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19.第19章 杀出鬼树林全文阅读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天来,别怕,有你裴大叔在。”裴海峰说起这里连自己都不我相信了,他背起季天来然后说:“闭着眼别看,我带你杀回去。”当初上中学打群架的时候在整个学校都没对手,在社会上裴海峰名声也很大,许多社会上的混子都敢惹他,现在的虽然是打鬼,虽然最终决定了要杀回去...
    “天来,别怕,有你裴大叔在。”裴晓峰说到这里连自己都不相信了,他背起季天来接着说:“闭着眼别看,我带你杀出去。”当年上中学打架的时候在整个学校都没对手,在社会上裴晓峰名声也很大,许多社会上的混子都不敢惹他,现在虽然是打鬼,但是决定了要杀出去一股豪气出现在裴晓峰身上,裴晓峰现在什么都不怕了。狭路相逢勇者胜,人鬼都这样,裴晓峰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挥舞桃木剑冲了过去。一个眼中留着血的恶鬼扑了过来,裴晓峰一剑刺了过去,恶鬼被弹出一米多远,接着又有两个长舌头的吊死鬼扑了过来。裴晓峰发现了情况不对,在路上他的剑刺到鬼的身上鬼都是惨叫一声掉下车去,这次一剑才退后一米,如果这些鬼一起扑上来铁定完蛋。裴晓峰急的头上冒了汗,不冲是死定了,冲出去的可能性也不大,他咬了咬牙再次挥剑杀了过去。裴晓峰没练过剑术,一阵乱砍乱杀之后又被逼了回来。“哈哈哈。”笑声在林间飘荡,阴风中就象又人在说话有人哭泣,天就象突然黑下来一样,林中的能见度越来越低。裴晓峰用衣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心想,再杀不出去就挂啦,我他马的虽然只有几个月的命也不能死在这里,再说季天来来这里是因为自己,说什么也得把他带出去。裴晓峰镇定了一下,他虽然打架勇猛但是也不是没脑筋,两次冲不出去他开始想办法。裴晓峰不冲所有的鬼都只是围着,有的鬼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有的鬼比较躁动,到处乱飞,嘴里不时的发出鬼哭鬼叫,随着鬼哭鬼叫声,树林里的阴风更盛。季天来两手紧紧的抱着裴晓峰的脖子不敢松开,眼睛死死的闭着,现在的这些鬼他都能看见,声音也能听见,他的身体抖的很厉害。一分钟过后,裴晓峰没想出什么办法,这些鬼没往前冲好像是有所顾忌,很显然自己的桃木剑对他们伤害不大,裴晓峰开始琢磨他们在怕什么。“都愣着干什么?冲上去杀了他们,很久没有新鲜的人了。”穿马褂儿的老鬼从墓洞里飘出来厉声说道。所有的鬼都开始蠢蠢欲动,老鬼见鬼们没有马上冲上去吼道:“怕什么,他不就是阳气重点儿,再不冲上去杀了他我把你们都炼化了。”这一句管用,老鬼刚说完就有鬼对裴晓峰发起了冲锋。老鬼的一句话提醒了裴晓峰,他听宫天祥说过他的左手阳气超出了一般人,而宫天祥又能住进自己的右臂,很显然自己身体的阴阳二气现在极度分化。左边阳右边阴,这是阴阳体质人特有的情况,《奇门道法》上对阴阳体质讲的不怎么详细。现在清楚了,原来自己身体从出生一直在进行两级分化,可能等到完全分化后自己就死了。裴晓峰在瞬间想通了这一切也想到了对付这些鬼的办法,刚才他一直用右手拿着桃木剑战斗,现在他把桃木剑交到了左手,把右手空了出来。裴晓峰左手挥剑刺向第一个冲过来的恶鬼,剑刚接触恶鬼,恶鬼就一声惨叫化作一道黑烟消散了。一次得手裴晓峰信心大增,他挥剑象鬼杀了过去。桃木剑交到左手威力大增,有的鬼被直接干掉,有的被弹飞。不过左手用剑有个弊端,裴晓峰不是左撇子,速度太慢了,很快,右臂被一个恶鬼抓了一把。裴晓峰是第一次被恶鬼抓到,他感觉右臂一阵冰凉紧接着一阵剧痛,没想到恶鬼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竟然能给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桀桀……,一阵怪笑从背后传来,阴风更盛,周围各式各样的恶鬼更多了。裴晓峰的攻势越来越慢,他不停的转身驱赶逼近自己的恶鬼,现在根本就不顾上杀鬼,只要逼他们离开自己就行。树林里越来越黑,裴晓峰二目圆睁竭尽全力全力想看清自己周围的情况,随着念力用在眼上奇怪的事儿发生了,渐渐的竟然能看清树林里的一切,视力好像比以前好了许多。