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21.第21章 斗女鬼最新章节_尸体速递员最近更新

    裴海峰这些日子接触到的鬼怪多了,他对社坛作法很敢兴趣,在王道长重新布置的时候他仔细仔细观察,但是他对许多不懂的地方没问,而已默默的的把整个过程记了下去。一切都准备好好后村长和家人都匆忙回屋,前天他们被鬼瞎折腾的够戗,要也不是女鬼准备好把婚礼变丧事儿,前天他们...
    裴晓峰这些日子接触的鬼怪多了,他对社坛作法很敢兴趣,在王道长布置的时候他仔细观察,不过他对许多不懂的地方没问,只是默默的把整个过程记了下来。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村长和家人都匆忙回屋,昨天他们被鬼折腾的够呛,要不是女鬼准备把婚礼变丧事儿,昨天他们全家就都挂了。乔梁按照师父的安排把禁鬼符一张张的贴在门窗上,防止女鬼冲破法阵进屋伤人,王道长则身穿水火道袍脚踏六耳麻鞋站在法坛前准备做法。裴晓峰什么都帮不上,他站在离法坛五六米的地方看着,院子里灯火通明,在院子里拉着十几条绳子,绳子上挂着铜铃,没有一丝风,一切都静的让人心中不安。贴完符乔梁站在一边说:“师父,准备好了。”王道长嗯了一声端起一杯清水漱漱口,然后一手拿起阴阳铃一手拿起桃木剑开始做法。开坛做法必须先念清净咒来摒除污秽之气,只有清净了神明才会降临,法坛才会起到应有的作用。“天清清地灵灵,净符通法界,千里闻遥开,十方清净来,……,神兵火急如律令。”王道长的声音洪亮而悠长,不急不缓,中气十足。裴晓峰心里暗自佩服,高人就是高人,听这声音自己就没法比。念完清净咒王道长开始焚符拘鬼。根据昨天的情况来看,这个女鬼今天一定会来。现在已经接近午夜子时,正是阴阳交替的时间,这个时候阴气最重,女鬼一定就在附近。王道长用右手的桃木剑扎起几张道符,念动咒语,黄色的纸符噗的一下冒出一股白烟燃烧了起来。随着黄色纸符烧越旺,左手的阴阳铃开始摇动,王道长一边摇动阴阳铃一边念咒语。“阴阳之精,神极其灵,收摄阴魅,动隐原形……”这次的咒语非常快,声音变的铿锵有力,裴晓峰感觉王道长的声音有一种金属质感。随着咒语天空中星辰骤然暗淡,阴云密布,阴风骤起,越吹越烈,院中绳子上的铜铃哗啦啦乱响。阴风起后王道长的再次改变咒语,桌子上香炉里的四支粗香急速燃烧起来,发出一股凄惨的绿色火苗。乔梁得意的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的裴晓峰说:“那个赔钱货,看见了吧,这就叫道法。”裴晓峰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突然被乔梁干扰心里非常生气,但是他为了不打扰还是忍了。阴风卷着尘土在院中飞舞,法坛上的五行旗却一动不动,好像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无法吹进法坛。这时一种如诉如泣的声音从院墙外传来,好像许多人在窃窃私语,又好像好多老鼠在磕牙,灯光突然变的昏暗了,就象光上蒙上了一层雾气。“孽畜,还不现形。”王道长用桃木剑象院子的中央一指,纸灰飞舞,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院子中央。裴晓峰一眼就认出这个红衣女鬼就是昨天晚上见的那个,女鬼现形后也看见了裴晓峰。女鬼凄惨煞白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女鬼看了一眼裴晓峰就把脸转向王道长,目光中露出惨然的冷,脸上露出不屑和凶狠:“牛鼻子,这件事和你无关,早早滚开留你一条小命。”王道长看见红衣女鬼也是一惊,鬼怕红神怕黄,红衣鬼比厉鬼还难对付。人死为鬼,鬼死为厉,厉鬼是鬼中鬼,非常难对付,可是红衣鬼的能力却远远超过厉鬼,因为红衣能借天地阴煞之气。“阴阳有序,人鬼殊途,天道使然,你死了就应该到阴间报道,滞留阳界难道就不怕天谴吗?”王道长知道红衣女鬼难对付,准备先礼后兵,劝不住了再动手。裴晓峰听了王道长的话心想,原来抓鬼是这么抓呀,先劝一劝,要是能劝解的了就不用动手了。“瞧见没赔钱的,我师父这叫先礼后兵,以理服人。”乔梁见师父和鬼讲理非常得意。鬼已经出来了,裴晓峰也不再担心干扰王道长了,他呵呵一笑说:“秋凉儿,你他马就会唧唧歪歪的耍嘴,有本事你上呀。”乔梁一仰头哼了一声说:“我上还不到时候,等我师父和这个女鬼讲完了她要是不听就该我上了。”乔梁是王道长的大弟子,得到了王道长的真传,开坛做法画符之类的东西他都会,只是修为不如王道长。每次出来王道上都让他动手历练,这次之所以亲自动手是因为对付的是红衣鬼,王道长自己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让徒弟上去简直就是送死。王道长一反常态絮絮叨叨的和女鬼说了很多,他不想动手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当然说的时候不能表现出是怕了她,而是让她认为为了她好。