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六章 李元芳的刀

兴霸天 | 发布时间:2022-11-23 | 阅读次数:13255

倏然间。李彦踏出三步。第一步,气通百骸,来往如织;第二步,精神凝结,神采飞扬;第三步,血脉偾张,势由劲发。弓弦劲的基础三关,气涌、意动、劲发,一气呵成。一眨眼间,整个人变的威风凛凛的他,冲到了哑叔面前。双臂左右摆动,臂拉弦,拳为矢。出腿如槊,带风李彦踏出三步。。...

倏然间。

李彦踏出三步。

第一步,气通百骸,往来如梭;

第二步,精神凝聚,神采飞扬;

第三步,血脉偾张,势由劲发。

弓弦劲的基础三关,气涌、意动、劲发,一气呵成。

眨眼间,整个人变得威风凛凛的他,冲到了哑叔面前。

双臂摆动,臂拉弦,拳为矢。

出拳如槊,带风呼响。

哑叔手里的木棍往前一递。

两人身体同时一震,都感到势如破竹的劲力轰了过来。

李彦的双拳坚硬似铁,硬生生将反震力道吃下。

哑叔则手筋弹抖,手腕一转,以巧妙的方式将力道卸去。

不同的选择,导致了变招的快慢区别。

下一刻,只听嗖的一下,劲风袭面。

哑叔目光闪动,身子侧过,以毫厘之差与横踢过来的长腿擦过。

一腿刚过,李彦另一腿又已抽出。

拳击脚踢,肩顶膝撞,他的身体各个部位,都伸缩如弓弦,动发若弦满。

这是弓弦劲运劲技巧中的连珠式。

一招九式,连珠九箭,毫不停歇。

终于,木棍避之不及,被李彦狂猛的劲力轰中。

“啪!”

前端直接被打碎,木屑在两人之间簌簌飞扬。

趁着视线隔绝的刹那,李彦欺身向前。

哑叔双脚一点,高瘦的身体飞速后退,暂避锋芒。

伴随着他那截空荡荡的袖子猎猎作响,木棍或挑或拨,或按或卸,守得水泄不通。

只待李彦锐气消失,气势下降。

双方兔起鹘落,在后院中你追我赶。

“引以为柔,发之为刚,轻重出入,习以为常。”

李彦看似狂攻猛打,实则不急不躁,脑海中浮现出劲力的核心口诀。

听起来不复杂,实际上每分力量的递相引带,起伏转运,每股气息的吐呐导引,内外盈牵,都有太多的奥妙玄机。

这些诀窍,都是哑叔一个字一个字在地上划出来,掰碎了讲解,比起学馆里那些不负责任的博士,不知道细致了多少倍。

自己也没有辜负对方的希望,凭借超高的天赋,听了就懂,练了就会。

此时循着记忆里那锻炼了千百遍,几乎达到本能的技巧,将这门劲力发挥到淋漓尽致。

“嘭!”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巨响后,两人再度短兵相接,然后跌飞开来,同时落地。

哑叔再度回到大树下,笔直站定,衣袖飘飘,眼神凌厉,生出强大的气势。

沉雄的压迫感,仿佛能激荡起秋风,杏树树叶配合着萧萧而落。

李彦则抖擞精神,咧嘴一笑:“痛快!”

家世的变化是今天的事情,而穿越后的三个月内,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练武环节。

没有人不希望拥有一个强健的身体,但往往是吃不了锻炼的苦头,无法持之以恒的投入精力。

现在一步到位,成了万里挑一的武学挂逼,岂能浪费?

“再来!”

他低喝一声,气势不仅没有衰退,反倒越打越盛,反扑过去。

交击碰撞声越来越密,就像是大唐过年时的爆竿在炸响。

他不是乱打的,接连强攻八招,在连珠进入第九式的高潮之际,李彦突如其来的变招。

手拉弦,指为矢,连连弹出。

“崩!崩!崩!”

劲力打在空中,发出弓弦颤动的声响,惊心动魄。

惊弦式。

拳脚指爪,每一击的力度有所削弱,但攻击频率越来越快。

李彦围住哑叔,展开第二轮狂风骤雨般的攻势。

潺潺若流水行云,凛凛有破军之威。

哑叔失了节奏,活动空间逐渐缩小,被逼回只能在树下徘徊,左冲右突。

“是时候了!”

