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尸体速递员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 | 灵异小说

收藏

   生出又被按回家去,因而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十分非常特殊也十分苦逼,不只是命运多难并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一直这样,裴海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做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海峰怎么借助非常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没眼皮的蚊子小说作品_尸体速递员在线阅读_第十章 裴晓峰被捕

    天来,季天来见裴海峰看他说:“大叔,别怕,这是爸爸在打大黄,奶奶一疯大黄就想咬奶奶。”  听了季天来的话裴海峰倍感很奇怪,他仔细看了看这所院子也没可以看出有什么尤其的地方。  随着季天来走入院子,一股凉气迎面扑来而来,院子里有六七棵果树,白色红色的路过季永康家的时候季天来指了一下说:“大叔,这个就是爷爷家,爷爷没在家,奶奶在我家,你到我家去吧。”。...

      季永康的家在村子北边,他的两个儿子住的离他家不远,由于季永康逃亡老婆是疯子,因此季永康的老婆轮流在两个儿子家住,他家就成了没人的空房子。

      路过季永康家的时候季天来指了一下说:“大叔,这个就是爷爷家,爷爷没在家,奶奶在我家,你到我家去吧。”

      小天来很懂事儿,裴晓峰看见不远处有个小商店,他拉着小孩儿买了些吃的东西才和他一起来到他家。

      刚走到院墙外面就听见一阵狗的惨叫声,裴晓峰很好奇的看了看季天来,季天来见裴晓峰看他说:“大叔,别怕,这是爸爸在打大黄,奶奶一疯大黄就想咬奶奶。”

      听了季天来的话裴晓峰感到奇怪,他仔细看了看这所院子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随着季天来走进院子,一股凉气扑面而来,院子里有五六棵果树,白色红色的花儿开的正艳,裴晓峰也没多想,他知道一般树多的地方比没树的地方凉爽些。

      院子里一个粗壮的男人拿着一根木棍正在打一条大黄狗,一个满头白的老太太拍着手在一边看热闹,嘴里还喊着:“打死他个狗东西,让你咬人,狗东西。”

      进了院子季天来就挣开裴晓峰的手向粗壮的汉子跑了过去,边跑边喊:“老爹,别打了,大黄知道错啦。”

      打狗的汉子松开拴着狗的链子,大黄狗快速钻进狗窝不再出来。

      大黄狗一跑汉子和疯老太太的目光都看向了悟色,汉子目光木讷的看着裴晓峰问道:“你是谁?”

      裴晓峰还没回答老太太转身就往屋里跑,裴晓峰奇怪的看了看老太太把头转向汉子说:“季哥是吧,我是天通快递公司的。”

      汉子听裴晓峰说是快递公司的急忙笑着走过来说:“你好,你怎么没先给我打个电话。”

      裴晓峰把记着电话号码的纸和委托书拿出来说:“你看下这些东西。”

      汉子憨厚的笑了笑说:“不用,我爹哪?”汉子说完目光看向门外。

      裴晓峰把手里的东西装进兜里说:“老爷子还没到,有些事儿我得和你商量一下。”

      裴晓峰没敢说季永康让自己先来,他怕吓到这个憨厚的汉子。

      汉子脸上露出不悦,裴晓峰就当没看见,随着汉子走进了堂屋。

      坐在凳子上一个女人给裴晓峰端来一杯茶,裴晓峰问道:“季哥,你是老大还是老小?”

      汉子脸色冰冷的说:“我是老小,我大哥上首都了。”

      老小叫季裕,老大叫季富,两个人都很老实木讷,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这次如果不是被逼急了也不会告状。

      裴晓峰点点头说:“季哥,是这样的,……”

      裴晓峰的话还没说完,季裕抢过来说道:“我知道,你不就是怕我不给你钱吗,我们兄弟在外面打工攒了些钱,前两天我又买了家里的余粮,你的钱我早就准备好了。”

      季裕说着就喊自己老婆拿钱,裴晓峰急忙拦住说:“嫂子,不用拿钱,钱的事儿等老爷子回来再说。”

      季裕不解的看着裴晓峰问道:“不是怕我不给钱,那是为什么不把我爹送来?”

