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三章多吼吼几声

竹音弦影 | 发布时间:2022-06-23 11:25:28 | 阅读次数:8389

“啊!”“你鬼叫什么?吓哭人了!”怪物怕声音?那就多吼吼几声。“喂,”某只又喊:“你不累吗?真不好听,也就怕把嗓子吼破了。”“……”“能不能够省点力气别在晃荡了?算了,但是个未成年之后问也问不出什么,倒不如去找你家的大人,嘛闲着也是闲着,就跟随你“喂,”某只又喊:“你不累吗?真难听,也不怕把嗓子吼破了。”。...

“啊!”

“你鬼叫什么?吓死人了!”

怪物害怕声音?

那就多吼吼几声。

“喂,”某只又喊:“你不累吗?真难听,也不怕把嗓子吼破了。”

“……”

“能不能省点力气别在晃悠了?算了,还是个未成年问也问不出什么,不如去找你家的大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着你好了。”

大人?很厉害的样子。

什么是大人?

他解释:“大人就长辈,大人无所不知,大人无所不能。”

我也要做大人!

哎,不对!

他找自家大人是想干啥?

“别怕,重新认识一下,本君凤凛,是凤族的凤君。”

天地初开时的凤君那就是祖凤了。

祖凤:“你表情很不对,是对本君有什么不满吗?本君不仅是凤君,年纪也比你大,本君说话之时,你得恭恭敬敬在那听着知道么,在长者面前不要有什么不好情绪。”

比年纪?自己在冰魄幻界沉睡的时候,说不定这家伙还没有出生,小小一缕是因为小火苗无须淬炼体魄,只要能量进阶到满圆境界,就能长成前世记忆中的模样了。

“你还没有告诉本君,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这个可得仔细认认真真想一想,一定得起个响亮好听的名字。

灵焰?火焰?

不行不行,火只是天生地育最初时形状,这样的名字绝对不行,再好好想一想。

不管某只被忽略了有多郁闷,这边已经在脑海中废弃了一堆无用的名字。

思索的脑仁疼,最终不得不放弃自己起名字打算,等回去以后,让自家大人取个好听的名字。

祖凤郁闷了一阵,又自顾自打开话匣子:“你可不要小瞧人,本君真很厉害,即使是祖龙也打不过本君。”

“你不说话不想回答,其实也可以理解,因为祖龙就比你还奇怪。”

祖凤继续道:“只是过去想问个问题,还没来及开口,就莫名其妙打了一架,不过,打一架真很过瘾,哈哈哈...”

他愉快大笑:“待以后寻着了机会,本君定要再与他大战一场,必须分出个胜负输赢!”

“哎,你怎么还是不理人呢?是不是还不会说话?没关系,你可以用意念传达,本君一定会认真聆听。”

头顶阴影挡住视线。

我郁闷,落到地上不想动了,好想也可以有一双厉害的翅膀啊。

飞行比不过,战力也比不过。

“走开,别挡路!”

“哈哈哈”

对方不仅没生气反而大笑:“萌凶萌凶一小只。”

“……”

我坚持立场,输阵不输势。

祖凤:“诶,要么这样吧,那就先打一场,让你心服口服。”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大笑:“祖凤凛!听到你的声音了,原来你小子在这里,又要与谁战斗?又可以战斗真是太好了,战斗必须得算我龙旋一份!”

不好!是祖龙!

听声音每说一句便越来越近,正在急速赶来,“你小子不够仗义,说话不算数,你说好一会儿回去继续战斗,竟然让老子等了这么久,若是不找过来,你是不是就想悄悄溜走了?”

祖凤:“闭上臭嘴,本君可没有你这样胎毛都没长齐的老子。”

“哈哈哈...”

几句话功夫祖龙大笑着到了跟前,笑完忽而一阵激动,“瞧我看见了什么!这,这是火髓,果真是火髓!火髓之心是我的了,谁都不许抢!”

“站住,”祖凤拦住兴奋冲过来的家伙,“你又发什么魔怔,仔细看清楚,这根本不是火髓之心,火髓之心虽灵性,却没有鼻子眼睛,她会说话,就是个活的生命,不许伤命。”

“是噢!真是了不得了,火髓之心进化出了眼睛,定是超越神级的火髓之心,用处更无法想象,好东西,绝不能放走了!”

祖凤:“我说不是火髓之心!”

“嗤”龙旋不屑的翻白眼:“这就是火髓之心,你所了解的火髓之心只是没有睁开眼睛而已。”

“她会说话!”

“别假仁假义充君子,早就把你看得通透了,你想独吞绝对不行,这火髓之心必须见者有份!”

