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五章 李广弓弦劲

兴霸天 | 发布时间:2022-11-23 20:43:09 | 阅读次数:16410

城南,小连子街。李元芳的家就在街尽头。进了院子,李彦后转身,对着跟在后面抬着箱子的两人道:“三位武侯幸苦了。”“阿郎谬赞了,我们当不起!”这三位,是安县尉派给李彦的小跟班差吏,张环与何竟。都是方正脸,塌鼻梁,小眼睛,一个身材矮小,一个略显精瘦李元芳的家就在街尽头。。...

城南,小连子街。

李元芳的家就在街尽头。

进了院子,李彦转身,对着跟在后面抬着箱子的两人道:“两位武侯辛苦了。”

“阿郎言重了,我们当不起!”

这两位,就是安县尉派给李彦的跟班差吏,张环与何竟。

都是方正脸,塌鼻梁,小眼睛,一个身材高大,一个略显精瘦。

他们放下箱子,抱拳道:“阿郎还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我先看看。”

李彦走到箱子面前打开,一匹匹绢帛露了出来。

这可相当于一大箱钱。

唐朝实施的是“钱帛兼用”制度,“钱”是铜钱,“帛”就是绢帛。

经常有天子赏某大臣五百匹绢、八百匹绢,就是在打赏,数目还都不小。

李彦直接开箱,倒不是炫富,他取出一匹布,询问道:“在凉州,这一匹可以换多少文?”

“织工精美,色彩光鲜!”

何竟上前看了下:“这1匹至少卖900文钱,如果胡商急着收,1匹可以卖到1缗钱。”

1缗钱就是后世俗称的1贯钱,唐朝相当于1000文,缗是穿铜钱用的绳子。

李彦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暗暗咋舌。

他印象里,唐朝1匹上好绢布,售价是500文左右,怎么直接翻了倍?

张环在边上察言观色,解释道:“自与蕃贼开战后,市价日涨,这是公道价,我等不敢虚言。”

李彦恍然:“原来如此。”

一旦打仗,物价必然飞涨,这是古代小民最难熬的一点。

要知道安史之乱后,物价直接翻了十倍,现在还不至于,张环又道:“凉州这里,原本1文钱能买2个鸡蛋,5文钱1升醋,11文钱1斗米(约12.5斤),40文钱一只鸡,50文钱一斤盐,600文钱一头猪,现在都要涨上三四分……”

李彦默默换算了下。

在安史之乱前,唐初1文钱约等于后世两元人民币,对比下日用品的价格,大部分还行,除了盐和布。

盐没办法,布帛则不都是这个价格。

普通老百姓穿的粗布,几十文钱就能买一匹,一匹可以做两套衣服。

丘英赠予的大箱子内,不仅有上品锦缎,还有四套成品衣服,李彦初步估算了下,对于目前的资产,心里有了数。

他对钱很有兴趣,因为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古代物质条件本来就差,再穷的话,那过的真是太难受了。

现在可以改变生活,同样用钱收买人心,也是最快捷方便的。

李彦从中取了两匹布,分别递给张环何竟:“两位是能人干吏,接下来多蒙照顾了。”

两人动容:“阿郎尽管吩咐就是,我们地位低下,怎敢受此等厚礼!”

“英雄不问出处,我一向是这么觉得的。”

李彦摆了摆手,脸不红心不跳,语气那叫一个由衷:“称阿郎太见外了,叫我六郎吧!”

“使不得,使不得……哎呀,你看我这手,怎么就不听使唤……”

两人一番推辞,身体很诚实的接过。

在户曹手下当差,月俸不高,福利不少。

但总的来说,他们养活一家后,结余也不会太多,有时候辛苦几个月,才能攒下闲钱买一匹好布。

这在凉州百姓里面,已经是富足的家庭。

现在白得一匹,带回去妻儿肯定会很高兴,请个裁缝,过年时就有体面的新衣裳穿了。

美滋滋。

但两人看着李彦身上穿的短褐麻衣,再瞧着他家里几间屋子,虽说不至于穷到家徒四壁,但显然也没什么闲钱。

这样的小郎君骤得财富后,居然毫不迟疑的送出,张环何竟对视一眼,心不由跳得更快。

比起一匹布,能与这位搭上关系,或许才是更大的收获!