      裴晓峰看了看一直在旁边听着的季天来说:“天来,你先玩儿去,我和你老爹说会儿话。”

      小天来懂事儿的点点头说:“好吧,你们说,我去玩儿了。”

      小天来出去裴晓峰试探的问道:“季哥,你相信不相信有鬼?”

      季裕不知道裴晓峰为什么会问这个,他点了点头说:“相信,我相信我老爹变鬼也饶不了那些贪官污吏和那个黑心老板。”

      裴晓峰点点头说:“相信就好,不过我明确的告诉你,你老爹的鬼没什么实力,他是没能力报仇的,想要找回公道就得靠你们兄弟了。”

      季裕还是没弄清裴晓峰怎么谈论起了鬼的事儿,他木讷的看着裴晓峰,裴晓峰接着说:“季哥,我之所以没直接把车开到村子里是因为你老爹和我说,让我先找个地方把他藏起来,他担心消息泄露会被火化,到时候你们告状就没证据了。”

      “你能和我老爹的魂魄说话?”季裕有点儿不相信的看着裴晓峰问道。

      裴晓峰点点头说:“嗯,我们聊了一路,你家的情况他都和我说了,你看这件事怎么处理,我把你老爹运到什么地方合适。”

      季裕有点儿为难了,他一个农民根本就没实力找地方保存一具尸体,季裕低着头想了一阵子说:“我是没办法,我老爹有一个朋友很讲义气,要不我和他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

      季家的事儿裴晓峰本意是不愿多参合,他想快点儿交接了就离开这里,但是他又不想草草把尸体交给季裕扭头就走,他很同情季永康的遭遇。

      通了电话的时候裴晓峰听季裕一口一个金叔,他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当季裕打完电话叹口气说:“哎,这次又要给金叔填麻烦了,又要耽搁他跑车了。”裴晓峰听了怀疑季裕找的这个人是金跃进。

      问了一下还真是金跃进,裴晓峰高兴的说:“金跃进答应帮忙啦?”

      季裕点点头说:“金叔说他有个朋友是卖鱼的,有个冷库,他想把我老爹的尸体装进一箱子里放在冷库里,这样就能多保存些时间。”

      “卖鱼的这个人愿意吗,这可不是放几条鱼那么简单?”裴晓峰担心的问道。

      “金叔说了,咱们先不告诉他,等事情解决了给人家些补偿。”

      裴晓峰听了点点头说:“这也是个办法,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先让金跃进联系,咱们尽快把你老爸的尸体安顿好。”

      金跃进再次见到裴晓峰是一天后,三人见面金跃进数落了裴晓峰半天,说他信不过自己没和自己说实话,裴晓峰见金跃进这么豪爽心里更踏实了,他想解决了这件事就赶快离开这里。

      三个人找了个电焊点儿,他们用角钢和铁皮做了个箱子,把装季永康的棺材放进箱子之后就用电焊焊死了,他们担心有人不小心打开了箱子把人吓着。

      尸体放进冷库三个人都放心了,季裕给裴晓峰结了账之后想请他到家里吃顿饭,裴晓峰很爽快的答应了。

      金跃进还要跑车就没跟着来,裴晓峰开车小货车拉着季裕再次来到季家庄。

      回到季家庄是下午五点多,季裕的老婆和季富的老婆已经张罗好了一大桌子饭菜,小天来高兴的跑进跑出,这是他们家几个月来最高兴的一天。

      裴晓峰把小货车停在姬裕家的门口,小天来听见车声喊着叫着从屋里跑了出来,拉住刚下车的裴晓峰说:”裴大叔,我妈和大妈准备了好大一桌子好吃的,就等你们回来了。“

      季裕下了车憨憨的笑着说:“走,兄弟,咱们喝酒去。”