李彦深吸一口气,倏然间曲相弓形,脊背一挺,衣服绷起。

依稀间,有九层劲力波纹,在衣面上接连起伏。

然后短打一收,又紧紧贴在身上,凸显出流畅的肌肉线条。

一绷一松间,之前引而不发的连珠式第九劲,居然于此刻续上!

气势轰然之间,再攀向第三层!

“着!”

李彦大喝一声,抖臂劈掌。

“嗖!”

一道锐利的锋芒呼啸出去,好似一把张满的长弓,终于射出了石破天惊的箭矢。

有个词叫满弓易折,告诫人做事时要留有余力。

而弓弦劲的满弓式,却是将全身劲力聚于一点,毕其功于一箭。

与连珠式配合,堪称藏巧于拙的变化,一朝宣泄的爆发!

狭路相逢,龙争虎斗!

嘭!

一声闷响,尘埃落定。

两道极速移动的身形,骤然停下。

“呼……呼……”

李彦胸膛起伏,一双露在外面的手掌,肉眼可见的充起血来,连带着整张脸都慢慢涨红,头顶冒起淡淡白气。

但他神情泰然,沉息吐气,一缕雾气白龙般的游了出来。

这是这具身体从三岁开始,十一年勤修不懈的劲力修为。

伴随这声漫长的吐息,体表的滚烫和涨红的脸色,如潮退般,消散得干干净净。

仗着强大的体质,他将极限爆发的后遗症轻松消弭。

换成别的年轻武者,如果这样运劲,恐怕都趴下了。

另一边,哑叔手抖了抖,握住的木棍彻底崩碎,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在师徒切磋中,这倒不是第一次失利,这个徒弟从小就猛。

可打得如此凶猛狂暴,却又行云流水的,还是头一回。

在单个招式上,并没有什么明显进步,但彼此之间的衔接运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而且似乎去了心结,心胸为之一阔,气势截然不同。

“劲力衔接的技巧,我又有进步,不过……”

此前听到家世变化,哑叔无动于衷,此时露出明显的赞许,李彦却在自我反思:“三招一过,我在弓弦劲上的发挥,就有些后劲不足了。”

他会的远不止一种弓弦劲,在学堂中擒拿尤七的招数,就是角抵劲的擒力。

不过没有与外人的对敌经验,终究把握不住自己的强弱,李彦趁机问道:“我如果全力出手,是什么水平?”

哑叔怕徒弟骄傲,想了想在地上写道:“尚可。”

李彦觉得这个评价,不足以让自己装逼,可别练到最后,还不如原著的李元芳强,那就太惨了,赶忙请求道:“师父,那教我点新招呗!”

这是例行的事情了,每次练完,李彦都想多学些新招,但哑叔总是沉默着拒绝。

可这一回,哑叔沉吟片刻,居然真的走向屋内。

不多时,提着一个狭长的木盒出来。

盒盖打开,一柄刀面锃亮的长刀,静静的躺在里面。

哑叔将刀取出,轻轻一抖,其薄如纸的轻钢刀身,陡然与刀柄分离,带着铁链飞射出去。

李彦看得清楚,这刀柄内藏有极为精巧的机关,能让这把武器分离。

既可以当刀使,也可以当链子使。

远近攻杀,神鬼莫测。

“这不是元芳的招牌兵器么?”

李彦心中大喜,明知故问:“师父,这是什么武器?”

哑叔手腕抖动,刀尖在地面银钩铁画,写下一个个刚劲有力的大字:“这是链子刀,我传你刘裕百胜劲。”

写罢,直接将刀抛来。

“宋武帝刘裕?”

李彦伸手接过,刀光如匹练,在身前一闪,令他满是欣喜。

李广弓弦劲是早早学会的,而刘裕百胜劲,将是他穿越后新学的第一门劲力。

脑海中下意识回荡起,那滚瓜烂熟的千古名句: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寄奴就是刘裕的小名,从小寄养在别人家的落魄子,后来成为勇冠三军,当世无敌,定乱代兴之君。

故有后世辛弃疾的追忆……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今日有幸!

学刀百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