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四章 醒觉

星辰微闪 | 发布时间:2022-07-24 09:53:01 | 阅读次数:23944

好好的的黄历本子被姜零染攥在手心里,变的的皱皱巴巴,厢竹和青玉对望几眼,眸中皆有焦躁,这样的姜零染太不寻常了。可还20-300她们问,姜零染就放下自己了黄历本子,拂衣站起身,走了回去。四月已立了春,但入目却没秋日样,廊下冷气侵体,屋脊上积雪尚厚,被太阳一照明可还不等她们问,姜零染就放下了黄历本子,拂衣起身,走了出去。。...

好好的黄历本子被姜零染攥在手心里,变得的皱皱巴巴,厢竹和青玉对视一眼,眸中皆有不安,这样的姜零染太反常了。

可还不等她们问,姜零染就放下了黄历本子,拂衣起身,走了出去。

二月已立了春,但入目却没春日样,廊下冷气侵体,屋脊上积雪尚厚,被太阳一照明晃晃的刺眼,姜零染眯了眯眼,感受着冷风刺骨割皮的刮在脸上,她却舒服的犹如蜷缩在漆黑地下一冬的草芽从土里冒头,迎风舒展。

屋内二人被姜零染异常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片刻,青玉撞了撞厢竹的胳膊,道:“姐姐,你觉没觉得夫人今日有些奇怪。”

厢竹未语,皱眉跟了出去,就看姜零染站在廊下,望着银杏树的方向,唇边噙着一抹浅到几不能察觉的冷笑,目光平和中带着丝丝锐利和侵略性,看得人心中发紧。

姜零染察到觉厢竹的目光,侧目看她,莞尔一笑:“瞧什么?不认识你家姑娘了不成?”说着调皮的搔了搔她的下巴。

厢竹无奈姜零染的举动,但也因她这一笑一闹驱散了心中的紧张,忍不住怨道:“还不是您奇奇怪怪的,怎么睡了一觉倒像是变了个人。”

姜零染想起了前世她隔着窗缝看着两个小丫头离开的场景,心中一阵酸楚。

在她们二人心里,她永远是第一位的,她们忧她所忧,喜她所喜。

眸中升起水雾,姜零染不想被厢竹察觉,笑着转开了眼,遥望着碧波如洗的天空,深吸一口气,待到胸腔里充斥了冷冽的冰雪味道,才慢慢的吁气,释然低喃道:“噩梦醒觉,我已非我。”

所以,她绝不会再步前尘!

厢竹没听真切,疑惑道:“夫人说了什么?”

姜零染咧嘴笑笑,道:“我说,真冷。”说着揽着厢竹进屋。

青玉已将黄历本子抚平收好,看她们回来,忙倒了杯热茶。

姜零染坐在临窗炕上,接过青玉递来的青瓷竹纹杯盏,她看着,想起了前世她奉给孟致沛的那一杯。

垂眸盖住眼里的冷意,她道:“侯爷现在在诗院吧?”

厢竹点头,有些心疼道:“夫人又要去送点心吗?”说着展开叠在一旁的白狐皮毯子盖在姜零染腿上,又道:“您着了风寒,别亲自去了吧,反正您进不去诗院,去了也是把点心交给门房的王路,不如派个人去送?”语气半是哄半是劝。

姜零染想起前世做过的蠢事,一时笑意清凉。道:“给我笔墨纸砚。”

青玉忙去准备。

姜零染把茶盏递给厢竹,道:“我需要火漆。”

厢竹诧异的眨眼,怎么还要火漆?难道不是写给侯爷的花笺?心中疑归疑,但还是立刻去准备了。

青玉刚将笔墨纸砚放在小几上,就听姜零染道:“兄长送我的那把匕首,你去拿来。”

青玉听着这话比厢竹听了火漆还要诧异,愕然道:“夫人说的是回门那日将军留给您做防身的那把匕首?”

因着孟致沛喜欢弱风扶柳的女子,对女子舞刀弄枪的行径就十分反感,而姜零染是将军府的姑娘,虽不能说精通十八般武艺,但也是稍稍涉猎了些皮毛,特别是马背上的骑射,最是英姿飒爽。

而成亲后,姜零染为了取悦夫君,再未碰过刀剑弓枪,就连将军送的防身匕首都成了压箱底的东西,今日怎么又想起要了?

姜零染点头。

青玉诧异不解的去取。

姜零染铺陈纸张,捏笔沾墨,洋洋洒洒的写了一通,赶在厢竹回来之前折纸放进信封。

烧了火漆,封好后递给厢竹:“你亲自去前院,将信悄悄的交给文叔,不要被别人瞧见了。”

文叔是她的外院陪房管事。

早些年的时候文叔是军中副将,效力于她父亲麾下,后因在战场中伤了腿而被恩赏归家,可他孤零一人无处可去,父亲体恤便让他来了京城,在府中暂时做起了外院管事。

后来父母相继离去,祖母和大伯父以他们兄妹年幼无人抚育为由,把姜家二房并入大房,文叔受到了大房排挤,便离开了。

而兄长送她出嫁后,恐她在夫家被欺,也担心她镇不住大伯母挑选出来的陪房,就请了文叔来给她做外院大管事。

前世将兄长死讯、死因带给她的人正是文叔。

如今她回来,想要从这烂沼泽中脱身,能信的只有文叔和厢竹青玉三人,能助她成事的也只有这三人。

厢竹心中莫名的不安。姜零染前后支开她和青玉写了信,又把信封了火漆,明显是不想让她们知晓信中内容。

可但凡是姜零染的事情就没有瞒着她和青玉的,此刻这封了火漆的信文叔能看,她们却看不得。

还是说,她们做错了什么,姜零染已经不信任她们了?思及此,厢竹一脸惶恐。

姜零染何其了解厢竹,看她眼神波闪,便已明白她的心思。

她不告诉厢竹青玉是因为她们二人一定会被她这突然的决定吓到,觉得她意识不清,阻拦规劝她也是必然的;但文叔不同,他观人入微,又常在外行走,定知道她们在内宅所不知的事情。

且前世里,文叔很早就知道了孟致沛去诗院的真相,起先顾忌着她的一片痴心,后又因她怀有身孕,更是不敢告知了。等到她知道时,已经失了先机。

“你和青玉自幼跟在我身边,是我的心腹。我现有一桩大事要了结,需要你们帮我。”她看着厢竹,语调轻缓,字句却慎重。

看着姜零染泼墨黑瞳中的毅然冷绝,厢竹心中的不安感更重,她上前一步跪在了脚踏上,握住姜零染的手,压低了声音道:“姑娘,您到底要做什么?”这只是歇了个晌觉,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姜零染反攥紧了厢竹的手,道:“我要我们都活着!”

谁能杀她们?姜零染这是在说什么?又在怕什么?厢竹觉得莫名。

姜零染明白这句话有多突兀,看厢竹茫然不解,她又道:“帮我。”

姜零染的话厢竹从不会违背,更遑论她用这种祈求忧恐的语气说出“帮我”二字,厢竹想也没想就应了,贴身收好了信,颔首退了出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