裴晓峰也是有一样学一样,他和王道长学会了和鬼讲道理。王道长讲的口干舌燥女鬼铁了心要杀村长一家,他实在无奈准备动手,这时女鬼看了看裴晓峰,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纵身扑向王道长。这时裴晓峰当然不能动手了,他是观众,王道长和他的徒弟乔梁才是主演,裴晓峰是担心王道长对付不了女鬼才来的,毕竟自己和这件事有关,如果不管村长一家遇害会内疚的。“秋凉,尼玛还不上,看你师父挨打呀?”裴晓峰站在旁边刺激了乔梁一句。乔梁手持铜钱剑一直在等师父命令,王道长抓鬼一般劝解几句就动手。每次都是乔梁先动,这次等到女鬼扑向师父都没等到动手命令,他听了裴晓峰的话干脆自作主张挥剑迎着女鬼杀了过去。王道长看见女鬼向他冲来随手用桃木剑沾起一张符打了过去,黄纸符打在女鬼身上噗的一声燃起一团烈火,女鬼哀嚎一声掉在地上。乔梁这时正挥舞铜钱剑杀了过去,剑女鬼掉在地上一剑刺向女鬼胸膛。铜钱剑还没刺到女鬼一闪不见了,瞬间女鬼就出现在了王道长背后。这时王道长和乔梁都看不见女鬼,裴晓峰天生阴阳眼,他可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女鬼的利爪抓向王道长的时候裴晓峰大喊:“道长注意背后。”王道长感觉一股阴风扑来,一个空翻从法坛上翻到院子中央。女鬼的利爪直接抓在法坛上,法坛的木桌咔嚓一声裂成两半儿。法坛上的香炉和水碗、符纸、米碗全都掉在地上,香灰被阴风吹的到处乱飞,场面异常混乱。王道长就地一滚就站了起来,手里的阴阳铃使劲摇动,女鬼发出凄惨的叫声,刚才还煞白的脸上出现一道道血痕,灰白的脑浆挂在脑袋上,眼珠子从眼眶里出来吊在了脸上,阴风更盛,铜铃的声音越来越大。“没一个好东西,都去死。”女鬼凄厉的叫声在响彻夜空,随着阴风飞起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不只是符纸和香灰,就连桌椅板凳都飞了起来。王道长彻底傻了,他从来还没抓过红衣女鬼,虽然他知道红衣鬼厉害,但是他自认为自己有多年的抓鬼经验,最多难抓点儿,没想到红衣女鬼的厉害程度竟然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王道长从怀里掏出一串儿铜钱向女鬼打了过去,铜钱还没接近女鬼就被阴风吹飞,乔梁被阴风直接吹起撞在了院墙上,爬了半天也没爬起来,王道长虽然还站着,但是也在一步步的后退。“裴道友,别看啦,快帮忙。”情急之下王道长也顾不上面子了大声喊道。裴晓峰也被风吹的踉踉跄跄的,他看着尖声怪叫的红衣女鬼也没了办法,具体的抓鬼方法他一点儿都不会。“我不会抓鬼,真的不会。”裴晓峰一步步挪向王道长喊道。王道长根本就不相信裴晓峰的话,他听裴晓峰亲口说从有千年鬼煞的鬼树林逃出来,而且从裴晓峰的伤口也能看出来,他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把入体的阴气驱散了。“裴道友,不是客气的时候,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王道长哀求道。裴晓峰走出两步想起上午和恶鬼战斗的经历,自己左手用剑威力巨大,就连有实体的鬼都能打飞,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很管用。裴晓峰使劲迎着风走伤口已经崩开,他忍着剧痛顶着风冲向女鬼挡在了女鬼和王道长中间,伸出左手说:“把剑给我。”王道长急忙把手里的桃木剑递给裴晓峰。王道长的桃木剑可不是旅游纪念品,而是师门传下来的道家法器,裴晓峰一拿到桃木剑就紧紧的握住,一道辉光从桃木剑上闪现。“马勒戈壁,给老子站住。”裴晓峰也想和女鬼讲理。女鬼现在已经被激怒,根本就认不出裴晓峰,裴晓峰刚拿到桃木剑女鬼就扑了过来。“没一个好东西,都去死,去死。”女鬼鬼叫着抓向裴晓峰的脑袋。裴晓峰抬手刺向女鬼的前胸双峰之间,他这么做可不是有所图谋,而是这个位置正好在桃木剑抬起的位置,非常方便。桃木剑的辉光一接触女鬼,女鬼就被弹飞,凄厉的惨叫声异常刺耳,顷刻间阴风停了下来。女鬼掉在地上之后就恢复了原貌,脸上的血和头上的脑浆不见了,只是脸色更加惨白了。女鬼恢复常态之后怔怔的看着裴晓峰,没了下一步的动作,裴晓峰警惕的拿着桃木剑看着女鬼说:“孽畜,你为什么要害人?”这时的女鬼没了刚才的嚣张,她低下头哭了起来,只不过哭的时候没有眼泪,声音非常阴森恐怖。王道长和乔梁看见鬼显现出来阴风也停了才松了口气,他们站在远处没敢过来。“马勒戈壁鬼哭什么,再哭老子收了你。”裴晓峰威胁道。裴晓峰这么说了之后心里感觉好笑,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收了这只鬼。女鬼听了裴晓峰的话一下不哭了,她抬起脸看着裴晓峰,这张脸很美,如果不是惨白的话绝对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