摇头,只好先去大树后面找季天来。裴晓峰来到大树后面大吃一惊,刚才明明让季天来藏在这里,现在竟然不见了。“天来,你在哪儿?”裴晓峰急忙喊道。树林里除了微风吹出的沙沙声什么都没有,裴晓峰更急了,他开始在树林里到处乱找,希望能找到季天来。十多分钟后裴晓峰没找到季天来,心想也许季天来见宫天祥出来害怕自己先跑回去了,他看了看林间小路尽头的季家祖坟走了过去。快出树林的时候,突然一股阴风吹过,风中似乎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喊叫,喊叫的声音非常象季天来。裴晓峰站住仔细听了有一分钟,声音非常飘逸,似乎在林子的上空有什么东西飞过,又好像在地下深处有无数厉鬼在哭泣嚎叫。听着这种声音裴晓峰吓出了一声冷汗,他倒是不担心有什么鬼物出现,而是担心季天来出事儿,声音中掺杂的那个声音太象季天来了。无奈裴晓峰再次返回树林,这次他没沿着小路走,而是朝着喊叫声发出的放向走。走出四五十米裴晓峰发现声音越来越清晰,他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发现这个喊叫的声音和那些哭泣嚎叫的声音不一样,并不飘荡,而是真的有人在喊救命。很快裴晓峰就在杂草丛生的林中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天来,你在里面吗?”裴晓峰喊道。“裴大叔,快来救我,有鬼呀。”季天来的声音从一个地下的窟窿里发出。裴晓峰从季天来发出的声音判断这个地下的洞不深,他爬在洞口喊道:“天来,你往边点儿,我马上下去救你。”一股腐败的恶臭从洞里传来,听到洞里传来抽噎声和脚踩木头的声音,裴晓峰找了一根长木沿着洞壁伸了下去。找了几根树枝做了个火把,把火把扔了下去然后沿着长木头爬了下去。“天来,别怕,我马上就下去了。”裴晓峰一边爬一边安慰季天来。下到下面感觉好像踩在了木头上,季天来的抽噎声就在耳边,他伸手一摸正摸就摸到了坐着哭泣的季天来。季天来感觉到裴晓峰下来抓着他的手扑到了他的怀里:“裴大叔,有鬼。”裴晓峰能看到鬼,不过洞里太黑他什么都看不到,他一手搂着季天来一手摸摸索索的在脚下找扔下来的火把。很快找到火把,裴晓峰一边掏出火机点火把一边说:“别怕,你裴大叔可厉害了,什么鬼怪都能拿下。”在裴晓峰的一再安慰下,他怀里搂着的季天来渐渐安静了下来,但是他的身体抖的很厉害。点着火把季天来吓得怪叫一声使劲往裴晓峰怀里钻:“鬼,有鬼。”裴晓峰接着火光看去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真的有东西。在跳动的火光照耀下,裴晓峰发现这是一个大约十多平米的墓室,他和怀里的季天来正站在棺材上,墓室的地上摆放着各种陪葬的瓷器和金银器,在墓室的墙边站着一个穿马褂儿脸上煞白的老头儿。墓室里阴风吹动,腐臭味儿让人恶心,裴晓峰虽然心里也怕,但是来这里的事儿是他提出的,要是季天来真的出点儿什么事儿回去没法交代。裴晓峰长出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说道:“你是鬼还是什么东西。”老头儿见裴晓峰能看见他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说:“我是鬼。”对方是鬼,裴晓峰和季天来现在正踩在一口棺材上,这口棺材可能就是装这个鬼的尸体的,这么说自己和季天来就是闯入人家的外来者。裴晓峰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他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老先生,我们无意冒犯,这是意外,我们马上就离开。”老头儿嘿嘿冷笑道:“你以为你们道歉就能走人吗,你要是被别人踩漏房子再踩在头上能让他道个歉就算完事儿吗?”“哪你想怎么样?”裴晓峰不满的问道。裴晓峰给他道歉是感觉自己有点儿理亏,可不是怕了他。裴晓峰随着诡异的东西见多了,看了《奇门道法》对这些东西也有所了解,所以也不怎么害怕。“把你们留下陪我,虽然这里我的人很多,但是很久没新加入的了。”老头儿声音阴冷中充满了一种期待。裴晓峰把季天来推到立在棺材上的长木旁边说:“会爬树吗,沿着这里爬上去,我来对付他。”裴晓峰虽然身上没什么符,但是他身上还有一支从市场上买的桃木短剑。这把桃木剑虽然普通,但是桃木能辟邪,在来季家庄的路上遇到恶鬼打了大半夜已经验证了很管用。季天来手脚颤抖的抱住了长木,裴晓峰一边一边用右手从怀里掏出桃木剑一边用左手推着季天来的屁股帮他往上爬。好在墓室并不深,他们又站在棺材上,因此很快季天来就爬了上去。季天来往上爬老头儿也没拦着,他只是站在墙角看裴晓峰,好像在等什么。季天来上去裴晓峰就放心了,他看了看老头儿说:“想动手快点儿,要不然老子也上去了。”“你上去就能走的了吗?”老头儿冷哼一声说。裴晓峰见老头没动手,他把桃木剑叼在嘴里手脚并用几下就爬出了墓室。裴晓峰刚从墓室塌陷的洞里爬出来,季天来又喊着有鬼抱住了他的腰。裴晓峰一手搂住季天来住四周看去,这下他可吓坏了,他没想到这个树林里不止有一个老鬼,而是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阴风卷着枯叶扑面而来,周围的大树旁边站着服饰各异的鬼,这些鬼很显然不是一个时代的,有的鬼竟然还穿着清朝的官服。想走是有些难了,这些鬼四周都有,裴晓峰转了一圈儿都没找到空隙,看来要想出去就得硬闯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