      走进院子大黄狗有气无力的叫了几声,季裕转头吼了一嗓子大黄狗的叫声一下没了。让裴晓峰奇怪的是今天季裕的老娘没闹腾。

      乡下人都很实在,桌子上摆满了菜,都是硬菜,八成都是肉,裴晓峰看了看笑着说:“季哥,你也太客气了,弄这么多肉根本就吃不了。”

      季裕见大嫂和老婆把菜肴整的很丰盛高兴的说:“兄弟,来我这里就别客气,你是我家恩人,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丰盛点儿应该的”

      裴晓峰老家东北,为人爽快,他也没多客气住下来就和季裕开始喝上了。

      两杯酒下肚裴晓峰问起了季裕的老娘,季裕叹口气说:“我妈她得这个病好多年了,我爹带着他到处看病也没见好。好在是她这个病不常犯,犯了病乱打乱闹一阵子,不犯病的时候和普通人一样,就是身体不怎么好。”

      两人喝着酒聊着天渐渐就黑了,两人喝的正高兴突然大黄发出一阵狂犬,看样子是有人来了。

      季家的人这些日子一直都很紧张,狗一叫两个女人就急忙开门出去观察情况,裴晓峰感到有点儿不安说道:“季哥,要不你出去看看怎么啦,万一有什么事儿嫂子他们……”

      裴晓峰还没说完季裕就端起酒杯说:“放心吧兄弟,没事儿,村里人大多数都是我们季家的人。”

      裴晓峰听大黄越叫越凶站起来说:“要不我去看看吧,我心里感到不踏实。”

      季裕见裴晓峰站起来也跟着站起来,两人一前一后走向院子。

      两人刚一打开房门就看见四个穿警服的人,被一个穿夹克的年轻人带着进了院子,两人用木棒子猛揍大黄狗,另三个直奔裴晓峰和季裕。

      “季龙,刘公安,你们有什么事儿?”季裕站在门口问道。

      走在前面没穿警服的是村里的治保主任季龙,他是季裕的远方亲戚,看见季裕季龙说:“裕哥,刘公安他们有事儿找你。”

      季裕虽然老实木讷但是也不傻,他见来了四个警察知道老者不善,最近几个月他们家被那些无良官员害的不轻,他对官方的人没什么好感。

      “有什么说吧。”季裕堵在自家门口,就象一条看家狗一样守着自己的家门。

      走在前面的警察姓刘,他一脸正色的说:“季裕,听说你爹回来了,让他出来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找季永康不止一次,每次都有这个姓刘的警察,他是镇上的派出所所长,季家的人都认识他。

      小天来见警察又来他家冲上前就踢姓刘的警察:“你们都是坏人,还我爷爷。”

      姓刘的警察见一个小屁孩儿敢踢他,一把把小天来推到在地说:“给我滚开。”

      裴晓峰见小天来被推到急了,上前说:“你们他马的还有人性没有,怎么对一个孩子动手。”

      姓刘的警察看了看裴晓峰说:“你是送季永康回来的那个人吧,季永康哪?”

      裴晓峰冷冷的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家的人。”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金属敲击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敲门,裴晓峰推开姓刘的警察冲出了院子。

      门口五个警察正在撬裴晓峰的那辆箱式小货车的后门,裴晓峰大怒冲了上去:“马勒戈壁的敢砸老子的车。”

      裴晓峰一个打五个警察,一拳一个把五个人就撂倒在地,他喝的有点儿多,酒劲儿上头身体晃着猛踢地上的警察,五个警察被他踢的鬼哭狼嚎的。

      就在裴晓峰打的兴起,一股强大的电流传来,裴晓峰被击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挨了打的五个警察这下可逮住机会了,我们爬起来扑向裴晓峰一阵群殴。

      “好啦,别打了。”打了五六分钟姓刘的公安才开口。

      季裕想上前帮裴晓峰被季龙死死的拉住,季龙不住的说:“裕哥,咱惹不起人家。”

      裴晓峰被铐住拖着扔上了停在街口的一辆警车,随即几个警察就砸开了箱式小货车的后门,他们没有找到尸体开始在季家进行搜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