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木叶之一刀神明

作者:花下书生 | 校园小说

收藏

  丧失供奉香火的神明,再次穿越火影忍者的世界,神力与忍术的相结合,三十米长刀拔刀,刀光所到之处,一切皆将两段!与长门又是时至正午,天色却如残阳。。

木叶之一刀神明全文免费阅读_ 第十八章颓废的大叔一般都是高手

    静谧的夜,伴着晚风,孤独的的影子被月光拉宽,利剑一般例如幽暗。()(w?)夜白回一个秘密基地的时候了很晚了,地上的泥泞了干得差不多了,每迈一步,都要踩碎泥土,已发出轻脆的声音,就像是踩碎了星空。小北坐在一个秘密基地的门口,双手伴着自己的腿,神色忧...
    宁静的夜,伴着晚风,孤独的影子被月光拉长,利剑一般比如黑暗。()(w?)夜白回到秘密基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地上的泥泞已经干得差不多了,每迈一步,都会踩碎泥土,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好像踩碎了星空。小南坐在秘密基地的门口,双手伴着自己的腿,神色忧虑,眼神中仿佛有湿润的光芒闪动。“你怎么没睡?”夜白问道。小南这样的表情,一定是有心事,夜白的心里有些着急,他很希望能够帮到小南。“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回来了就好。”听到夜白的声音,小南猛地抬头,果然看到了那个一头白发的男孩。小南眼中湿润的光立刻滑落了,她站起来扑向了夜白,将夜白紧紧地拥在怀里,就好像是包着什么宝贵的东西,生怕一松手里掉在地上摔碎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到处乱跑?如果不是看到墙上的青蛙牌,我还你为你出事了呢。”小南哽咽着,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不知是紧张,还是气愤。“别担心了,我只是出去散散心,有点闷,睡不着。”基本上等于什么都没说,直接敷衍过去了。夜白也不能和小南说实话,说了她也不会相信。夜白庆幸自己出门前习惯性的翻了青蛙牌,要不然可能真的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很晚了,快去睡吧,明天早上我会叫你起来的。”小南关切地看了夜白一眼,小女孩的羞涩完完全全地表现在了脸上,一点都不会隐藏。“晚安。”夜白道了句晚安,就脱了鞋,悄悄地溜进了自己的被窝。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阳光透过窗口照进房间,很刺眼。小南不是说会叫他的吗?屋外弥彦训练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看样子他又拉着长门陪他对练。这明显是起晚了,夜白正纳闷呢,小南端着温热的水进来了。“你醒了,我正想叫你呢,快来洗把脸,热水都给你准备好了。”小南将手巾拧干,然后搭在水盆旁边。“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叫我?”夜白问道。“你昨天那么晚才休息,今天就多睡一会儿吧,要不然怎么有精神训练。”原本长门想叫醒夜白的,小南制止了他,她想让夜白多休息一会儿。看着一脸腼腆笑容的小南,夜白很感动。小南默默地走到窗口,用自己娇小的身子,替夜白挡住了刺眼的阳光。阳光洒在她的身上,金光闪耀,温泉而又亲切,此时的小南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天使,美丽而又温柔。“你盯着人家看什么,还不快点起床?”夜白一时有点楞,盯着小南看了好一会儿,小南终于忍不住羞涩了。“啊?没什么,我这就起床了。”洗完漱之后,夜白也来到了院子中,果然,弥彦还在和长门对练。弥彦虽然在忍术上不如长门,但是在体术上,他却胜于长门,所以可以明显看出长门有些不敌。但是弥彦的进攻向来都是直来直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有没有任何出其不意的进攻。而长门那么聪明,早就已经掌握了弥彦的进攻习惯。所以即便是落于下风,却也没有失败的意思。“小南,我出去一趟,你帮我把牌子翻一下吧。”夜白突然转过头,对屋里的小南说。“你要出去?去哪里?会不会有危险啊?”小南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夜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能感觉到小南很关心他。这种关心应该是出自幼稚的好感吧,夜白这么猜测。“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抓到兔子什么的,总是吃鱼,也会腻。”夜白微微一笑,眨了眨眼睛,示意她放心,自己很快就会回来的。“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夜白当然有别的事情要做,他没有告诉小南是为了给小南一个惊喜。女生都喜欢漂亮的东西,小南自然也不例外,平时自己一个人就会用纸这出很多漂亮的小东西,看着也开心的不得了。雨隐村拉面馆对面就有一家小的首饰店,虽然当时没怎么在意,看起来价格应该不会太贵,而且还是很精美的手工制作。夜白从强盗身上搜到的钱还剩一些,应该够用了。雨隐村离秘密基地不算近,夜白一路走过去需要点时间,这一路上他也没有白白浪费,黑色的雷电一直缠绕着手里剑,控制着手里剑旋转移动,看起来就像特异功能。雨隐村。和之前一样,这里依旧不正常的宁静,人们自顾自,谁都不愿意搭理谁,看起来就像是一座丧尸之城。偶尔有笑容,却也那么虚假,心里话好像都写在脸上了。夜白握着刀走进了雨隐村,对他来说,这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却又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四面八方,无所不在。夜白小心翼翼的,手按在刀柄上,随时都可以快速出刀。“嘿,小兄弟,你手里这把刀看起来不错啊?卖给大爷我怎么样?”一身华丽服装的中年大叔突然拦住了夜白的路,看着夜白手里的断风切,满意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就好像断风切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不卖。”夜白打量着拦路的大叔,虽然穿着华丽,但是胡子拉渣,不修边幅,看起来非常颓废。腰间挂着一把武士刀,背后还背着一把斩马刀和野太刀。一米八以上的魁梧身材,即便是背着野太刀,也完全不影响行动。“哎~小兄弟别着急拒绝吗?价钱好商量了,我只是想要你这把刀而已,又不是要你的命。”大叔拿出了一沓纸币在夜白面上晃了晃,软硬兼施,一般人绝对已经从了,但是夜白并不是一般人。“不卖。”依旧只是两个字,简单的回答,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哎,你们这些小孩子,连钱是多好的东西都不懂。看来我得给你好好的上一课了,告诉你钱有多么重要。”大叔伸手想要打夜白的屁股,夜白瞬间拔刀。刷!寒光闪过,断风切出鞘。大叔大惊,连忙后撤,险些被夜白砍中。“该死,你想杀了我?小屁孩,你死定了!”大叔拔出了武士刀,摆出了武士的标准架势,这一刻他的颓废一扫而光。“果然。”夜白没有猜错,能够透过木质刀鞘感受到断风切锐利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且这个看似纨绔、颓废的中年男人身上的三把刀,无一不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和陈旧感。他必然是经历过无数场生死搏杀的武士,强敌!对付强敌,自然不能心慈手软,所以夜白毫不犹豫地出刀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