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6章 猜测

默溪 | 发布时间:2021-09-15 | 阅读次数:9962

“二小姐到底还年幼,有些事儿不懂。”萍儿叹了口气,“夫人,嬷嬷的伤也确实有些重。”温氏睨了她一眼,“我已吩咐芙儿近日多照料,过几日就送去山庄。”“夫人,您要将嬷嬷送走?”“我...

“二小姐到底还年幼,有些事儿不懂。”萍儿叹了口气,“夫人,嬷嬷的伤也确实有些重。”

温氏睨了她一眼,“我已吩咐芙儿近日多照料,过几日就送去山庄。”

“夫人,您要将嬷嬷送走?”

“我不送,难道等着老爷送?”

今日的事必然瞒不住,老爷以及老太爷早晚都会知道,与其届时让他们动手,不如现在送出去占个先手。

好堵住其他人的嘴。

想到这里,温氏心中微沉,崔九贞过来本就不是向她赔罪,而是施压来了。

也不知哪里学来的手段。

脑中划过少女方才侃侃而谈,明丽张扬的模样,眸色深了深。

另一边,崔九贞出了上房院子便瞧见候在门口的老人,忍不住快走了几步,“怎的是您亲自来了,东苑离这儿可不近,着个丫鬟小厮跑腿便好,我又不是找不着路。”

穿着灰朴袍子,有些矮瘦的老人笑了笑,带着几分慈爱。

“给大小姐请安了,老太爷那儿有贵客,怕下人冲撞了您,是以派老奴前来接应。”

这人是老太爷身边的长随梁伯,如今崔府的大管家便是他的儿子。

按理说,他的年纪都该颐养天年了,可偏偏还跟在老太爷身边伺候,三五日的就给原主送些东西,是以崔九贞对他倒是颇为熟悉些。

这会儿又听说府里来的客人,崔九贞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人,让祖父这般厚待?”

一行人边走边说着。

“您去见过就知道了……”

声音渐渐远去。

东苑里,崔九贞只带了两个丫鬟,跟着梁伯穿过回廊,绕过临水的抱厦来到翠竹园外。

只见梁伯上前对着两个肃着脸,锦衣便袍的人说了几句,两人便让了开来。

“大小姐,已经到了这里,老太爷就在里头,您自个儿进去吧,丫鬟们就让她们歇歇脚去。”

崔九贞虽有疑惑,却也没有反对,只点点头,经过那两个身姿笔直的男子时,脚步顿了顿。

余光瞥见那腰带上精致的暗纹,以及那黑沉的绣春刀,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心中形成。

府里来的贵客,且让身为曾是帝师的老太爷如此的,不会是那个人吧……

翠竹园并不是一般的庭院,进了里头入目就是左右两块菜地,一片绿油油的,有的地方还挂着几个红红的东西,一看就是被打理的极好。

按照老太爷平日的习惯,此时多数在院子后头的池塘钓鱼。

崔九贞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后院的池塘前,果然,两道坐着身影映入眼帘,不远处还有四个穿着如外头看门的人一致,形同木头般地立着。

“祖父。”崔九贞按着记忆里上前请安,“……听说您有贵客,贞儿打搅了。”

老太爷已至花甲之年,两鬓斑白,面容虽多了几道皱褶,却依稀看得出曾经的英俊。

那简单的灰蓝道袍穿在清瘦的身上,显得更为精神矍铄,倒有几分肆意风流之气。

此时他眯眼一笑,连着胡子也抖了抖。

“你能主动过来看我这个老人家,倒也稀奇,过来见见人,讨样东西玩玩儿。”

“原来先生就是想我的东西呢!”那个面朝着池塘,终于转过身的人笑道。

年约三十上下,面容和善,虽衣饰低调,却极为考究,隐约间透着股威严。

这样的身份,昭然若揭。

崔九贞刚想跪拜下去,那人却挥手:“起来吧,在这儿用不着那么多规矩。”

“可………”

“让你起就起。”

见着老太爷并未阻止,崔九贞自然应下,悄悄抬眼又看了看。

果然,自己没猜错。

这样的小动作自然不可能逃过两人的眼睛,放在他们跟前倒是有几分可爱。

“不必拘束,说起来我还抱过你,那会儿是两岁还是三岁?”

那人瞧出她的拘谨说道,似是想起什么般,有些追忆。

老太爷应声,“三岁,胆儿大的很,背着她祖母午歇的功夫,偷偷跑来的。”

这话说的崔九贞有些迷糊,也不知原主有这段往事。

那人点点头,“来,丫头,送你个小玩意儿。”

说着,要解下腰间的一块玉佩,哪只老太爷却道:“这个太贵重了,她消受不起,您手上把玩的碧亚就不错,孩子戴着也好。”

那人抬眼,撇撇嘴,“先生可真是的,一个玩意儿罢了。”

说着,到底放弃了解玉佩的手,将腕上缠绕的碧亚递过去。

老太爷却不置可否,示意崔九贞上前。

接下碧亚,她屈了屈膝,“九贞多谢您的赏赐。”

那人笑着,朝一护卫睨了眼,看向崔九贞:“今年十几了呀?”

“回您的话,已经十五了。”

“哦?许下亲事了?”

提起亲事,崔九贞默了默。

“……是……”

说着,在那人的指示下,小心翼翼地半坐在护卫刚搬来凳子上。

“许的哪家?”

“王用敬之孙。”老太爷接话道:“多年前与我有口头之约,去岁才换过庚帖定下。”

“也算般配。”

“还成吧!”

两人说着话,竟自有一股随意之风。

崔九贞不好打搅,恰巧瞧见老太爷的鱼钩动了动,便拉了拉他的衣袖。

对于许久不曾见过的亲近,老太爷有些惊奇,倒也没在这个时候问出来。

“嗯?今晚够吃了。”老太爷拉了的钩子,一使劲,一条肥美的鲢鱼便甩了上来。

当下,便有人上去处理了。

旁边的那人瞧见,酸了,“这池子的鱼还挺认生,尽瞧着你了,半天儿也不见咬我的饵。”

老太爷听了哈哈大笑,意味深长,“哪里是瞧人,饵够大,鱼才能上钩。”

说完,他又看向崔九贞,“今儿个钓了不少,你就留这儿用饭罢!”

这话正合了她的意,忙道:“是,祖父。”

鱼钓够了,那人也没了兴致,干脆和老太爷进了内堂,崔九贞有眼色地亲自动手泡了茶。

虽全程有人盯着,可也不见丝毫慌乱。

得亏她从前也学过几手。

那人瞧见,怪赏心悦目,也就没让退下。

“……先生觉着之前的提议如何?”他吃了口茶,满口醇香,忍不住赞赏了崔九贞一眼。

【求票票呀!新书期间的票票很重要的,给了票票的,我爱你们一万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