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没眼皮的蚊子小说作品_尸体速递员全文在线阅读_第六章 阴阳体质阴阳命

    老头儿,省得弄差了,此外他除了许多话要问干瘪瘪小老头儿。  胖管家没问钱的事儿,他后转身走出来别墅的时候胖管家说他主人会去找他的。  回转租屋裴海峰倒头就睡,天黑了之后被一阵敲敲门声从梦中惊醒,打开门一看干瘪瘪小老头儿笑嘻嘻的站着门外望着他。  裴海峰相离开刘家的时候刘梅悄悄的问了裴晓峰地址,她说还有多半年就大学毕业了,至于大学毕业后她想怎么样没说,裴晓峰也没多问。。...

      出殡之后裴晓峰才离开刘家,临走的时候刘老太太非要再给他一万元钱,裴晓峰现在非常了解刘家的情况,他家也没多余的钱,这些钱是赔偿款,因此他惋言拒绝了。

      离开刘家的时候刘梅悄悄的问了裴晓峰地址,她说还有多半年就大学毕业了,至于大学毕业后她想怎么样没说,裴晓峰也没多问。

      回城后裴晓峰把车停到别墅院子里是下午,他没看见干瘪小老头儿,穿唐装的胖管家也没让他进门,带回来的酬金没给胖管家,钱必须交给干瘪小老头儿,免得弄差了,另外他还有许多话要问干瘪小老头儿。

      胖管家没问钱的事儿,他转身走出别墅的时候胖管家告诉他主人会去找他的。

      回到出租屋裴晓峰倒头就睡,天黑之后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干瘪小老头儿笑嘻嘻的站着门外看着他。

      裴晓峰相信干瘪小老头儿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他没好气的掏出一万元钱丢给小老头儿说:“拿着你的钱滚打,以后不给你打工了。”

      裴晓峰说完就要关门,干瘪小老头猥琐的笑着说:“蚊子,难道你就不想和我谈谈路上遇见什么啦?”

      裴晓峰没好气的看着个干瘪小老头说:“老家伙,你他马的心真够黑的,这种玩儿命的活儿也让老子去干,你咋自己不去?”

      干瘪小老头也没生气,往前凑了凑说:“这种事对别人来说还真是玩儿命,至于你吧只能是有惊无险。”

      现在裴晓峰非常想知道情况,他转身回屋说:“进来吧,我有些事儿想问一问你。”

      干瘪小老头猥琐的探头向屋里看了看说:“还是算了吧,没吃饭吧,要不咱们出去吃顿饭吧。”

      裴晓峰睡了几个小时早就饿了,很爽快的答应了。

      吃饭没进饭店,而是找了个人不多的大排档,叫了菜和啤酒坐下,裴晓峰给小老头儿和自己倒上酒说:“老家伙,说吧。”

      干瘪小老头露出猥琐的笑容,而且很得意:“蚊子,具体和你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样吧,先把你的经历和我说说。”

      裴晓峰把整个过程毫无保留的和干瘪小老头说了一遍,干瘪小老头边听边神秘的笑,裴晓峰越说越生气。

      “你他马笑什么,是不是耍了我感到高兴?”裴晓峰喝了一大口啤酒把杯子狠狠的咣铛一声放在桌子上说。

      “别,蚊子,别误解我,有些事我确实没和你说,要是你答应给我做徒弟我就告诉你。”干瘪小老头没动啤酒杯也没拿筷子,两手支着脑袋盯着裴晓峰说。

      裴晓峰给自己倒满酒说:“想都别想,还想再骗我。”

      其实干瘪小老头也没骗裴晓峰,这次裴晓峰出去赚了一万三酬金,路上的费用还剩下五千多,一趟下来一万八,这种工作的收入是其他普通工作的几倍。

      经过打那个穿中山装的灰脸裴晓峰对这种工作有了信心,他相信就算真的人死了有残存的念力也伤不到自己,现在这么说只是生干瘪小老头的气说的气话。

      “蚊子,其实我收你为徒也是好心,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很好,但是你这种体质的人一般都活不过十五,你能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你活不过二十五岁生日。”

      干瘪小老头说的有些危言耸听,但是最近几天裴晓峰怪事儿见多了,对他的话多少有点儿相信。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裴晓峰嘴上可不这么说,他可不愿意让这个老家伙看见自己害怕去求他,到时候他就更拽了。

      干瘪小老头似乎看透了他的心里,他也没有强求裴晓峰做他的徒弟,提出只要答应接着给他打工就告诉他一些事儿。

      为了弄清真相裴晓峰只好答应暂时给他打工,至于什么时候离开到时候再说。

      干瘪小老头做出了让步,裴晓峰对他的太度缓和了许多,指了指酒杯说:“喝吧,这次我请客,别客气。”

      干瘪小老头没喝酒也没吃菜,他看着裴晓峰吃喝默默叨叨的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裴晓峰是一个少见的阴阳命的人,所谓阴阳命就是阴年阴月阴日生和阳年阳月阳日出生的人。

