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 催婚信

水如兰 | 发布时间:2022-11-23 17:13:25 | 阅读次数:11876

“白总,这份文件需您签字盖章。”叶文将一份墨蓝色封面的文件放在白雨潇手边。“嗯,好。”白雨潇顺手翻看了一下文件内容,半13分钟后,她拿起来笔签下名字。字体洒脱写意,一挥而就。白雨潇将签好字的文件递过来叶文,见他还不走,挑起来半边眉毛问着:“还有什么事吗?”“嗯,好。”白雨潇随手翻阅了一下文件内容,半分钟后,她拿起笔签下名字。。...

“白总,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叶文将一份墨蓝色封面的文件放到白雨潇手边。

“嗯,好。”白雨潇随手翻阅了一下文件内容,半分钟后,她拿起笔签下名字。

字体潇洒写意,一挥而就。

白雨潇将签好字的文件递给叶文,见他还不走,挑起半边眉毛问道:“还有事吗?”

叶文单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白总,夫妻管理局给您寄了一封红色信。”

“啊?”白雨潇抬头,脸上有些茫然。

夫妻管理局?

白雨潇现在有一脑门的问号在打转,同时在心里也升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在结婚率异常低的现在,设有夫妻管理局这个部门,他们会根据每个登记在册的现有人员的实际情况进行催婚。

人们戏称它为——催婚办。

“拿来我看看。”白雨潇放下了手上的笔。

红色信很快被递到了白雨潇手边。

白雨潇拧着眉头拆开信封,快速看了一眼信里的内容。

“我屮艸芔茻!”

“怎么了白总?”叶文见白雨潇激动的模样,好奇地凑了过去,想看信里的内容。

片刻后,快速扫完信中内容的叶文嘴里发出如同尖叫鸡般的笑声。

白雨潇斜睨了叶文一眼,又恨恨地看着这一页薄薄的信纸,她眼里似是燃着火焰,想要将这张纸直接给烧成灰。

毁尸灭迹!

尊敬的白雨潇女士:

展信佳。夫妻管理局在这里很荣幸地告知您,您的适婚年龄已到。如果在今年六月二十八日的时候,您没有到我局登记婚配对象,将会对您征收罚款,罚款金额是您日常收入的百分之二十。

请知悉,谢谢。

文字如针,字字戳心。

白雨潇掰了掰自己的手指头算了算自己可能需要缴纳的罚款,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数字巨额得让她宛如割了心头的一块肉。

六月二十八日,不就是自己的生日吗,离现在一个月都不到了。

不到一个月,她去哪里找一个合适的婚配对象?

“白总,需要帮您提前将罚款准备好吗?”叶文好心询问道。

如果他的声音不是颤抖着从嘴里跑出了来的,那这份“好心”一定更具有说服力。

白雨潇有些头疼地单手抚额,“我要说谢谢吗?”

“不客气,这是身为您的贴心小助理应该做的,”叶文眨了眨眼,“对了,您别忘了晚上的拍卖会要去参加,帮您母亲将‘伉俪情深’那个对戒拍回来。”

“伉俪情深”这个对戒,是一位享誉世界的设计师为他一生深爱的妻子做的作品,也是他这一生最后一件作品。

白雨潇的母亲姜名姝对这个对戒指势在必得,提前好几天就打电话提醒她别忘了这件事。

白雨潇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无力地跟叶文挥了挥,示意他先出去。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带上,一时之间,整个办公室落针可闻,白雨潇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半晌后,她再次拿起夫妻管理局寄给她的那封信看了看。

安静的办公室响起一声长长的叹气声。

西楼片月,星斗挂檐。

晚上七点半,菲利斯大酒店。

因为今晚有大型拍卖会在这个五星级酒店的会议厅举行,所以酒店门口处设立了一个接待处,只有拿着邀请函的人方能入内。

整个F市的商业名流几乎都齐聚在此,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都在言笑晏晏地相互着打招呼。

递上邀请函,白雨潇迈步往里走。

她白色衬衫随意挽到手腕处,一手插在自己的西装裤口袋里,脚下踩着一双白色低跟皮鞋,走路身姿潇洒随性,别样的中性气质轻易就吸引了周围一圈人的目光。

刚往前走了几步,酒店门口便传来一阵喧闹声。

“快看,是陆璟!”

“他今晚怎么有空过来?”

“听说他是这次拍卖会某个珠宝品牌的代言人,估计是过来助兴的。”

“天哪,他好帅,我要窒息了--”

喧闹声和抽气声从身后传来,引得白雨潇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陆璟正好迈步进来。

陆璟和白雨潇的视线在空中轻轻撞了一下,两人同时拧了拧眉头。

月光透过酒店的落地窗落到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衬得挺拔而又冷漠,一身黑色的西装让他整个人都透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跟周遭的衣香鬓影格格不入。

下一秒,白雨潇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旁,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漂亮女子正站在他的旁边,她长发披肩,表情柔顺。

白雨潇认识她,是最近刚有点冒头趋势的影视小花林朵。

他们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看着极为登对。

倒霉,怎么上哪儿都能碰到他!

白雨潇在心里暗骂一声,快速转过头,抬手压了压自己齐耳的短发,抿了抿唇快步往里走去。

落座后,白雨潇跟给自己号码牌的工作人道了声谢。

“白总,需要给您倒杯红酒或者香槟吗?”工作人员客气询问。

“红酒,谢谢。”白雨潇说。

一杯红酒很快被端到了她的手边。

她摇晃着透明的高脚杯,看着里头暗红色的液体,显得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

她一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拍卖会开始。

一开始拍卖的几个物品都不是“伉俪情深”,白雨潇有些无聊地坐在位置上单手托腮,不时轻抿一口红酒。

她刚偏了偏头,眼角余光就不小心跟坐在自己斜对面的陆璟对上,陆璟也端了一杯红酒,朝她遥遥一举。

白雨潇眉头一皱,快速撇开视线,唇畔抿成了一条直线。

“好,接下去要拍卖的藏品,是‘伉俪情深’对戒。”

听到主持人这话,白雨潇不由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上半身挺直。

一个穿着艳红旗袍身姿曼妙的美女在台上展示着对戒。

这个对戒外形精致,线条流畅明晰,上面镶嵌的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在拍卖会主持人冗长的一段介绍之后,终于进入了主题,“这个对戒的起拍价是180万,举牌一次加10万,现在开拍。”

白雨潇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轻轻点了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不远处有个号码牌举起。

“好,那位女士出价190万。”

紧接着,又有好几个号码牌陆续举起,白雨潇数了数,这个对戒想要的人还挺多。

价格很快被叫到400万。

白雨潇举起牌子,语调沉稳,“800万。”

一直还算平静的现场响起了高低不一的抽气声。

一下加价400万,是给别人以震慑,告诉他们,这个藏品,她志在必得。

这属于心理战,她不耐烦跟旁人磨叽,一般瞅准了目标就喜欢单刀直入。

果然,等她叫完价格,刚才举牌的几人果然都没再举牌。

白雨潇拿号码牌的长柄轻轻敲了敲手心,唇角勾起。

“1000万。”

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如平地响起的一声惊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