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没眼皮的蚊子小说作品_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_第五章 老子不怕你

    响了:“别,你别走,你一走他们便会回来,但是你也别始终站在棺材旁边,我很不很舒服。”  裴海峰倍感很奇怪,尸体怎么会很不很舒服,么他还也没彻底死掉?  “老伯,你也不是死了,怎么会很不很舒服?”裴海峰很好奇的问着。  在裴海峰问话的时候,张家哥儿俩处理掉这个词三年多没用了,自从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裴晓峰心里就没了自信,过去和人打架从来都是一句处理掉,而且从来都没吃过亏。。...

      裴晓峰见刘家哥儿俩不再害怕心里更踏实了,心想不管这两个穿中山装的是什么人,只要他们敢过来就直接处理掉。

      处理掉这个词三年多没用了,自从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裴晓峰心里就没了自信,过去和人打架从来都是一句处理掉,而且从来都没吃过亏。

      裴晓峰信心十足的说:“刘哥你们过来守着,这两个家伙就交给我了。”

      刘家哥儿俩拎着椅子来到棺材边,两人一前一后站好后裴晓峰准备离开,这时棺材里一个低沉而又急促的声音响起:“别,你别走,你一走他们就会过来,不过你也别一直站在棺材旁边,我很不舒服。”

      裴晓峰感到奇怪,尸体怎么会很不舒服,难道他还没有彻底死去?

      “老伯,你不是死了,怎么会很不舒服?”裴晓峰好奇的问道。

      在裴晓峰问话的时候,刘家哥儿俩都紧张的看着他,他们什么都没听见,不知道裴晓峰为什么这么说,心里都把裴晓峰当成了大师,连看裴晓峰的目光都变得非常尊敬和钦佩,就像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看着一尊佛像。

      “我也不知道,你一靠近棺材我就感到好像有一股吸力,好像要被吸进一个黑洞。”这次声音很明显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裴晓峰对应对这种神神叨叨的事儿一点儿都不懂,他相信世界上有许多神秘的存在,有许多人类无法解释的事儿,怎么应对这种事儿需要相关的知识,现在什么都不懂只好坚持一会儿算一会儿了。

      裴晓峰往前走了几步,棺材里的声音再次出现:“可以了,现在好受多了。”

      反正现在是耗时间,裴晓峰拉过椅子坐下,两眼一刻也不离灯光和黑暗交界处的两个穿中山装的人。

      过了一个小时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开始急躁起来,再有两个小时就天亮了,灰脸吼道:“小子,赶快离开,别多管闲事,不然以后主上和你没完。”

      裴晓峰见对方说话哈哈大笑说:“有本事过来,老子不怕你。”

      花脸也急了,他来回走动,不时的向灵棚靠近又退回去,嘴里不停的怒骂,骂声如诉如泣充满了怨毒。

      谩骂不行花脸开始玩儿起了变脸,他不停的到处乱跑,花脸一会儿变绿一会儿变红,并且发出凄惨阴森的笑声,笑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让人毛骨悚然。

      裴晓峰担心刘家哥儿俩坚持不下去,他头也不回大声喊道:“刘哥,你们两个把眼闭上,把耳朵堵上,别管发生什么事儿都别动,只管站在那里别动。”

      两人现在对裴晓峰非常信任,听了裴晓峰的话马上放下椅子闭上双眼,用双手把耳朵堵住。

      花脸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停下,裴晓峰无动于衷的看着,偶尔点支烟,就好像在看一场精彩的表演,虽然他心里也在担心,怕这两个家伙不顾一切的冲过来,但是他竭力不在脸上表现出来。

      花脸停下无奈的看了看灰脸,他现在已经黔驴技穷,在等灰脸想办法。

      灰脸骂道:“骂道,敢和爷作对,迟早收了你。”

      “大哥,现在咱们怎么办?”花脸问道。

      灰脸上前一步说:“我来对付他。”

      灰脸说完顷刻间阴风凄惨,黑雾从黑暗中弥漫而出向灵棚围了过来,黑雾中传开飘忽不定的凄惨的哭声,灵棚在黑雾中摇摆不定,似乎要塌了。

      裴晓峰感觉一阵晕眩,他使劲晃了晃脑袋,一个电钻开动的刺耳声音在脑海中出现,他感觉这个声音是从脑袋内部出现的,而不是耳朵听见的。

      现在裴晓峰真的没什么办法了,自己又不是抓鬼大师,再说面前的这两个东西倒是是什么也弄不明白,虽然他坚信世界上没鬼,但是影视剧关于鬼怪的叙述对他的影响很大,他不自觉的进入了一种幻觉中,眼前到处鬼魅漂浮,血山尸海在围着他旋转。

      “不要抓我,救我,救我。”刘老伯的喊声突然钻进裴晓峰的耳朵。

      裴晓峰一激灵,眼前的一切猛然消失不见,裴晓峰发现灰脸已经进了灵棚,离棺材还有五六步,正站在那里做一个套古怪的动作。

      “尼玛的敢迷惑老子,找死。”裴晓峰毫不犹豫的大吼一声扑了过去。

      裴晓峰两步就来到灰脸背后,一拳打向灰脸的脑袋。

      裴晓峰中等个子,体格也很普通,但是他出拳的力度却非常大,在大学的时候打架很少有人挨他一拳不倒的。

      灰脸发现裴晓峰过来急忙回头,裴晓峰的拳头正打在他的脸上。

      裴晓峰感觉好像没打着东西,空荡荡的,没有着力感,差点儿闪了胳膊,但是他却看见灰脸一声惨叫倒飞出去,倒在棺材边的地上。

      不管打到没打到这一拳是起了作用了,裴晓峰扑上去一脚踢在灰脸的肚子上,灰脸被他踢的飞了起来,落在五六米远的地上。

      踢灰脸的时候还是没感觉,但是有效果,这次裴晓峰的胆气更足了,他也不考虑怎么就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再次扑了过去。