两人再不迟疑,齐齐行叉手礼:“谢六郎赐!”

李彦笑笑:“近来城中有什么事情,通知我一下,我这人喜欢凑热闹……”

两人谨记,一百个用心,又行礼道:“是!”

目送两人抱着布,欢天喜地的离开,李彦单手提起箱子,往后院走去。

进了后院,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树黄澄澄的杏子。

杏树郁郁葱葱,将小半个院子都遮住,蔓延开来的枝蔓不仅出了墙,还有一部分甚至伸到了远处的屋顶上。

树下站着一位穿着粗布衣衫的中年男子,正在劈柴,右臂袖子空荡荡的,伴随着劈砍动作,随风飘荡。

这位自称哑叔,真名不知。

“师父,我回来了!”

李元芳的武功就是哑叔传授,入学馆的荐书同样是哑叔弄到,好消息自然要第一个汇报。

眼见哑叔转过头来,李彦笑道:“刚刚有一位从长安来的千牛备身,说我是卫国公六子,祖父是李公,就是那位灭了突厥和吐谷浑的大英雄!”

伴随着李彦的描述,哑叔一边劈柴,一边聆听,神情始终平静。

李彦将丘英的态度、同学的转变和两位差役都说了,顺手挑了套成品衣服,开始换装。

穿上淡青色圆领窄袖长袍,戴起皂罗巾,最令他喜欢的,是腰间的蹀躞(xiè)。

这种古代皮带,有着强大的收纳功能,一圈有十个扣子。

那些行走天下的江湖子,想要挂刀剑武器,笛子扇子,不是随便往腰带上一插,而是扣在蹀躞上。

李彦对于骚包的扇笛没有兴趣,但将酒壶往腰间一扣,顿时多了几分洒脱。

他转了一圈,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属性面板又有改变。

【颜值:3(真-平平无奇)】→【颜值:4(穿上衣服都快不认得了)】

李彦咧嘴:“师父,怎么样?”

哑叔微微点头,却隐隐皱了下眉。

这孩子怎么半天不见,有点长歪了?

但仔细看看,似乎又没什么变化,真是奇怪。

好在都是糙汉子,不太在乎这个,当李彦提出练武时,哑叔立刻放下斧子,取了根细长的木棍,在地上写道:“今日练李广弓弦劲。”

“好!”

李彦脱下新衣服,换了一身短打,走到后院中央,摆出架势。

融合这个世界的记忆后,他发现这里的武学,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流传于世的,不是什么某某神功某某宝典,而是各种劲气的修炼方法。

劲气类似于真气,在体内流动,但不像真气,需要打通经脉壮大。

往往在体格强健时,劲气就自然勃发,然后如同好奇而顽皮的孩子,在四肢百骸中游走。

如何控制劲力,化为己用,使之变为如臂指使的力量,才是历代武者研究的重点。

古往今来,沙场战将,游侠刺客,士族高门,道家佛教,都对劲气的修炼方法有不同见解。

一代代能人改良自创,推陈出新,衍生出了许多劲力法门。

其中集大成者,往往是历史知名人物。

弓弦劲,据说最初源自夏时有穷氏国君羿,到了汉朝,李广将之发扬光大。

李广虽然在后世被戏称为迷路侯,但个人的实力是很强的,有意思的是,陇西李氏就自称为李广的后裔,弓弦劲的秘传目前也在陇西李氏。

哑叔此举,颇有深意。

但当李彦摆开架势后,无论是李广李靖,还是五姓七族,统统被抛之脑后。

只剩下沉凝与专一。

穿越到古代,最令人绝望的,莫过于一切娱乐活动的失去。

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电器。

白天所知所见,就是周围的事情,无法再远程吃瓜,关心两国会晤,国际走势。

晚上一灯如豆,看东西晃晃悠悠,时间久了,眼睛特别难受。

这样的生活,把李彦一个夜猫子,硬生生逼成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养生人……

物质的匮乏倒也罢了,精神上的空虚才是最折磨人的。

由奢入俭难!

于是乎,当接触到前世没有的名将真传,李彦在练武上,投入了十分热情。

现在,热情涨到了十六分。

家世的改变,能让付出不被埋没,得到应有的回报。

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功,则是成事的根本!

“师父……”

“请接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