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穿越了

翦玥 | 发布时间:2022-07-24 11:33:08 | 阅读次数:5387

“娘哎~您这是要拖死这一大家子哎~她是您小儿媳妇,我还生了您大孙子呢~是寻常您偏心眼眼也就罢了,小儿子大孙子爷奶的心肝子,您疼四叔宠四弟妹我这个做长嫂的从来没有曾说半句也不是。可现在的也不是您偏心眼的时候啊,老四媳妇活不了了,了出出气多进气少了,扛着她是拖“老大媳妇,做人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老婆子知道你对老四媳妇有意见,可她进了我老李家门就是我老李家的人,只要她还有一口气,老婆子都会好好照顾着”。...

“娘哎~您这是要拖死这一大家子哎~她是您小儿媳妇,我还生了您大孙子呢~寻常您偏心眼也就罢了,小儿子大孙子爷奶的心肝子,您疼四叔宠四弟妹我这个做长嫂的从未说过半句不是。可现在不是您偏心的时候啊,老四媳妇活不了了,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拖着她是拖累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啊”

“老大媳妇,做人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老婆子知道你对老四媳妇有意见,可她进了我老李家门就是我老李家的人,只要她还有一口气,老婆子都会好好照顾着”

“娘~你这话是戳媳妇的心啊~这个吧月来,领的水大半让她糟蹋了媳妇说过什么?媳妇什么都没说过,今天您依旧给四叔一半水媳妇也没啃声,若不是给她搽脸,发现她气息都快没了媳妇也不会说二话的····”

耳边是一对婆媳就快死的弟媳去留扯嘴皮子,睁眼,低矮的茅草房顶,黄泥糊的墙壁斑驳光线晦暗。

“水~”

喉头干得要冒烟的秦望舒吞咽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可沙哑的声音却被一边的婆媳两淹没。

又吞咽几次口水舔了舔干得全是血口子的唇瓣她撑身而起。

软得没力气的手臂颤抖着也成功抓住了秦望舒的视线。

淡粉色丝绸,渐变的蔷薇精致典雅的攀附在袖口处,顺势而上在转下:“靠~”

什么鬼?

被单下的是···古装!

抬眼,目之所及全都一个样,粗布短褐,麻衣褴衫,房子里四个人就她一身精细。

这场景也太逼真了,瞧瞧这婆媳两脸上那败坏的脸色以及生无可恋的眼神,这片子要火啊,只是,她刚被男朋友的女朋友推下手扶梯,怎么让人给弄到片场来了····难道昏迷的她比较像死人?

这谁同意的?

···还能有谁,除了秦百强那个混蛋还能是谁。

真是一丝压榨她的机会都不会放过,而她,真是蠢出新高度了,为了能让两人结婚后日子好过些又是上班又是开网店,差点将自己劈成两半来用。

结果,人家拿着她的辛苦钱养女朋友。

心思转换,秦望舒想,在躺下去说不定她就渴死了,所以还是打扰一下大家先给她口水吧,而没经过本人同意就让她来演出也需要沟通沟通,至于秦百强那个混蛋,给她等着。

“喂~”抬手,秦望舒扯了下拦在炕前的背影,男人转头,她不禁有些佩服“我快渴死了,能帮我要瓶水吗?”

这人也画得太好了些,而这眼神····先惊喜,然后平静,在然后木然的走到她脚边,手一抬,从高高的炕柜顶拿下一个葫芦打开。

暗叹这人演技也太过了,这边又没有机器,他表演给谁看,而这道具也太敬业了,一个葫芦都做得这么讲究。

瞅着葫芦,秦望舒思考着这水是喝还是不喝,喝吧这葫芦看着用过不短时间了,不喝吧自己又实在坚持不下去。

闻着葫芦里传来的淡淡不好闻的气味,低凝着凑到嘴边的大葫芦,秦望舒不自觉张口。

咕嘟,咕嘟几大口水喝下肚,秦望舒才反映过来。

啊妈····怎么回事啊,她不止喝了葫芦里的水居然还咬着葫芦口。

心里顿时嫌弃起来,秦望舒手一抬就将葫芦给挥开。

堪堪抓住葫芦,没让葫芦里的水全撒出去,男人瞅了她一眼后垂下目光。

“我滴天爷啊~这一撒是多少水~”