祖凤:“我说是生命就是生命。”

祖龙:“火髓之心是可遇而不可求,同为火属性,不信你不意动?”

祖凤:“先过我这一关。”

祖龙退开,冷笑:“不还手不是怕你,而是现在不是打架时侯。”

祖凤:“如果都如你这样渺视生命,你也早在未成年时便被歹毒之人吞噬了,哪还有现在的你在此耍威风。”

祖龙:“那又怎么能一样,你听我耐心解释清楚,比如你生来便是凤,你看这火髓闭上眼睛就是一苗火,你若能指出这是何种生灵,就依你之言,这样总可以了吧?”

祖凤:“小家伙,你说一句话给他听听,让他知道你是有思想的生命。”

我张了张嘴,郁闷,竟然因恐惧而失声了。

“哈哈哈...”

祖龙兴奋大笑:“鄙视你,继续,看你还怎么瞎掰扯。”

祖凤:“害死有思想的生灵会自然形成血咒,你若是就这么被坑死了,以后还找谁打架升级。”

祖龙:“血液都没有如何形成血咒。”

祖凤:“你有。”

祖龙嗤之以鼻:“机缘只一次,你好好想想吧,再这么阻拦着,小心被神火遁走了谁都得不到好处。”

“快点让开,别耽误时间,大不了老子大度一点,将神火多分给你半缕如何?仅是半缕好处都是你无法想像,已经多让出了半缕,不要再听你嗡嗡个没完,若是被神火遁走,可饶不了你!”

遁走?对,赶紧遁走,真被庞然大物给吓傻了。

忽然背后风声逼近,心中一凉,真的会死了吗?悲催,还没有找到他,就必须得死了吗?

以为会被拍扁或是灵魂被撕碎的时侯,好半天没静,悄悄将眼睛睁开一道缝,却见对方惊慌失措?

而另一个家伙迅速倒退出数丈之外,且毫不停留越去越远。

那家伙边逃还一边大喊:“不愧是神火,果然了得,神火已经进化的太高级了,我们不是对手,祖凤凛!你还不快走是想等死吗?你不走我可就先走了,待修炼大成之时再来帮你找回场子!”

我疑惑睁开双眼,还有个家没走,这是祖凤?

“你的翅膀呢?好凄惨的样子?”

他的翅膀为何不见了?

难道是变幻了第二形态?

还有祖龙呢?真的就这么走了?

祖凤很是无奈,失魂落魄:“我输了。”

还没开始比试就赢了?

祖凤:“本就想打一场论输赢,输的不冤。”

原来祖凤也不怎么样。

顿时心中有了骄傲底气,一跃而起飞到半空,精神抖擞。

但是,看他残缺了翅膀,又很愧疚,待修养一阵子应该可以慢慢恢复,相反,如果是自己输了,便不能保证不被破开丹田。

他无精打采苦着脸,已经如此凄惨,不管他先前是真心维护,还是想偷袭,也都不想计较了。

我闭上眼不看对方凄惨模样。

只听他又说道:“真是大意了,你这么厉害,哪需要我多管闲事救你。”

救自己?

别以为年纪小很好忽悠,年纪小也能听懂他们先前商量了什么。

小心翼翼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瞧见祖凤很痛的样子,心中一惊赶紧又把眼睛闭上。

祖凤:“祖龙那么骄傲的家伙都逃走了,你实力这么强也应该能修复翅膀?”

修复?

要疗伤也得有实物才行,翅膀都没有了怎么修复?

是把灵力给他吗?

那自己失去灵力又怎么办?

不想管,但是又于心不忍。

为他疗伤也无不可,但是,如果他恢复后又贪婪想得更多好处,到那时该怎么办呢?

真伤脑筋,从没有一下子考虑过这许多问题,越思考越零乱,总之,既然他们那么渴望神火,岂能轻易断了恶念?

救还是不救?

想了半天,终究不忍就这样一走了之。

“你先疗伤吧,我护法。”

给一个想害自己的人护法,不是脑抽风也一定是中了邪。

但是懊恼也没辙,既然揽下责任,也不能出尔反尔,那就这样吧,先助其疗伤,之后的事也都是以后,现在还考虑不到。

有了决定那就立马实施行,扭脸看过去,发现对方比先前更沮丧了。

答应给他疗伤还不乐意?

“赶紧去找个安全地儿疗伤呀。”

祖凤:“伤势如此严重,仅凭自身修炼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恢复?”

不满意?•̀•́ 

正好还不乐意救他。 ̄へ ̄

“是你们想要我的命,是你们说动手就动手伤人反而自伤,我没有必须救你的理由,真不用护法,我可就走了。”

祖凤:“想伤你的是祖龙,不是我,我是为了救你才被火焰灼伤,心中想着先前就说好比试一场,既然已受伤便算是输了。”

“……”到底谁与谁有恩?

