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三章 失忆

水如兰 | 发布时间:2022-11-23 17:13:26 | 阅读次数:22117

说着这句话,白雨潇视线在陆璟脸上逗留了几秒,才慢慢的直站起身。她正准备好坐回凳子上,眼角余光有意看见陆璟放到床上的手指轻轻地动了一下。白雨潇顿住脚步,眼睛轻轻瞪大了些。早晨的暖阳细细地撒落,始终闭着眼睛的“睡美男”幽幽睁开眼睛了双眼。周遭的时间放佛都停她正准备坐回到凳子上,眼角余光无意看到陆璟放在床上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说完这句话,白雨潇视线在陆璟脸上停留了几秒,才慢慢直起身。

她正准备坐回到凳子上,眼角余光无意看到陆璟放在床上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白雨潇顿住脚步,眼睛微微瞪大了些。

清晨的暖阳细细洒落,一直闭着眼睛的“睡美男”幽幽睁开了双眼。

周遭的时间仿佛都停止了。

四目相对,白雨潇看到陆璟那似是有雾气笼罩的黑瞳里倒映出了她的身影。

她心头一顿,心情犹如坐上了过山车,先是陡然掉到了最低处,而后又猛地拉扯起来。

心脏起落之间,她猛地向后退了半步。

“哗啦--”

白雨潇挥了下手臂,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吊瓶设备,玻璃瓶敲打着铁杆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她手忙脚乱地忙扶住即将倒地的吊瓶设备。

还好自己经常运动,身手敏捷。

扶稳东倒西歪设备的白雨潇舒了一口气。

病房里一时非常安静,只有偶尔飞过窗外的雀儿发出一两声短促清脆的啼叫声。

时间仿佛被拉得很长,长得一秒钟仿佛都变成了一分钟。

白雨潇咬了咬唇,看着陆璟尚处于迷茫的双眼,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头,率先打破安静的氛围,“呃,那个,呵呵,你醒啦……这个……我,我去叫医生……”

听到白雨潇声音的陆璟眨了下眼睛。

他双眸中雾气渐散,却没有裹上平时惯有的寒霜,而是带了几分难得一见的水汽。

看上去像一只淋了雨的小动物,楚楚可怜又惹人心生怜意。

白雨潇嗓子里似是塞了软棉,忽然就堵住了她的嗓子眼,让她瞬间发不出一丝声音。

现在,是什么情况?

白雨潇心底升起一丝疑虑,有些不安地脚后跟在地上摩挲了一下。

两人视线又在空中交缠了将近一分钟。

就在白雨潇以为陆璟可能被撞哑了的时候,陆璟终于开口了。

“姐姐?”

白雨潇:“!!!”

白雨潇脑中仿佛有惊雷响起,震得她脑门一麻。

她刚才听到陆璟喊自己什么?

姐姐?

自己比陆璟大两个月,偶尔在埋汰他的时候会激他喊自己姐姐,但是从来没有成功过。

现在他居然主动喊这个称呼。

是要世界末日了吗?!

看着已经完全愣住的白雨潇,陆璟却弯了弯眼睛,拖着嗓子又喊了一声,“姐姐--”

白雨潇快速贴着陆璟对面的墙壁,双手死死扣着雪白的墙壁。

她的指甲在墙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指痕。

白雨潇用了将近五分钟,做了十个深呼吸才让自己的情绪稍稍冷静下来。

她看着眼前歪着脑袋看自己的陆璟,那模样像极了头上挂着问号的小猫,他微微上挑的凤眸睁大了些,看着非常纯善无辜。

要命了,这得把脑子的波棱盖撞碎了才能撞出这种效果吧?

她犹豫片刻,问道:“你……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陆璟歪着头跟她眨巴了下眼睛,而后唇角微微下压,情绪有些低落地微微摇了摇头。

“呃,那你还记得什么?”白雨潇试探着问道。

“什么都不记得了。”陆璟有些沮丧地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片刻后又抬眸偷偷瞟了白雨潇一眼,“姐姐,你长得好好看。”

“呵呵,谢谢。”白雨潇无力地搓了把脸。

完了,傻孩子这是被撞出第二人格了。

要换做之前,这货怎么可能会夸她,高中时候他甚至跟自己朋友说最讨厌的就是短发的女生了。

想到这,白雨潇又压了压自己的头发,站起身准备去喊医生过来看看。

她刚转身准备离开,衣服下摆就被轻轻扯住了。

陆璟语气很不安,扯着白雨潇衣角的手指捏得死紧,“姐姐,别走,别离开我。”

他低沉性感的声音配上几分软侬,乖得不可思议。

他撒娇了?

他在跟自己撒娇!

白雨潇脑子一空,迈出去的左脚绊了自己的右脚一下,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五体投地。

“姐姐,你没事吧?”陆璟急了,想要起身扶她。

白雨潇见状忙自己爬了起来,慌乱摆手,“我没事,你别起来,你……你先躺着,我去找医生,我不走。”

听到白雨潇这话,陆璟闻言脸上紧张的表情才稍稍放松了一些,他躺会床上,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漂亮的含情眸,“那姐姐你要快点回来。”

白雨潇眼皮跳了一下,嘴角抽搐了两下才勉强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好。”

她抬手帮他掖了掖被角转身离开。

陆璟盯着被关上的病房门,久久才闭上眼睛。

“吴叔,他这是什么情况?”白雨潇在吴修杰的办公室焦躁地来回走着。

吴修杰泰然自若,他由着白雨潇焦躁,兀自拿起自己手边的大茶缸,用盖子撇了撇茶沫,吹了吹,轻啜一口。

白雨潇站定,“吴叔,我这都火烧眉毛了!”

“急什么,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吴修杰好整以暇地将大茶缸放回桌上,“他是因为失忆,出现了一些认知上的偏差,对他的性格造成影响了,等他脑中的淤血随着血液循环慢慢化开就好了。”

“吴叔,他这种情况会维持多久?”白雨潇有些烦躁地挠头。

吴修杰说:“不好说,可能几天,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人的大脑受伤是最说不好的。”

说了等于没说。

白雨潇无语半晌。

“……没别的办法了吗?动手术行不行?”

吴修杰说:“脑部手术是有高风险的,他这种情况,最好是让他自己慢慢恢复,这段时间要他家里人多些耐性照顾。”

“他哪有什么家里人,他爸早就没了,他妈妈前阵子也因病过世了。”白雨潇仰头看天花板。

吴修杰:“那这孩子还挺可怜的,他有别的亲戚吗?”

“都不在这儿,他妈妈葬礼的时候都没来,好像很久没联系了。”白雨潇说。

“哎哟,你知道的还挺多。”吴修杰看着白雨潇笑。

白雨潇抬眸看了吴修杰一眼,视线迅速躲开看着紧闭着的办公室的大门,声音很轻地说:“怎么办呢?”

这句话是问她自己的。

感觉自己被一个不得了的大麻烦给缠上了,而她,好像完全没办法撒开手不管。

如果时间回到昨晚,她一定把人丢在那,最多只帮他叫辆救护车。

白雨潇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扯了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