差点将湿土捧起来舔的妇女叫骂,以及脑海里机械的声音成功让秦望舒两眼一翻。

在穿越这种事已经普及到每个成年人的时代,许多人都有过这样或那样的设想,在最艰苦的学生时代,秦望舒就曾无数次设想过,可在梦想成真的今天,她却只想回家。

“在吃几颗”将一小撮小麦放到窝着的嫩白手心里,李江不厌其烦的交待:“多嚼嚼”

“嗯”

小说里的穿越者不是杀手就是医生以及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若是个小白那必然有金手指。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孤儿,大学都差点没得读,什么厨艺,手工···都与她无缘,放在古代,妥妥的小白行列。

身为小白,老天确实公平,随身宇宙交换系统003就是证明,可都系统了为什么就不让它系统得彻底些,这交换系统是个什么鬼!这些丹药,空间灵石,航母,机器人,石斧,石锅的又是什么鬼?

“呼~”天要亡我。

三个界面,一个都是仙气,一个都是科技,一个全是古迹,而她手里分文没有,身边破烂一堆,她要敢跟人换什么,估计能让人从界面里爬出来将她捶死。

“哎~”这运气啊~好歹给她留点啊!这是要逼死她的节奏啊!

“要不要喝水?”拿起葫芦,李江小心防备着。

目光转了转后又落在只有她能看见的屏幕上,秦望舒摇头:“还能忍忍”

“哦”收回目光,李江心里的怀疑越来越重。

不过,这样不作不闹又听话的小媳妇让他感动,若是能一直保持就好了。

这边,小夫妻两几近无言,离她们半米处,李婆子的目光从小儿子身上收回,低叹一声后她转背从背后的篮框里,抓出一把小麦,依次分给围绕在她身边的儿孙后,将剩下的两小撮递给小儿子。

这是她的心肝呐,十岁投师,在那铁匠铺里度了六个春秋,眼瞅着就要出师了却碰上了兵乱,铁匠师傅全被征用,若不是王二狗有私心,这小子也难逃厄运。

可好不容易逃过了一劫,在跟老头子送柴禾时却出了事。

原本,又是兵祸又是灾害的,娶媳妇不容易,捡个员外小姐也算福气,可这员外家的女子太娇气了,吃,要最好的,穿,还要最好的。

她们不过镇里活不下去转到镇外租人田的佃农,年景好些都不过杂粮野菜馒头,哪里来的细白面供应,更何况接连灾祸。

年前庄子被烧粮食被抢,靠着野菜树皮的好歹也挨过来了,谁能想到今年会大旱,开春至今没下过一滴雨,天气热得能烤死人,河水干了,潭水枯了,山上的树木叶卷枝枯。

原本,有府衙每天发的救济粮和水,能挨下去的都想挨过去,可这几天,水更少了,粮食也从一人二两减到了一两。

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了,连多几天的存粮都没有,谁还能淡定下去。

经村里老人一致商量,这难是不逃不行了。

私心里,她也想着这小媳妇断气就断气了,没了这个拖累,老四要好过些,可现下不但活伐起来还懂事了,不哭不闹,老四给多少吃多少,三天来都没多过一句话更没闹过。

今个出门,更是一路咬着牙坚持着跟着大家的脚步,让她嚼生麦也没说二话。

忍不住的,在眼睁睁瞧着小儿子又将大半小麦放到小媳妇手里后,她顶着大儿媳妇的目光又抓了一小撮,然后凑近。

“老四家的,你多吃点,接下来的路还长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