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明朝械斗倭寇

作者:机甲斩鈤本 | 军事小说

收藏

  我要建造完成机械工厂,辗压倭寇。 元朝殴斗倭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当三十六岁的嘉靖皇帝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紫禁城顷刻间狂风大作,卷破大殿金顶。。

机甲斩鈤本小说作品_明朝械斗倭寇目录章节_第十章 出门

    银都贪墨了。衙差这一战啊伤亡近半啊!王老爷送去的抚恤银,怎么看不见发啊?  朱翊钧边抽边骂:“不眼开!非要让我请出尚方宝剑!官并不大,官威不小,杀倭寇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啊?”  唐顺之怀抱尚方宝剑,县太爷痛哭流涕,谁能明白这小屁孩会是裕县太爷当即咆哮起来:“大胆刁民!来呀,给我打!”。...

      县太爷心情正差,被一位少年数落了半天了,居然又被一个看上去有点儿落魄的中年文士在自己的大堂里挡路,颜面何在,官威何在啊?再一看那个少爷,正在流鼻涕。虽然看上去好像家境不错,但是会为了几两银子揪住县太爷不放,还能好到哪里去。

      县太爷当即咆哮起来:“大胆刁民!来呀,给我打!”

      大堂里响起清脆的殴打声。

      所有的衙役都趴在地上,偷偷看着流着鼻涕的少年猛抽县太爷的耳光,心中暗爽。县太爷连衙役们的赏银都贪墨了。衙差这一战真是死伤过半啊!王老爷送来的抚恤银,怎么不见发啊?

      朱翊钧一边抽一边骂:“不开眼!非得让我请出尚方宝剑!官不大,官威不小,杀倭寇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啊?”

      唐顺之怀抱尚方宝剑,县太爷痛哭流涕,谁能知道这小屁孩会是裕王朱翊钧呢?

      临走的时候朱翊钧冷冷道:“记住!若抚恤之事出了纰漏,尔等一个也不要想活命!”

      没有披红挂彩,没有夹道欢迎。

      戚继光只是拎着包袱,开开心心地穿着草鞋,坐着运机甲的大板车,回到了微山。

      在微山,没有人知道他是了不起的小英雄,没有人知道他做过什么。就连戚家都很少有人知道,除了以前跟他一起念过书的几个同窗。

      十岁那一年的某一天,戚继光和大家一起坐在学堂里,等着先生来教书。先生来了,却没讲课,而是先郑重地宣布:“以后大家不能和戚同学一起打打闹闹,因为从今天起,他已经是四品明威将军了。尊卑有别,戚将军,请上座吧。”

      若玩闹中打伤了明威将军,哪怕只是碰了一下,那就是袭击朝廷命官,这是多么大的罪名?可以让你倾家荡产的啊!

      从那一堂课结束,戚继光便再也没有一个朋友。所有的人都躲着他。

      第二天,戚继光退学了。

      按照朝廷礼制,明威将军的他需要坐马车出行。如果走路上学,会丢尽祖宗的脸,令戚家被世人嘲笑。

      戚家很穷很穷,他不能不懂事。

      几个熊孩子看到戚继光坐在运东西的大板车上,在一边讥笑:“戚大将军的车马来啦!”

      帮忙运机甲的衙差大声训斥,那些少年一哄而散。衙差对戚继光他是打心底敬佩的,那晚他吓得屎都拉在裤裆里了。能够侥幸生还,全靠戚继光啊!

      戚家的宅院在微山县很不起眼的地方,如果戚继光没有指路,外人肯定是看不出这是世袭四品将军的府邸。除了院子很大、风景很好之外,就没有别的优点了。破旧的黑漆大门一关,这门漆都已经旧的剥落了。

      衙差临走的时候唏嘘了很久,谁想得到戚家原来这样穷,这也就难怪旁人没听说过。不过,有戚继光这样的小英雄,相信戚家很快就可以翻身了。至少有那十一两银子,可以把大门漆一漆吧?

      戚继光把机甲在库房里收好,一个瘦弱的男童背着一大捆柴草进了门,见到戚继光大喜叫道:“哥哥您回来啦!”正是戚继光的弟弟戚继美,比他小六岁。

      戚继光得意道:“跟你说了不用担心,你大哥我生来就是杀倭寇的!跟你说,哥哥我赚了赏银,十一两哦!”

      戚继美大喜:“哥哥你可以买马车啦!”

      戚继光呸了一声,十两银子买个多破烂的马车啊?有钱也不能那么花啊,我是说,你有钱去学堂里念书啦!

      戚继美十分欢喜,但依旧摇头道:“我不用去学堂,大哥买了马车,就可以继续去念书,回来再教给我就好了!”

      戚继光板起脸,我不想去学堂,我也不想坐马车!

      戚继美吐了吐舌头,这么好的事情,回头跟父亲商量吧。忽然想了起来,哦,哥哥,路上遇到有人找你。

      戚继美身后跳出两个人,正是唐顺之和那个叫王裕的家伙,笑吟吟对着他招手。

      戚继光顿时大惊,你们来干什么!

      被人发现四品将军这么穷,好丢人啊!再说这两个家伙,又能有什么好心了?

      朱翊钧满脸堆笑:“你把那个甲胄让给我好不好?我对它很感兴趣。”扭头死亡,不停撇嘴,戚家破落成这样啊!这是怎么混的啊,朝廷的俸禄呢?

      戚继光一翻白眼:“从哪来滚哪去!”

      朱翊钧似乎也能料到这个结果,依旧满脸堆笑:“我不是想嘲笑你家穷啦,好歹咱们也是并肩作战过,让我看一下嘛。那东西你留着也没用,把它卖给我的话,多少银子你说。”

      “并肩作战?你?跟我?”戚继光哈哈大笑,“你也就是在屋顶上放放冷枪,这也算并肩作战?”

      朱翊钧被说得面红耳赤,什么叫放冷枪?我专打倭寇里的头目!我打的是倭寇的将军,你看到没有?

      戚继光打了个呵欠,倭寇里有个屁的将军,你打死那个顶多叫足轻组头。

      不理朱翊钧,转向唐顺之一抱拳:“这位先生,伤势已经痊愈了么?”这才是神功盖世的高人,你不过是被高手保护下的小屁孩啊!唐顺之笑道:

      “唐某专程来感谢小戚将军的救命之恩。这是唐某所得的赏银,唐某想,若没有小戚将军仗义出手,在下哪来的命领银子。大恩不言谢,这些银子,就给小将军当作见面礼。”

      戚继光顿时满脸堆笑,多么厚道的长者啊!长者赐,不敢辞……我日,这是杀了多少倭寇,起码有一百两!比我多杀了那么多倭寇吗?

      唐顺之正色道:“唐某有个不情之请,在县衙的时候,小英雄说那甲胄乃是机关甲胄,他日或许倭寇多穿此物,唐某闻言甚为惶恐,不知可否一同研究?”

      戚继光点点头:“自然可以。原本俺就没有藏私的打算,是看朝廷根本没当回事,这才拉回来。光靠我一个人也搞不懂,正需要大叔您这样的高手帮忙。但是你们要拿走是不行的,多少银子也不卖。”

      唐顺之点点头,这是自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