随着视力变好裴晓峰发现,树林里的恶鬼大多数竟然都是虚幻的,只有几十个有实体,而且他自己现在的位置离树林边缘并不远。疼痛让裴晓峰的右臂动不了,他对背后的季天来说:“天来,扒紧了,咱们快冲出去了。”“裴大叔,我相信你能冲出去。”季天来带着哭音回答道。季天来是裴晓峰见过的最勇敢的孩子,如果换个其他的孩子早就吓晕过去了,听到季天来的声音裴晓峰放心多了。这次看清了就好办,虚妄的那些鬼影就不管他,裴晓峰的攻击直接对准有实体的几十个鬼,随着几声惨叫,他面前挡路的恶鬼被他用桃木剑击飞。到了树林边缘裴晓峰放下季天来说:“天来,赶快离开树林,我来拦住他们。”季天来被裴晓峰放在地上后睁开眼才发现,树林里漆黑一片,他什么都看不见。“裴大叔,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季天来拉着裴晓峰的手喊道。裴晓峰筋疲力尽的靠着树,看着不断接近的恶鬼,他现在必须拦住这些恶鬼给季天来赢得时间,可是季天来看不见根本就无法出去,他一时也没了办法。就在裴晓峰一筹莫展,准备拉着季天来和恶鬼拼命的时候,旁边一棵大树的后面有人说:“小兄弟,我帮你把他带出去,不过你可千万得拦住这些恶鬼。”裴晓峰没想到旁边的树后有人,他吃了一惊急忙说:“是谁?赶快出来。”旁边的这棵树离裴晓峰很近,他没想到树后会有人,如果有人从这课树后突然对他发动袭击他根本就防不住。裴晓峰的话音刚落,披头散发的吊死鬼宫天祥从树后走了出来。裴晓峰看见宫天祥有点儿不放心把季天来交给他,这时五六个恶鬼已经到了离他三四步的地方,剧痛让他的右臂动不了,现在必须拦住这几个恶鬼,根本就顾不了季天来。“好吧,不过把你的舌头收回去,他还是个孩子,别吓到他。”裴晓峰嘱咐了一声就挥剑杀向冲过来的恶鬼。一阵砍杀裴晓峰的后背又被抓了两把,疼痛差点儿让他昏过去,逼退这几个恶鬼后裴晓峰回头一看,季天来已经出了树林,他把桃木剑插在地上向树林外跑去。随着用在眼上的念力松懈,树林里的一切越来越暗,裴晓峰猛地一扑冲出了树林,刺眼的阳光照在身上他一头栽倒在地。“小兄弟,醒醒。”季天来站在裴晓峰旁边关心的拉着他的手,用沙哑的声音喊道。裴晓峰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睁开眼的时候正看见季天来关心的眼神,季天来的眉头有一股黑气在滚动。裴晓峰一下就听出季天来发出的声音不是他自己的,是宫天祥的。“你妈的吊死鬼,竟敢上天来的身,找死?”裴晓峰挣扎的想起来动手。宫天祥急忙说:“别急,别急,小兄弟,我这也是没办法,你总不能让我被阳光的阳气化掉吧,我这可是为了救这个孩子。”裴晓峰转念一想宫天祥想救季天来也确实没其他办法,如果不上季天来的身他出不了树林,在树林里季天来什么都看不见,还只能依靠宫天祥。“好吧,这次就饶了你,咱们走,找个地方你赶快出来。”裴晓峰的右手不能动,他忍着剧痛用左手扶着地爬起来说。两人往村子的方向走,找了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让宫天祥从季天来身上出来,季天来看见宫天祥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嘴里喊道:“裴大叔,有鬼跟来了。”裴晓峰用左手拉住季天来说:“天来,别怕,这个鬼是好鬼,是他把你带出树林的。”一股暖流从裴晓峰的左手进入季天来的身体,随着裴晓峰左手阳气的到来季天来安静了下来,但是他看宫天祥的眼神还是充满不信任。裴晓峰向四周看了看对季天来说:“天来,你去那棵柳树上弄根柳树棍子,咱们得给你的恩人弄个藏身的地方。”裴晓峰的右臂受伤,他不敢再让宫天祥进去,只好弄根柳树棍子暂时带着他。回到村子已经快中午了,一阵鞭炮声传来裴晓峰才想起来今天村长的儿子办喜事儿,季家的人都去坐席了,自己也要去。裴晓峰让季天来带他到村里的卫生所包扎了一下伤口,处理完伤口已经十一点半,他们两人匆忙来到村长家。村长家一片喜庆,裴晓峰也随了礼,现在村里的人大多数都认识他,他在一个小伙子的带领下见了一下村长,然后被安排在屋里坐席。屋里的这桌儿都是村里的长辈,看样子村长对裴晓峰还是很注重,菜正在陆陆续续的端上来,裴晓峰这时才彻底放松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