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没眼皮的蚊子小说作品_尸体速递员最新章节_第一章 天黑不出门

    加他变为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无神论者,深信这个世界也没神鬼,指出神鬼的事儿但是是农村人文化素质低,作出解释不了的事儿就都拿神鬼来作出解释。  再后来裴晓峰上了大学,大学本科毕业后找将近工作曾一度在家里呆着,偶尔会有什么招聘人员会就去看一看,撞撞运气。  这是一个秋高神清气爽的因为裴晓峰从小就在灵异事件中长大,这种事儿见得多了也不再害怕,只是感到太诡异太危险了,父母知道情况就把他从农村姥姥家接回城里,哪一年他才五岁。。...

      第一章天黑不出门

      裴晓峰小时候住在东北农村的姥姥家,天生多灾多难。农村的诡异事件很多,他遇见多少次灵异事件已经无法统计,但幸运的是每次都安全。

      因为裴晓峰从小就在灵异事件中长大,这种事儿见得多了也不再害怕,只是感到太诡异太危险了,父母知道情况就把他从农村姥姥家接回城里,哪一年他才五岁。

      回到城里裴晓峰晚上很少出门,灵异事件就再也没发生,渐渐的灵异这个词就从他的生活中淡化出去,随着学识的增加他变成了一个完全的无神论者,坚信这个世界没有神鬼,认为神鬼的事儿不过是农村人文化素质低,解释不了的事儿就都拿神鬼来解释。

      后来裴晓峰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一度在家呆着,偶尔有什么招聘会就去看看,碰碰运气。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收获季节,裴晓峰又参加了一次招聘会,结果再次失望的离开会场,刚一出门碰见一个初中同学小宝。

      “蚊子啊,干啥去啦?”小宝儿还是那种大大咧咧,说话很随意的样子。

      蚊子是裴晓峰的外号,只有中学几个最要好的同学才这么叫他。

      裴晓峰回头看看召开招聘会的那幢建筑的大门说:“找工作,他马的什么玩意儿,辛苦上学这么多年,连口饭都混不上。”

      小宝听了哈哈大笑:“行啦兄弟,别发牢骚啦,咱们哥俩有几年没见啦,喝两杯去。”

      小宝是裴晓峰中学最要好的同学,他看看天色有点儿晚了,想拒绝可是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小宝见裴晓峰犹豫一把拉住他的手说:“走吧,犹豫什么,都这么大了,还晚上不敢出门,丢人不。”

      同学们都知道裴晓峰晚上很少出门,这么多年过去了,童年的事儿大多数都忘了,他对父母晚上不准出门的禁令也不太当回事儿。

      “走,去就去,怕个**。”

      那晚他们在一个叫新天地的酒吧里喝酒,快喝完的时候才想起通知父母一声,裴晓峰的父亲接到电话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早点儿回家,喝完酒两人又是跳舞又是唱歌,和小宝分手的时候已过午夜。

      两人互相留了电话之后就分手了,小宝的家离酒吧不远,公交车已经停了,他不想等出租就步行回了家。

      裴晓峰一个人在空旷的街上等了一阵子,行人很少,来来往往的车从他面前匆匆而过,出现的几辆出租车里都有人,一个人待着有点儿冷,他拉了拉衣服,抱着手慢慢的向自家的方向溜达,一边走一边注意马路上有没有出租车。

      “小伙子,没找到工作吧,我这儿有份工作你干不干。”一个阴冷而悠远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裴晓峰背后传来,吓得他出了一头冷汗。

      裴晓峰回头一看,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干瘪小老头儿,站在背后微笑的看着他,小老头他长的不怎么地,微笑很难看。

      “你丫想吓死我。”裴晓峰长出口气说。

      裴晓峰被小老头儿一吓,心想,要不是看你老棺材瓤子了,铁定暴揍你一顿。

      “年轻人,我是想帮你,不愿意就算啦,你找工作很难,没人敢用你。”干瘪小老头说话的时候很猥琐,也很肯定。

      裴晓峰知道自己脾气大人又直,又喜欢动手,好多工作不是自己不能胜任,而是招聘的人不愿意用自己这种不服管教的人。裴晓峰虽然知道但是嘴上又不愿意承认。

      “我又不是鬼,怎么没人敢用我?”裴晓峰说话的时候伸伸腰,让自己感觉有点儿底气。

      这个老头儿从长相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儿,还想忽悠我,裴晓峰心想:不看看兄弟我是干什么吃的,还能让一个干瘪小老头儿给骗了。

      “小伙子,我的话你可以不信,事实就是这样,我们还会见面的,给我工作你除了能赚很多钱还有许多你意想不到的好处。”干瘪小老头开始忽悠了。

      “得,老家伙,我懒得理你,不早啦,我该回家啦。”裴晓峰不耐烦的说道。

      裴晓峰转身就走,干瘪小老头儿也没拦,只是在他转身的时候发出一阵冷笑,很阴冷的冷笑,声音很刺耳怪异。

      也不知道是不是干瘪小老头儿给裴晓峰带来了好运,和小老头儿分手,没走几步就过来一辆出租车。

      上车说出地址,司机诧异的回头看了看,裴晓峰心里有气:“看什么看?快走,老子又不是不给你车钱。”

