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20.第20章 有鬼作祟全文阅读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季家寨毗邻山区,这里的人结婚了办喜事儿大都数都在自家,也没上饭店办的习惯,这种喜事儿办出来十分热闹的场面,各种仪式很多。裴海峰回到的时候仪式了举办完后,和他坐一桌的都是些长辈,他是岁数很小的一个,坐在这一桌他感觉有点儿拘谨。坐在裴海峰身边的几个老...
    季家庄地处山区,这里的人结婚办喜事儿大多数都在自家,没有上饭店办的习惯,这种喜事儿办起来非常热闹,各种仪式很多。裴晓峰来到的时候仪式已经举行完毕,和他坐一桌的都是些长辈,他是岁数最小的一个,坐在这一桌他感觉有点儿拘束。坐在裴晓峰身边的几个老人都是季家的长辈,他们也都听到传言裴晓峰来是为了送季永康的尸体,因此他们都从内心很感激,不住的劝酒。坐在裴晓峰对面的是一个奇怪的中年人,他刚坐下的时候有人介绍是个道士,姓王,是西山法华观的住持法师。裴晓峰在收宫天祥的时候,那个警察身上的符就是王道长给的,当时从宫天祥表现出的痛苦表情来看,这个王道长还有点儿本事。也许有本事的人都很矜持,这一座的长辈们除了对裴晓峰特别尊敬就数对王道长尊敬了,就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客气的亲自给他倒酒,可是王道长一直就保持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很不爽。吃过午饭裴晓峰随着季裕一家回了家,路上裴晓峰奇怪的问:“季大哥,怎么你们这里结婚还请道士来?”季裕站住对自己的老婆和大嫂挥挥手说:“你们先走,我和裴兄弟说说话再回去。”两个女人走了季裕说:“裴兄弟,我们这里没这种习惯,不过村长家昨天闹鬼,闹腾了大半夜,今天村长担心儿子出事儿才亲自到西山请来了王道长。”这件事很蹊跷,最近一段日子接连遇鬼,现在村长的儿子结婚前竟然也闹鬼,这个地方简直就是鬼窝。裴晓峰仔细问了一下村长家闹鬼的事儿,季裕也是道听途说,好像是一个红衣女鬼,而且扬言今天晚上就要干掉村长的儿子,让喜事儿办成丧事儿。听到红衣女鬼裴晓峰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他看了看季裕说:“季哥,你还记得咱们昨天晚上回来,我从路上捡了一件衣服的吗?”季裕点点头,裴晓峰接着说:“其实不仅仅是一件衣服,那件衣服上附着一个红衣女鬼。”季裕又点点头说:“裴晓峰,今天上午我听了这件事就怀疑闹鬼的事儿和那件衣服有关,有人在街上见过那件衣服,说是村长儿子前女友的。”“前女友?”裴晓峰从季裕的话里听出这件事不简单。两人一边走季裕一边给裴晓峰讲了村长儿子的事儿,虽然他知道的也不全,都是道听途说。村长的儿子在镇上弄了个机械加工厂,生意很不错,很快他就成了村里的首富。人有了钱说媒的人就多了,千挑万选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四里八乡公认的女神,姑娘不仅漂亮而且温柔善解人意。本来这件事发展的很顺利,两人很快就进入了谈婚论嫁的程序,姑娘顺其自然的也就住在了村长家。两人感情很好,人们都认为是天生一对,没想到就在他们快要结婚的时候出现了状况。做生意的接触的人很多,为了机械厂的发展他和县里的领导走的很近,无意间他认识了一个副县长的女儿,两人很谈的来,竟然恋爱了。为了能攀上副县长这个高枝儿村长的儿子决定抛弃过去的女友。睡了人家再抛弃当然很难,村长的儿子决定用钱解决,他提出给姑娘一定的补偿分手。没想到这个姑娘很倔强,无论给多少钱也不同意分手。“后来这件事怎么解决的?”走到季裕家门口裴晓峰问道。季裕叹口气摇摇头说:“哎,那个姑娘命不好,后来村长的儿子答曰娶她,没想到在上县城的路上出车祸死了。”死了这个结果裴晓峰并不奇怪,不死就变不成鬼了,他奇怪的是为什么在快要领结婚证的时候竟然出车祸死了。季裕推开门回头看看裴晓峰,见他满脸奇怪的样子说:“不仅仅你奇怪,人们都奇怪,有人说她是被村长的儿子害死的,不过这件事谁都没见,也没证据,都是瞎传罢了。”裴晓峰中午喝了不少酒,现在身上的疼痛轻多了,回到季裕家他就睡了,直到吃完饭的时候才起来。吃过晚饭裴晓峰对季裕说:“季哥,我想到村长家去看看,如果真的是那个红衣女鬼,我想劝她离开,毕竟这个鬼是我带回来的。”