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没眼皮的蚊子小说作品_尸体速递员最新章节_第七章 新的任务

    长时间没见他了。”赵雅茹说话的的时候左顾右盼,像是有事儿像。  “雅茹,你是也不是有事儿要回去?”裴海峰问着。  赵雅茹点了点头说:“我的情况大约我哥和你说了,昨天是星期六,我在家政服务公司找了份小时工的工作。”  赵雅茹的情况她哥哥都说了,第二天裴晓峰起床就去了科技大学。。...

      裴晓峰一回屋,和他一屋的两个河北小伙子就奇怪的问他在街上和什么人说话,他问了一下情况,原来两个人不仅仅没看见人,连出租车都没看见,他只好推脱自己喝多了,自言自语哪。

      第二天裴晓峰起床就去了科技大学。

      科技大学在东郊,乘坐地铁再倒公交车,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到。

      赵雅茹是个穿着普通,长相比较出众的女孩子,她疑惑的看着裴晓峰,有点儿不相信裴晓峰的话。

      “你真的是我哥哥的朋友,他怎么不来,我好长时间没见他了。”赵雅茹说话的时候左顾右盼,好像有事儿一样。

      “雅茹,你是不是有事儿要出去?”裴晓峰问道。

      赵雅茹点点头说:“我的情况大概我哥和你说了,今天是星期天,我在家政服务公司找了份小时工的工作。”

      赵雅茹的情况她哥哥都说了,看来这个女孩子生活有了困难,他哥哥告诉裴晓峰赵雅茹由于生活拮据身体一直不太好,如果她不是生活有困难一定不会去干小时工。

      裴晓峰毫不犹豫的从兜里掏出三千元钱说:“雅茹,这是你哥哥让我给你带来的,他有些事儿来不了。”

      赵雅茹犹豫了一下接过钱说:“裴哥,我哥哥现在还好吗,他怎么不自己来?”

      裴晓峰笑了笑,晃了晃脑袋说:“你哥哥最近很忙,来不了。”

      赵雅茹最终没有去工作,她带着裴晓峰回她的宿舍坐了坐。

      宿舍是四人一间的,赵雅茹的床很简朴,所有的东西都旧的,让裴晓峰看着有点儿心酸。

      “雅茹,你哥哥怎么这么小气,连几件像样的衣服都不给你买?”裴晓峰问道。

      赵雅茹叹口气说:“裴哥,我家情况特殊,我父亲终年卧床,母亲既要种地又要照顾父亲,哥哥每月还得负担父亲的医药费,他也非常辛苦的。”

      听了赵雅茹的话裴晓峰想了想说:“雅茹,我和你哥哥象亲兄弟一样,你家的情况他一直都不和我说,走,我带你买衣服去。”

      赵雅茹摇摇头没往起站,裴晓峰站起来说:“雅茹,你们兄妹怎么都这样,我不能看着你受这个苦。”

      在裴晓峰的劝说下赵雅茹勉强同意了,两人利用一上午给赵雅茹买了两身衣服和一部手机,裴晓峰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赵雅茹,两人在街上吃过午饭他才把赵雅茹送回学校。

      下午回到出租屋裴晓峰开始看那本线装书。

      书很薄,十几页的手抄本,很漂亮的小楷,书名叫《奇门道法》,这是第一卷。

      书名很怪,但是内容并不复杂,这本书好像是一种道法的总纲,最后三页是各种名词解释和基础知识的讲解,用半文言写成的。开头两章很容易就理解了,后面的有些基础知识他不懂,只好略过不懂的地方,等以后见到干瘪小老头儿再问。

      一下午书看的头昏脑涨的,也对鬼有了一个正确的理解,鬼就是残存的念力附着在魂魄上,对人类死去残存念力有了个正确的认识裴晓峰心里更踏实了,接下来的几天他每天除了吃饭都是研究这本书,一个星期后除了很少一部分看不懂外剩下的就都弄通弄懂了。

      随着对这本书的理解裴晓峰知道了什么是阴阳之体,原来所谓的阴阳体质就是阴气和阳气在一个人体内无法调和各自为政。这种人生下来和普通人一样,随着岁数的增加阴气和阳气开始慢慢分离,直到有一天阴气和阳气完全分离人就死了,裴晓峰开始替自己的未来担心起来,也许老家伙说的是真的,自己只能活一年了。

      就在裴晓峰准备再次去找干瘪小老头的时候他出现了,小老头还是不愿进裴晓峰的出租屋,站在门口捂着鼻子说:“小子,这个屋里一股臭味儿,现在你也是有钱人了,就不会租个好点儿的房子?”

