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001.也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幸运儿

梨淑 | 发布时间:2022-11-23 21:34:11 | 阅读次数:20634

沧澜海域,晨风罩面。十来个小网红现场直播内容,全网见证着最美的民宿主人——莫林的盛世婚礼。“安安,笑一个。”化妆打扮间里,林奚边捋着婚纱,边再次提醒莫林特别注意表情。女人龇牙,清澈的眸子瞥向窗外:“来了多少人?”“小网红12,嘉宾160,有发出邀请函的,也没发出邀请十来个网红现场直播,全网见证着最美民宿主人——安洛的盛世婚礼。。...

沧澜海域,晨风罩面。

十来个网红现场直播,全网见证着最美民宿主人——安洛的盛世婚礼。

“安安,笑一个。”化妆间里,林奚一边捋着婚纱,一边提醒安洛注意表情。

女人龇牙,清亮的眸子瞥向窗外:“来了多少人?”

“网红12,嘉宾160,有邀请函的,没有邀请函的,都挤进了这片沙滩,座无虚席,保安挡也挡不住,民宿是咱家的,海滩不是。”林奚无奈地叹了口气。

婚礼时间定在十三点十四分,寓意一生一世,一大早各种预热的视频段子已经在网站迅速传开,一直关注安洛消息的程光,吃早饭的间隙刷到了视频,到嘴的包子掉了出去。

以前只见安洛在沧澜海域炒各种CP,可今天直接变成了婚礼,再不阻止,怕是前任总裁夫人真要变成前任了,他酝酿着该怎么向容言开口,三年,安洛是容言治不好的心疾。

卓安公司总裁办公室,硕大的落地窗前容言背身而立,透过窗户,半个城市尽收眼底。

助理程光轻轻扣响玻璃门,伴随着一声请进,他推开门:“老大签字。”

容言转身坐到办公桌前,两下连笔合上文件递给程光,半晌,见助理一动不动地站着,男人缓缓开口:“怎么还杵着?”

“老大,你把夫人丢在海边三年了……”助理旁敲侧击。

容言俊朗的眉峰蹙了蹙:“她是不是知错了,想让我接她回来?”

程光捏了把汗:“不,夫人变成海王了,今天还要举行婚礼。”

容言豁然起身,椅子被推了出去:“什么?”随后男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惨淡的笑容,整个人面如死灰。

三年前,容言提出离婚,以此威胁安洛,本想着婚后安洛辞职做全职太太,离了他寸步难行,一定不会同意,岂料女人痛快答应。

她拿走千万家产,前提条件是住在沧澜海边,不得带着钱回景城发展,除非“痛改前非”。

容言一直等着安洛低头认错,但没想到三年过去,这女人丝毫没有回心转意,在沧澜海域似乎还过得风生水起。

男人顾不得思索:“订机票,去沧澜市。”

“老大,机票已订好,我陪你一起去。”程光拿了车钥匙迅速转身走在前面。

容言微微吃惊:“你是不是一直有安洛的消息?”

程光点头称是,安洛离开景城后,容言明里扔了女人的一切物品,但有回容言出差半个月,托助理拿保险柜里的文件,程光才发现了那张安洛的脸都被摸秃了的个人照,反面写着:最爱安洛,时间,一个月前的情人节。

加上三年来,每次应酬喝得烂醉如泥,程光开车送容言回去,他总是模模糊糊地喊着安洛,酒醒后程光说起,男人却装傻充愣,于是程光知道,容言心里始终装着安洛,他便想着暗中撮合,让两人重修旧好。

每隔半年,程光说起夫人已被丢在海边多久,容言会下意识地问:“她知错了吗?”想必心里早就后悔了八百次主动提出离婚,只是碍于情面才不承认。

蓝色迈巴赫里,容言十指交错搁在唇边,脑中是三年前安洛离开时的场景。

那日他从珐国回来,刚推开门便看到容晴坐在沙发上哭泣,旁边还坐着自己的学妹孟馨儿。

安洛背对着大门,趾高气昂地站着。

容晴余光瞥见门口的弟弟,哭声骤然大了许多,孟馨儿更是歪曲事实故意道:“安洛,大姐怎么说也是长辈,不过是替我说了两句话,你顶撞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动手把她推到沙发上。”话落,孟馨儿搭在容晴后背的手动了动,暗示容晴配合自己。

“洛洛,容言一出差我每天都战战兢兢,生怕说错了话惹你不开心,今天馨儿过来我也提前跟你打了招呼,馨儿既是容言学妹又是我们以前的邻居,你吃哪门子的醋,拿我撒气……”容晴一五一十地控诉着安洛。

安洛冷笑一声:“容言在家时你喜欢演戏,现在他不在,演给谁看?谁推你了?胡说什么?明明是方才你拉着我给你们端茶倒水……”

“安洛,够了。”容言哐当放下行李箱走进屋内。

男人捏了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一瞬间挫败感铺天盖地地袭来,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却始终处理不好家人和妻子的关系,原本舟车劳累,回到家还要面对鸡飞狗跳,收拾一地鸡毛。

他薄唇紧抿、眉头微皱、眼神阴沉地看着安洛:“前段时间妈刚被你气进医院,人还没出来,现在又来折腾大姐,安洛,离婚吧。”

安洛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离就离。”

车上,男人不自觉地叹了口气:“程光,安洛的性子怎么这么倔?”

程光思忖片刻:“老大,你不也倔,所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先认个错,夫人肯定也回来了,这三年,夫人捐助了十个山区留守儿童,帮助了四十几个孤寡老人,还救了上百条流浪猫狗……是出了名的大善人,人善总归心软,业内很多企业家放话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誓要追到她,也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幸运儿……”

安洛的“光荣事迹”,程光一字不落地道来,听得容言异常惊讶,这三年,为了能将安洛从心里驱除,容言故意不去打听安洛的消息,除了程光,也没人敢在自己面前公然说起,没想到,女人变化如此之大。

“还有呢?”第一次,容言主动问起了安洛的情况。

沧澜市,陆心远换上了新郎礼服,能和安洛同框,哪怕是场假婚礼男人也甘之如饴。

初见安洛,是在距离沧澜海不远处的半山腰,那时女人一身淡紫色纱裙,如烟一样笼罩在她身上,偏低的V领处露出雪白的脖颈,侧开的裙摆隐约可见修长的美腿,腰肢纤细,那身材简直完美至极,她正和另一个微胖的女孩子一起收拾着凌乱不堪的院子。

拥有五千多万粉丝的陆心远,见过无数的美女,却从没有任何人像安洛一样,只一眼,便让他心里的小鹿乱撞。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