村长虽然也是季裕的亲戚,但是他对村长没什么好感,一直认为自己老爹的死和村长有关。“管他个球,村长和他儿子都不是好东西,死光才好。”裴晓峰不高兴的说。裴晓峰也理解,不过他还是坚持要去,季裕只好摇摇头随他了。晚上九点多裴晓峰一个人来到村长家,今天由于村长家有事儿,晚上来坐席的人都早早走了,院子里灯火通明,许多人在忙碌着收拾东西。村长看见裴晓峰急忙走过来,不知道裴晓峰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儿。裴晓峰没直接说和红衣女鬼认识,他只是说听说王道长要做法抓鬼,自己好奇想看一看。裴晓峰是不是把季永康的身体运回来村长也想知道,他知道直接问也问不出来,裴晓峰来到他家正中下怀。村长答应让裴晓峰参观,他把裴晓峰带进屋里,让裴晓峰和王道长先聊着。屋里只有王道长和他的徒弟乔梁,王道长正在喝茶,乔梁一个人在摆弄他们带来的各种法器和符纸。乔梁穿着一件水火道袍,长的五大三粗,说话也很粗俗,很直。裴晓峰刚坐下乔梁看了看他说:“哎,那个赔,你来偷艺是不是,我师父做法你看了也学不会。”裴晓峰听了心里不爽,什么叫那个赔,还说自己偷艺:“我说秋凉,我老人家还用偷艺,我可是捉鬼大师。”“叫谁秋凉?”乔梁猛地转过头来显然要急。乔梁还没有什么动作,裴晓峰腾地一下站起来说:“你名字叫秋凉还不让人叫了。”王道长咳嗽了一声看了看乔梁,乔梁好像很怕这个师傅,被王道长一看他不情愿的转过脸去接着整理东西。王道长转过头来看了看裴晓峰说:“年轻人,我感觉你身上有股阴气,养鬼时间长了思维很容易被阴气干扰。”裴晓峰听了心里一惊,宫天祥在自己兜里的柳木里,难道被这个道士看出来了?“王道长,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快递员,不懂得什么养鬼。”裴晓峰故作镇静靠在椅子上说。王道长摇摇头说:“我是不会看错的,你身上的阴气非常重。”裴晓峰呵呵一笑说:“王道长好眼力,我和恶鬼打了一上午受了伤。”王道长听说裴晓峰和恶鬼打而且还受了伤,就想帮他看看伤口,裴晓峰脱掉上衣解开绷带,伤口很长,虽然已经缝合但是整条伤口都出现了红肿,中间露出隐隐约约的黑气。看了裴晓峰的伤口王道长大吃一惊,修炼出实体的恶鬼很少,一般人被这种恶鬼伤到不死也得残废,没想到裴晓峰只是伤口隐隐约约有些黑气,而且这种黑气还有减少的趋势。“道友,是老道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这么高。”王道长眼中充满了敬仰。刚才还目空一切的王道长看了伤口突然大变,裴晓峰和乔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裴晓峰对鬼只是知道个皮毛,他根本就不知道修出实体的鬼一般道士根本就对付不了。重新包扎好伤口王道长问起上午的事儿,裴晓峰把在树林里发生的事儿详细的说了一遍,王道长对裴晓峰越来越敬佩:“道友有所不知,季家庄山下的树林是个鬼林,只有林中那条小路能走人,其他地方根本就没人敢进,普通人进去就算不见鬼也得得病。”听着王道长的介绍裴晓峰吓出了一头冷汗,据王道长说那个穿马褂儿的老头儿是一只千年鬼煞,连地府的黑白无常都奈何不了他。几十年前这头鬼煞在林中聚集了一批恶鬼危害乡里,如果不是有高人把那片树林封印这个村子早就不能住人了。裴晓峰听完之后感到蹊跷,宫天祥也是鬼,但是他能进入那片树林然后出来,难道封印对他就不起作用?宫天祥的事儿裴晓峰没敢说,毕竟弄只鬼在身上不是好事儿,他只好把奇怪放在心里,等以后回去问问老家伙。裴晓峰是个很好的听众,王道长认为裴晓峰道行很深,裴晓峰对王道长还非常尊重,他坐在王道长面前完全就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因此王道长和裴晓峰越谈越想谈。乔梁见师父对裴晓峰非常尊敬也就不敢多嘴,虽然他心里老大的不高兴。收拾完东西乔梁就出去打探情况,他们要等外面收拾桌椅板凳的人都走了再开坛作法。快到十一点的时候,王道长正在给裴晓峰讲抓鬼的经历,乔梁和村长以及村长的儿子走了进来。“师父,人都走了。”乔梁说。王道长看了看村长站起来说:“哪咱们就开始吧,你们两个把东西拿出去就回屋,我不喊你们任何人都不准出来。”村长和他儿子忙不迭的答应着帮王道长师徒往外搬东西,裴晓峰没见过作法抓鬼,他也帮着往出拿东西,半个小时后一个法坛就布置好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