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 阿姨真的没私心

崖上的太阳花 | 发布时间:2021-09-15 11:00:53 | 阅读次数:9380

江小小睁开眼睛,浑身疼的和被汽车碾压了一样。耳边传来哭泣的声音,还有不断的抱怨。“妈,她不会死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推了她一把,是她自己没站住,撞在柜子上的,和我没关系。”“...

江小小睁开眼睛,浑身疼的和被汽车碾压了一样。

耳边传来哭泣的声音,还有不断的抱怨。

“妈,她不会死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推了她一把,是她自己没站住,撞在柜子上的,和我没关系。”

“闭嘴!死不了!她要死了,你就等着下乡。”

这个声音这么耳熟?

入目所及是老旧的筒子楼的客厅里,她坐起身,眼前一晕,一头撞在床角的铁架子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她感觉到热乎乎的液体流下来,彻底昏迷不醒。

谁也没看到额头的鲜血浸染了江小小唇角的一颗黑色的痣,发出璀璨的光芒。

一闪一闪,犹如发光的星星。

“不好,快去看看。”

吴淑华和江咏梅来到客厅的一瞬间,光芒瞬间消失不见。

她们看到的是江小小满头是血的昏迷不醒。

江咏梅不安的抓着吴淑华的手臂,“妈,她不会真死了?这可不能怪我,这头上的血可不是我打破的,是她自己摔下来摔得。”

一说到这个,江咏梅来了精神。

江小小那个狐狸精!要是破相的话就好了。

这个江小小就是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害得罗士信围着她团团转,心心念念惦记着江小小,这一会要是江小小破了相,看谁还能喜欢江小小。

“小小!”

这个时候一个人冲进来,一下子拨开吴淑华母女两个,“你们干了什么?要是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偿命。”

一把抱起地上的江小小,直奔医院。

江咏梅正想回两句,被吴淑华一个眼神瞪回去,硬生生咽回去。

“妈,瞪我干嘛?我出去了。”

立马溜出去,准备去找罗士信。

吴淑华看着不争气的女儿,也是恨铁不成钢。

两天都忍不了,江小小要下乡了。

再有两天就走了。

偏偏这个时候闹出来这个事情,老江回来恐怕会多想。

她必须想一个说法。

…………

江小小在医院醒过来,身边只有的四哥江少杰在身边守着,看见妹妹醒了,小心的扶江小小起身。

“小小,你怎么样?医生说没事,可是你一直没醒,这都一天一夜了。你难受不难受?我去叫医生。”

看着还年轻气盛得四哥,江小小眼神复杂。

这个时候的四哥还是那个疼爱她的四哥,可是以后四哥被江咏梅挑拨离间和她形同水火,恨她入骨。

“四哥!我没事了!我们出院吧!”

这一次住院是她马上要下乡的前两天,明明是江咏梅推倒了她,摔破了头,吴淑华怕她起不来,到时候不能下乡,才把她送到医院。

是啊!

很讽刺,她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正是要下乡的开始。

“你别着急,你摔破了头,肯定是那个女人和江咏梅干的好事,趁机你就住院,咱不去下乡,要下让江咏梅下乡,或者江少军也行!凭什么让你去?”

江少杰给妹妹出主意,妹妹身体不好,是他们家几兄妹里身体最不好的,要不是他爸偏心,怎么可能让江小小下乡。

江小小摇摇头,上辈子就是这样,她听从四哥的主意住院,被赶到医院看望的江建国正好听到,大怒之下,狠狠打了四哥,打的四哥下不了地,据说养了三个月才好。

甚至她离开的时候,江建国都没送一下她这个女儿。

这辈子不需要,她的名字已经在下乡的名单里,因为成分不好,他们家几乎饱受关注,她根本不可能不去。

后妈吴淑华怎么可能让她的亲生女儿江咏梅去,更不可能让老六江少军去。

江少军是父亲江建国和吴淑华的亲生儿子。

那个时候吴淑华就是用一个卑劣的借口把她骗去下乡。

四哥江少杰三个月后也会是下乡名单里的,只不过他们不是去的一个地方。

他们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是下乡名单中的一员。

谁也没逃掉。

可惜当时她不知道这个结果,错信了吴淑华。

这一次就算了。

“四哥,算了吧!我的名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下乡一员,早点出院我还能收拾一下行李。咱们都不是孩子,这事情躲不过去的。与其等人家上门,还不如积极主动一些,落一个好影响。”

江小小看到病房外面的熟悉的劳动布衣服的一角。

果然还是和上辈子一样,江建国就在外面。

江少杰还想说什么,看到妹妹苍白的脸色还是闭嘴了。

“可是要下乡也轮不到你,那不是还有我,还有江咏梅?吴淑华就是偏心自己的女儿,舍不得江咏梅去。”

气愤不已,按照年龄来说,江咏梅的确是比江少杰还大一岁。

“四哥,你错怪了阿姨,其实阿姨这一次是为了你!”

门外的脚步一动不动。

江少杰一愣,指着自己,“为了我?吴淑华怎么可能为了我逼你下乡?”

“四哥,真的,机械厂的名额下来了,那是咱爸的唯一一个名额,阿姨和我商量,我要是去上班,你就得下乡,可是机械厂不比其他厂矿,女孩子去了也干不了。

与其那样,还不如你去机械厂,我下乡。这样能保住家里的名额,我才同意的,阿姨真的没私心。你今天下午该去机械厂报道的。”

不是白莲花?不是绿茶婊?那咱就绿茶一回。

江少杰一听,差一点蹦起来,“不可能,吴淑华根本就没告诉过我,我倒是听江咏梅专门跟我炫耀,说她舅舅给她找了一个机械厂的工作。

做了一身新衣裳就是为了上班。难道说吴淑华居然想冒名顶替?妹妹,你被骗了!”

江少杰气坏了。

吴淑华居然打的这个主意,这个吴淑华真是混蛋。

吴淑华一听这个话脸色一白,完了。

本来以为这事情天衣无缝。

谁能想到,江小小居然这个时候和江少杰说出来。

“小小,你怎么样了?我和你爸来看你了。”

“都是咏梅玩心大,和你开玩笑,没想到失手了。你就原谅咏梅。”

“看看阿姨给你买的罐头。”

吴淑华急忙打断兄妹两个的话,也不知道江建国有没有反应过来。

江建国是典型的这个时代的大男子主义,这家里他是一家之主,也是大家长,是拥有最高权威的那个男人。

他的一句话,家里的儿女自然都得听。

江建国要是想要粉饰太平,息事宁人。

一切都好办!

江建国要是不肯,那就什么都行不通。

她可是一直在江建国心目中是厚道善良的继母。

“爸,阿姨!”

这些年他们都不愿意改口,江建国也默许了他们一直叫阿姨。

江小小一脸的欢喜,想要站起来,结果眼前一黑,脸色一白,差一点再次晕倒。

江少杰急忙扶着妹妹躺下。

“你还没好,你急什么?爸,你看看妹妹,都要被江咏梅打死了,这像是开玩笑吗?女孩子最怕脸上留疤,江咏梅这不是诚心的啊!”

江小小心里叹气,四哥还是这样,抓不住重点。

这时候是考虑江咏梅推自己的事情?

是工作好不好!

看到女儿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血渍从纱布渗出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