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二章 意外

水如兰 | 发布时间:2022-11-23 | 阅读次数:17687

白雨潇迅速扭过头,目光如箭,精确地找到了了那个声音的来源。陆璟!果真是他。白雨潇深吸口气,压制猛地袭上心头的怒气,她用力举起来号码牌,“1200万。”“1400万。”陆璟跟进。“1600万!”白雨潇了在磨后牙根了。“2000万。”现场响了了陆璟!。...

白雨潇迅速转过头,目光如箭,精准地找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

陆璟!

果然是他。

白雨潇深吸一口气,强压猛然袭上心头的怒气,她用力举起号码牌,“1200万。”

“1400万。”陆璟跟上。

“1600万!”白雨潇已经在磨后槽牙了。

“2000万。”

现场响起了人们的窃窃私语,已经有人在交头接耳了。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回忆起这两人之前凑在一起就争锋相对的各种“盛况”。

“好,2000万一次!”主持人声音激动,停顿了十秒,“2000万二次!”

白雨潇的手用力捏了捏号码牌,一咬唇,“2500万!”

“各位,‘伉俪情深’已经被叫到2500万了!”主持人激动得声音都高亢了起来,“2500万一次!”

白雨潇看着陆璟的方向,他背对着自己,没有回头。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2500万二次!”

白雨潇心头稍稍松了一口气。

陆璟要再加价,她就不拍了,这个价格早就超过了她的心理预期值。

“2500万……”

陆璟直接打断了主持人的话,“3000万。”

他声音很沉,叫价的过程中音调毫无起伏,裹着他惯有的冷静平淡将白雨潇的理智炸成灰飞。

白雨潇陡然起身,直接往外走。

她知道她这么看上去毫无风度,肯定要被业内当笑话流传很久,可是,去他NN的风度!

肺都要气炸了!

陆璟看着白雨潇的背影渐渐消失,视线还盯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许久。

“陆璟?”坐在陆璟旁边的林朵轻轻唤了一声。

陆璟转过头冷着脸重新看向台上。

直到拍卖会结束他都没再说一句话。

*

到家后,白雨潇刚刚脱下外套往沙发上随手一丢,铃声就响了。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母上大人”四个字,白雨潇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出。

电话接通。

“喂,妈,嘿嘿。”

“嘿嘿什么嘿嘿,戒指拍到没?”姜名姝问。

“哎哟,妈,你快看,今晚月色好美哦--”白雨潇还分神看了看窗外。

姜名姝眼睛眯缝了一下,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声音有些沉,“你没给我拍回来?”

白雨潇:“……被人抢了。”知女莫若母。

下一秒,她将手机迅速拿离自己耳边半米远,从手机里传来了姜名姝的咆哮声。

白雨潇闭眼,似乎这样可以隔绝外界的一切声音。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她恍如身处地狱。

先是被自己的母上大人咆哮了将近五分钟,手机又被她老爸拿去,一直宠妻如命的白孟然也帮腔指责了她五分钟,紧接着手机又回到她母上大人手上。

“白雨潇,我生你还不如生块扣肉,扣肉还能下饭,你呢,你除了气我还能干什么,三十岁的人了,连个戒指都拍不回来,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啊?!”

“妈,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电话被姜名姝直接挂断。

白雨潇看着已经变成黑屏的手机,双肩无力垂下。

她已经可以想象她爸妈环游世界回来,她将会面临什么魔鬼般的境遇了。

都怪陆璟!

白雨潇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手一打开瘫在了沙发上。

家政机器人方方贴心给她换上拖鞋。

“方方你先下去,我想一个人待会儿。”白雨潇现在连家政机器人都不想看到,感觉自己的脑仁疼得厉害。

“好的主人。”家政机器人退下。

白雨潇在沙发上躺了将近半个小时,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用手用力搓了搓脸,走进了自己的更衣室。

半分钟后,她换了一身白色运动服走出来。

心情不太美丽的时候,她习惯出去跑几圈。

运动,能够让人分泌快乐的多巴胺。

还有,遇见意外事件……

白雨潇在夜跑的路上捡到了浑身是血的陆璟。

她的思想在助人为乐和就地灭口之间徘徊了五秒,最后还是一咬牙,认命地将人送到医院。

因为陆璟的身份特殊,如果去普通的医院,肯定会引人围观,说不准他车祸的消息明天会占领各大娱乐版块头条,所以白雨潇就将陆璟送去了他们家有股份的一家保密性极好的私人医院。

医院晚上值班的医生吴修杰,年近半百,认识白雨潇多年,跟白雨潇的父母是多年好友。

陆璟从手术室推到VIP病房后,吴修杰扫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陆璟,又看了看白雨潇,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白雨潇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吴叔,我跟他真的没什么!”

“这位陆先生,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吧?还真是个帅小伙。”吴修杰完全没理会白雨潇的辩解。

白雨潇说:“就是一个普通朋友。”

“放心,我懂我懂,是普通朋友,”吴修杰斜了白雨潇一眼,语气是明显的不信。

白雨潇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吴修杰便摆了摆手,“行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爱管,他已经脱离危险了,麻药过了就能醒,不过……”

“啊?”白雨潇不由绷紧了身体,最怕医生嘴里说“不过”两个字。

“他的脑部受到重击,刚才我给他检查过,他脑部有小块淤血,可能会给他造成一定影响。”

“什么影响?变呆?变傻?”白雨潇双目圆瞪,声音都抖了抖。

当红影帝一朝车祸变成傻子,这种情况比她没拍到“伉俪情深”还可怕。

吴修杰说:“具体要等他醒来才知道,你要有心理准备。”

听着吴修杰这种事情似乎有些悬的语气,白雨潇吞了口口水。

吴修杰离开后,病房归于安静。

白雨潇有些脱力地坐在病床边上守着陆璟,一晚上都没敢合眼。

黎明时分,当第一缕阳光破开夜幕从窗外投进,光裹挟着清晨的凉气打在白雨潇半敛着的眼皮上,白雨潇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唉,你怎么还不醒呢?”白雨潇自言自语道:“早知道昨晚就不诅咒你了,戒指你拍去了就拍去吧。”

白雨潇有些沮丧地挠了挠头,她齐耳的短发被她挠得有些凌乱,细碎的刘海调皮地散乱在额前,双眸透着一丝疲惫。

她走到吊瓶旁边看了看滴注的速度,又看了看吊瓶里头的药还剩多少,最后走回床边。

一直都是没什么表情的冷脸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些苍白,头上包着纱布,显出与他平时的冷峻完全不符的脆弱感。

像是一个易碎的骨瓷花瓶。

看着这样的陆璟,白雨潇心里的恶劣因子又有些蠢蠢欲动。

她微微弯腰,靠近陆璟清俊的脸,用耳语般的声音小声喊道:“喂,睡美男,你再不醒,小心我把你卖去偏远山区挖煤。”

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捉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