      灰脸也没想到裴晓峰能打到他,他第一次被打倒就愣住了,竟然没有躲避,当第二次被裴晓峰踢飞才反应过来,刚一落地就消失不见了。

      胆气都是练出来的,本来裴晓峰就是无神论者,再加上最近两天怪事儿不断都没有对他不利,他虽然感觉奇怪但是一点儿都不害怕了,现在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在他眼里就是两个小痞子,如果他们敢过来他相信自己一定会给他们一顿暴揍。

      灰脸再次出现在花脸身边显得很颓废,花脸也感到震惊:“大哥,咱们走吧,惹不起。”

      “回去怎么和主上交代,难道说咱们被一个人给打回来了?”灰脸恶狠狠的问道。

      “哪,哪咱们也没办法,这个小子阴气比咱们还重,咱们根本就承受不了呀。”花脸叹口气说。

      两人在远处说话裴晓峰根本就听不见,他见灰脸跑了就再次坐在椅子上,信心十足的看着他们,现在连个穿中山装的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好像随时就会消失一样。

      一个小时过后,东方发出鱼肚白,马上就要天亮了,裴晓峰感到有点儿困了,两个穿中山装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裴晓峰点了支烟狠狠的吸两口开始闭目养神。

      鸡叫声传来,刘家哥儿俩放下酸困的双臂睁开眼,看见周围什么都没有,穿中山装的两个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裴晓峰手里夹着一根烟好像睡着了。

      “大哥,我过去叫醒裴大师,问问情况。”刘涛活动了一下胳膊准备过去。

      “别过去,让裴大师休息一会儿吧。”刘海一把拉住刘涛的胳膊说。

      裴晓峰闭眼就睡着了,直到烟头烧到手才惊醒,他腾地一下站起来,一看天亮了才再次坐在椅子上。

      “裴大师,他们走了。”见裴晓峰醒了刘海说着和刘涛匆忙过来。

      裴晓峰被他们叫大师叫的有点儿不习惯,怎么一夜之间兄弟就变大师了,他急忙站起来说:“刘哥,别这么叫,还是叫兄弟听的舒服。”

      刘家兄弟也是爽快人,两人哈哈笑着叫了声兄弟。

      不一会儿有人来接替他们,他们三个回到刘家,刘梅像是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跑了出来。

      “裴哥,晚上没事儿吧。”刘梅一出门就拉住裴晓峰胳膊问道。

      “去去去,瞎嚷嚷什么,晚上可把我们吓坏了。”刘涛扒拉开刘梅拉着裴晓峰胳膊的手。

      “哥,快说说,晚上到底看见什么了?”见刘涛这样说刘梅好奇的问道。

      如果把昨晚的事儿说出来肯定会把这个女孩子吓到,裴晓峰还没等刘涛说话急忙说道:“也没什么,晚上挺好的。”

      刘海听裴晓峰这么说向裴晓峰投来钦佩的目光,他知道裴晓峰怕说出昨天的事儿他的家人会更加担心,他急忙对刘梅和刘涛说:“行啦,别说啦,先让裴兄弟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下,昨天一夜都没睡上他一定很困。”

      昨天晚上裴晓峰打灰脸的时候刘海偷看了,他吃惊的发现两个穿中山装的根本就不是裴晓峰的对手,裴晓峰打他们就像大人打孩子一样。

      刘海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他确信两个穿中山装的就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叫差鬼,他们是来带走父亲魂魄的,裴晓峰竟然能暴打叫差鬼这可太神了,既然父亲不愿离开现在就只有裴晓峰能把叫差鬼挡住。

      裴晓峰吃过早饭就回屋休息了,刘海等裴晓峰休息之后把昨天看到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

      老太太听了半天没说话,鬼这种事只是人们口口相传,没人见过,谁知道这次竟然真的出现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农村都讲究停尸三天或者七天,现在是秋天,中午天气还很热,尸体不可能停七天大办丧事儿,他们只能停三天。

      常言道入土为安,只要尸体入土一切就都结束了,老太太相信如果还没入土魂魄就被勾走会很不吉利,她决定再去求裴晓峰,让他再留一个晚上,等到明天出殡之后再离开。

      吃过午饭老太太带着儿女到裴晓峰屋里找他,提出让他再帮他们一晚上,裴晓峰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儿裴晓峰有了底气,反正急着回去也没事儿干,他对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也非常好奇。

      刘梅见两个哥哥神神秘秘的,知道昨天晚上有事儿发生,下午她就找到母亲,要求晚上替父亲守灵。

      老太太起初根本就不答应,但是刘梅毕竟是南开大学的高材生,不到一个小时她母亲就被他说的没话可说,老太太最终答应了。

      晚上裴晓峰再次守灵,不过这个晚上风平浪静,整个晚上刘梅都围着裴晓峰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第二天刘梅简直成了裴晓峰的小妹,刘海和刘涛倒被晾在了一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