对方有没有算计已掰扯不清。

“你还要不要疗伤?”

“必须疗伤,没有翅膀就回不了家,路上也更会有很多未知危险。”

“?”想疗伤就赶紧疗伤,那么期待望着自己干什么?人家又不是医者,难道是想让自己主动破开丹田将火能力奉送给他?

心中有着诸多疑问,便问了出来,“你有没有偷袭人家?”

他先是一怔,大怒:“本君好心救你,却成了偷袭?我堂堂凤君岂会有失君子风度干偷袭之事!”

可也不能证明他是为救自己而受伤。

困惑的原地转圈圈,踌躇不决,算了,太复杂之事现在幼小心灵还想不明白,不管他是如何受伤,说好护法就是护法,无论百年还是千载,这责任都接下了。

“先疗伤,我护法。”

对方很不淡定,连连摇头。

“凤凛拒绝!”

噢!太棒了,拜拜,不见。

他又拦住,“你去哪?”

“?”他都拒绝疗伤了,当然各回各家,还有什么疑问?

祖凤:“为什么又是护法,不要告诉我你只能护法,那样时间太漫长了,我现在最需要是尽快修复好翅膀。”

对方急眼,估计是人格遭到怀疑,任谁都有不冷静时侯,看着很有发飚前兆。

我悠哉悠哉飘着,快些发飚吧,闹掰了正好分道扬镳,在不确对方是否有恶意之前,就为之付出宝时间给他护法,真心是很不痛快。

而他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

“好吧,看你小小的应该也没有什么疗伤本事,但是你必须护送凤凛回家,没有翅膀我一个人就回不了家。”

“你家远吗?”

“很远很远,不然,我堂堂凤君会放下面子,请求你这小不点儿护送。”

我犹豫:“要么你也把我打伤?”

“好好的我打你干什么?”

“这样就扯平了。”

“啥?”

“别废话,打过来吧。”

祖凤又悲愤:“你以为吃了一次亏还能又上当,先前比划都没有开始,就被化掉了一双翅膀,若是再同你切磋,估计这身体也会消失了。”

“那怎么办?你家太远了,恕我办不到。”

“你怎么能这样!”

我也很委屈好么,自家大人还没找到,却又莫名其妙接了个苦差事。

“……”祖凤:“在哪疗伤都一样需要漫长时间,路远一点又怎么了?”

当然路越远越是危险一重接一重,他们谈话自己有耳朵听见,原来神火处境如此危险,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等找到自家大人,一定寸步不离跟在他身边,哪儿都不会再去。

“人家得去找自家大人。”

“你为么非要说人家?”

“……”

“行,先不纠结这个,你家大人在那?”

“不知道,走散了。”

“可以边走边找你的亲人。”

“那你跟上,雾气深别走丟了。”

“不对,错了,错了,往那边去,不是这个方向。”

“……跟着就行了,别瞎嚷嚷,引来强敌,我可护不了你。”

“真不是这个方向,错了,这么走下去,凤凛一辈子都回不了家。”

“放心,等我强大了就能送你回家了。”

他停住:“你根本就没想护送我是不是?本君是为了救你,才伤成这样,只不过是让你跑一趟路,也推三阻四,你想把本君带到哪里去?”

“再唧唧就不管你了。”

“……”祖凤:“你为什么一定要往相反的方向去?”

“因为人家的亲人就在这个方向,他很厉害,或许能让你再生出新的翅膀,到时侯不用谁护送,你自个就可以回家了。”

祖凤:“原来是这样,捏一把冷汗,还以为你会在半道上将本君给丟掉了,再也不管我的死活了。”

忽然,感应到熟悉的气息,他一定是担心才找过来的吧?如果有心躲避,就算上天入地也未必能找到他。

我惊喜迎过去,告诉他一路上的惊险遭遇。

了解了情况,他二话不说将祖凤给丢了出去,也不知道把那个家伙丟到了什么地方?

傻眼,不明白这又是个什么状况?

我小心翼翼问:没有了翅膀他会死吗?他伤的很重。”

“死不了。”

“那他没有翅膀回不了家了怎么办?会不会遇到生命危险?”

“会不会被妖怪吃掉?”

“会不会...”

“啊!”

一阵天玄地转,自己也被丢了出去,落地后四下打量,流云舒卷自在悠悠,仍是一样的风景天地,却没有他,这又是到了什么地方?

还没来得及为团聚高兴,呜...

他又不见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