      司机嘟囔了一句,往车外看了看,当他看见干瘪小老头在路边咧嘴笑,急忙把车发动起来,着急的挂上档,一脚油门车就窜了出去,好像看见了鬼。

      很快到了裴晓峰家住的那个小区门口,晚上小区不让出租车进,他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司机犹豫了一下又把钱递过来说:“这么大,要不算啦,以后遇见再给吧。”

      裴晓峰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什么意思,老子会赖你车钱不成,别看老子没找上工作,老子不缺钱。”

      “好啦,给你找钱还不行,不依不饶的,没见过你这种人,不要你车钱都不成。”司机说话的声音很小,好像害怕了。

      司机嘟囔着找了钱,裴晓峰下车才发现,车上比街上还冷,真尼玛的不是东西,大半夜的又是秋天,把冷气开那么大干什么。

      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第二天上午没事儿干,中午裴晓峰父母都不在家,他一个人懒得做饭,到楼下的小超市买方便面。当裴晓峰付账的时候从兜里掏出钱来惊呆了,在自己的钱夹里放着几张冥币。

      出了小超市就把冥币扔了,裴晓峰回到家里左思右想之后认定,给他冥币的是昨晚那个出租车司机。

      裴晓峰心想:真尼玛不是东西,还口口声声的说不要钱,没想到拿冥币来骗人,昨天找钱的时候也没细看,要是再让我碰见,饶不了你。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找工作,又过去一个多月,裴晓峰还是没找上工作,于是他决定告别父母到南方去碰碰运气,父母同意了。

      也不知道裴晓峰是不是倒了八辈子邪霉,走了几个城市都没找到工作,他很颓废,反正是没脸回去,身上的钱快花完了,只好打打零工挣口饭钱,这样一来裴晓峰接触倒了乡下来的民工们,和他们混在了一起。

      虽然没找到正式工作,日子混的也倒是快活,白天做些零工,晚上在出租屋里喝酒打屁。由于裴晓峰为人正直仗义,因此在民工中间人缘儿很好。

      一天晚上裴晓峰刚刚吃过晚饭,一个山西的小伙子坐在街口给大家讲鬼故事。这条街是棚户区,家家户户住的都是外来的民工,他是和两个河北的小伙子合租,他们吃了饭就拉着裴晓峰到处游荡,午夜前很少回‘家’。

      山西小伙子讲的是他们家乡流传的捣地鬼的故事,在裴晓峰依稀的童年记忆中,这种所谓的捣地鬼他见识过,很怪异,但是根本就没什么鬼。

      捣地鬼现象很有趣,他能偷盗百姓家的东西,还是在你眼皮子低下偷。

      当捣地鬼事件发生时,现场的人会先听见在地下深处发出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的时候,就会看见自家的米缸【北方农村过去习惯把米放在缸里或者罐子里】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米缸走一段路程之后啪地一声裂开,缸里的米就会散落在地上,把米收起来之后就会发现,米丢了一部分。

      裴晓峰一边听他讲,一边东张西望,有点儿心绪不宁。

      突然,一个干瘪小老头儿出现在路灯下,他看着裴晓峰在微笑。

      这个小老头儿裴晓峰见过,就是想雇佣他的那个,真是阴魂不散,走到哪儿也能碰见他,老头儿见裴晓峰看见他,走了过来。

      “蚊子,又见面了。”干瘪小老头儿猥琐的笑着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裴晓峰见了他就没好气:“老家伙,真能啊你,走这么远都能看到你。”

      “给我打工吧,一天一百二十五,有活儿加倍,奖金另算。”干瘪小老头答非所问的说。

      围着听故事的人都被干瘪老头儿吸引过来,有人说:“老先生,把我也雇上吧,我什么活儿都能干。”

      干瘪老头儿露出猥琐的微笑说:“蚊子胆儿大,我的活儿只有蚊子能干,其他人干不了。”

      蚊子是裴晓峰的绰号,只有很好的朋友和同学才这么叫,在他嘴里叫出来裴晓峰感觉怪怪的。

      “切,搞的神神秘秘的。”山西小伙子本来就对干瘪老头打断他讲故事不满,一撇嘴说道。

      干瘪小老头儿也不生气:“今天就有活儿,不信你们跟我去看看,你们谁干的了就留下给我打工,虽然我公司人少,工作地点不稳定,但是收入非常高。”

      裴晓峰上一次见干瘪小老头儿认为他在拿自己寻开心,这次不这么认为了,在场的七八个小伙子都是北方来的打工仔,他们干的是体力活儿。由于没技术,每天的工资很少,没几个超过一百的,在两个同屋小伙子的怂恿下,裴晓峰答应和干瘪小老头一起去看看,如果这个活儿适合干就答应他。

      在干瘪小老头儿的带领下几个人来到一间别墅,这里是富人区,小区的绿化面积很大,道路非常干净,一眼望去赏心悦目。

      让裴晓峰惊奇的是,他们进小区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保安不管,好像没看见他们一样,平常这种小区普通民工根本就不让进,看来干瘪小老头儿在这儿混的还不错。

      别墅很大,四层楼,院子里花草繁盛绿树成荫,在空地上停着一辆箱式小货车。

      大家走到门口电动门自动打开,一个穿着唐装的胖老头儿笑呵呵的从屋里出来:“老爷,你们回来啦。”

      干瘪老头儿面无表情的嗯了一身,胖老头儿站在一边笑着看着几个人,所有人都感觉他看几个人的样子就像看盘子里的脆皮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