      人的命有四种,一种是普通人也就是阴阳基本平衡的人,这种人不管命相偏阴还是偏阳都在一定的范围内,除了脾气有些不同外其他的都不受影响。

      另两种是纯阴和纯阳命的人,孤阴不生孤阳不长,这两种命相的人一般都长不大,很难过十六岁。

      第四种就是裴晓峰这种阴阳命的人,这种人理论上讲不可能出现,至于他是怎么生出来的恐怕只有自己的母亲知道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出生的时候正是阴阳交替的时候,而且生出来一部分又被收回母亲的身体,然后又被生出来。

      这种解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裴晓峰根本就不相信,后来干瘪小老头给他分析了尸体说话他才相信小老头有点儿本事,才认为自己出生的时候真有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故。

      干瘪小老头告诉他尸体和他说话确实是尸体的残念影响了他的大脑,由于他是阴阳之体,所以这些残存的念力能和他沟通,对他身体没什么影响,如果是普通人受了这种残存念力的影响多半会生病的。

      干瘪小老头讲述的时候还说了许多道家的观点,这些东西裴晓峰听了非常新奇,随着越来越相信干瘪小老头的话他害怕起来,根据干瘪小老头的说法,他还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哎,老先生,大师,你就帮我一下吧,我知道你是高人,一定会有办法的。”裴晓峰放下了姿态,气也消了,求开了干瘪小老头。

      干瘪小老头摸了摸没有一根胡子干瘪的下巴说:“你是阴阳之体,本来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要想活下去必须要使天道所容,只有不违天道你才能活下去。”

      裴晓峰虽然没听懂,但是他知道自己有救,一下高兴了:“老先生,这么说我还有救?”

      “当然有救,不过我救不了你,救你只能靠你自己。”干瘪小老头现在的样子很神秘也很欠揍,不过裴晓峰还是忍了。

      裴晓峰经过进一步询问才知道,天道就是自然,想弄清天道理解天道的运行需要许多知识,现在一下也解释不清楚,需要裴晓峰先学习一些知识以后再向他解释。

      裴晓峰吃饱了之后抹了抹嘴站起来付了帐,干瘪小老头一口也没吃,酒也没喝,要的五瓶啤酒都让裴晓峰喝了,他站起来有点儿晃。

      干瘪小老头从兜里掏出一本薄薄的泛黄的线装书递给裴晓峰,告诉他这本书讲述了一些道法的基础,让他回去认真学习,以后的任务中用的着。

      裴晓峰看都没看就把书塞进兜里,反正现在也答应给这个老头儿打工了,他给书看自然有他的用意。

      离开前裴晓峰晃着脑袋问干瘪小老头姓什么叫什么,干瘪小老头猥琐的笑着说:“不给我当徒弟就别问了,等什么时候答应给我当徒弟我再告诉你。”

      干瘪小老头转身走了,天已经很晚快到午夜,裴晓峰一个人站在冷清的路边等出租车,这里虽然离居住的棚户区不远,但是现在自己也是有钱人了,而且还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他相信自己以后再也不用为了省钱往回走了。

      晚上打车不容易,过往的车都有人,好不容易拦住一辆没人的出租车,上车说出地址,司机诧异的往后看了看,他感到这个司机好像在哪儿见过。

      今天酒喝了不少,车开起来之后裴晓峰就靠在后座上睡着了,不一会儿司机喊道:“嘿,大哥,到啦。”

      裴晓峰醒来掏钱准备付车前,司机看着他表情古怪的说:“大哥,不用付钱了。”

      这一句不用付钱提醒了裴晓峰,这时他想起来了,这个司机就是上次拿冥币找零的那个出租车司机。

      “玛德这次让老子逮住了吧,上次拿冥币骗我。”裴晓峰伸手一把抓向司机。

      司机象见鬼一样噌的一下从车里跳了出去,连车门都没开。

      裴晓峰开门下车用手指着司机说:“你还敢跑,信不信我灭了你。”

      司机害怕的站在马路上说:“大哥你别过来,听我解释好吗?”

      裴晓峰站住说:“说吧,要是解释不出个道理来有你好看。”

      “大哥,我前一段日子出车祸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司机的话一出口裴晓峰明白了,刚才干瘪小老头和裴晓峰说过,由于他是阴阳之体,所以他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个司机有可能也是一段残存的念力。

      裴晓峰看着司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好啦,死活就别说了,解释解释你为什么骗我。”

      通过司机解释才知道,这个司机出车祸死了,但是他心里非常担心自己上大学的妹妹,于是就来到这个城市每天还是坚持出车,想赚钱供妹妹完成学业。

      这个司机普通人当然看不见了,所以他从死到现在就在两个城市拉过两次客人,这两次还都是裴晓峰。

      裴晓峰对这个司机非常同情,死了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妹妹,他叹口气说:“兄弟,我最近也没事儿干,要不我替你看看你妹妹去。”

      司机扑通跪下说:“太谢谢你了,大哥,你是我们兄妹的恩人,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裴晓峰心想,人都死了就剩一丝残念了还报答个屁呀,不过他没说出来。

      司机姓赵,他的妹妹叫赵雅茹,在本市的科技大学读书,裴晓峰把这些都郑重其事的记在兜里的一个小本子上,司机千恩万谢之后又说了许多拜托的话才开车离开,当司机走了裴晓峰才想起来忘了问一问,一丝念力怎么还能开车,他是怎么把车开走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