      裴晓峰现在兜里有一万多,他倒是想租一间好点儿的房子,但是租房子都是按年交房租的,他的一万多元钱根本就不够。

      “靠,一万多就成富人了,我倒是想租间像样点儿的房子,现在就不吃不喝钱也不够。”裴晓峰不满的说。

      “小子,现在知道钱重要了吧,给我公司打工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富人,如果你当我徒弟,我把我名下的股份给你一半儿,你马上就会成为富人。”干瘪小老头儿又开始忽悠裴晓峰。

      裴晓峰对做干瘪小老头的徒弟不感兴趣,他现在关心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死,用什么办法才能救自己。

      裴晓峰询问自己的情况干瘪小老头不愿多说,但是在收回第一本书之后又给了他一本,是《奇门道法》的第二卷,还告诉他能不能得救就看自己了。

      裴晓峰把第一本自己不懂的地方翻出来请教,干瘪小老头儿也倒是不吝啬,都进行了详细的解答,让裴晓峰有了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临分手的时候干瘪小老头告诉裴晓峰别去找自己,如果有什么需要打电话就可以了。

      裴晓峰感觉干瘪小老头好像在故作神秘,他答应的很爽快,心想,装吧,再装逼也不给你当徒弟。

      一个月后裴晓峰看了四本书,现在他感觉自己完全能胜任运送尸体这份工作了,干瘪小老头在送书的过程中告诉裴晓峰,他和自己的哥哥合开了一个快递公司,运送尸体是快递公司的一项业务。

      天通快递公司的名字他听说过,没想到这个快递公司竟然还快递尸体,真是怪事年年有唯独今年多,不是亲身经历谁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月里裴晓峰又到过几次科技大学,晚上也多次接触赵雅茹的哥哥,他对这个出租车司机很感兴趣,正好利用这段残存的念力来对书上说的知识进行验证。

      赵雅茹逐渐接受了裴晓峰,由于见不到自己的哥哥,她把裴晓峰当成了自己的哥哥,开始和裴晓峰无话不谈。

      赵雅茹很健谈,这个月是裴晓峰大学毕业后过的最高兴的一个月,他不用再到处打零工赚钱,在给父母打电话的时候告诉老爸自己找到了工作,工作很高,一月七八千,他还给父母买了礼物。

      当第四本书看完的时候干瘪小老头找到裴晓峰,见面还是先劝他给自己当徒弟,被裴晓峰拒绝之后也不生气,他收回第四本书,把第五本书给了裴晓峰之后告诉他,又有一具尸体需要他运送。

      这次是到约定的地点接的尸体,他没有见到委托人,干瘪小老头儿猥琐的笑着把写着地址和电话号码联系人的纸条递给他,告诉他这个人要赶快送到,路上小心警察。

      裴晓峰接过纸条和一万元路上的费用说:“这不是废话吗,干这种事儿是违法的,当然得躲着警察了。”

      无论裴晓峰怎么说干瘪小老头儿也不生气,指了指车门说:“蚊子,赶快上路吧,早去早回,祝你一路顺风。”

      裴晓峰上车关上车门,看了看车下的干瘪小老头说:“放心吧,你不是说我还有一年才死吗,我会没事儿的。”

      有上次的经验和干瘪小老头给的那些书的知识,裴晓峰对人的死去有了重新的认识,他知道人死在外地都会有残念存在,这种残念只有回到老家入土之后才会消散,魂魄才会再次被利用起来,也就是人们说的进入地府去投胎了。

      车开出市区上了高速,车速提起来后开了一个多小时裴晓峰感到很沉闷,这时他想起了车后拉着的尸体,和他聊聊天也是一种解闷的好办法。

      “嘿,兄弟,聊个天儿吧。”裴晓峰目视前方喊道。

      等了三分钟没听到有人回答,他又喊道:“嘿,兄弟,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一千多公里的路,就这么闷着呀。”

      又过了一分钟终于有人回答了,这个声音显得非常疲惫和苍老:“小伙子,没见过你这么胆大的,刚上路就和死人聊天。”

      裴晓峰听了哈哈大笑说:“知道自己死了,这样也好,免得回了老家执念不散,执念不散会很辛苦的。”

      这段高速走了八个多小时,快天亮的时候才离开高速,裴晓峰一路和尸体聊天,知道很多消息。

      这具尸体是被人下毒害死的,死了之后由于老家有关方面的介入差点儿被火化,他的两个儿子偷出尸体委托天通快递公司把尸体运回老家,他们要留着尸体去告状。

      裴晓峰听了之后心想,老东西,什么生意都敢接,这可是和有关方面作对,你这是不把我害死不罢休。

      本来裴晓峰想掉头返回去,可是完全了解情况之后他改变了主意。

      这具尸体家里很可怜,妻子多年疯癫,两个儿子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住在一个山村里,很巧的是离上次送尸体的山下村还不远,不到一百公里。

      村子也靠着一座山,由于这座山山势平缓风景优美,于是天域开发公司想把这座山改成高级高尔夫球场,天域开发公司的老板和县里镇上很快就达成了征地协议,虽然国家三令五申不让占用耕地做球场但是他们还是做了。

      天域开发公司的老板zf支持,因此强征农民耕地,每亩地只赔偿二百元,农民当然不干了因而发生了冲突。纪永康也就是车上的尸体气愤不过带着村民强行拦截施工队伍,结果当地警方出动驱散百姓还拘留了十几个,纪永康逃走也成了逃犯。

      纪永康扬言要去告状引起当地官员的恐慌,他们勾结天域开发公司的老板周天域派人追杀纪永康。

      逃亡三个多月纪永康被毒死,派去追杀纪永康的人买通当地官员想火化纪永康的尸体,他的两个儿子偷出了尸体委托天通快递公司把纪永康的尸体运送回老家,同时他的大儿子赶往首都告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