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三章 耗子与强盗

兔兔立大功 | 发布时间:2022-11-23 22:34:10 | 阅读次数:13147

李家村突然发生了鼠灾。方瑶听姜氏说,除了他们家,前天白天,村里其他十几户人家统统遭了难。别说只剩的存粮被老鼠吃了个精光,衣服、柜子、农具都啃坏了,更有甚者人也不放过我。而姜氏的邻居,李大头家里,是受灾最非常严重的。“天煞的畜生,家里就这么点存粮了,全给嚯方瑶听姜氏说,除了他们家,昨天夜里,村里其他十几户人家全都遭了难。。...

李家村发生了鼠灾。

方瑶听姜氏说,除了他们家,昨天夜里,村里其他十几户人家全都遭了难。

别说仅剩的存粮被老鼠吃了个精光,衣服、柜子、农具都啃坏了,甚至人也不放过。

而姜氏的邻居,李大头家里,是受灾最严重的。

“天杀的畜生,家里就这么点存粮了,全给嚯嚯完了啊!”

“老天要亡我们……”

从开着的窗户口,可以听到外面哭骂一片。

“他家里有一个躺在床上行动不便的老父亲,还有一个未满月的小婴儿,昨晚上百只耗子钻进他家里,屋里穷得没什么吃食,老人和婴儿没自保能力,便成了那些畜生的目标……”

据说老人手指、脚趾都被咬烂,婴儿更惨,眼睛、嘴巴、耳朵……身上没有一块是完好的,现在已经奄奄一息。

姜氏边说边回到里屋,方瑶牵着俩孩子跟在她身后,前者把藏在柜子里的瓦缸打开。

方瑶低头一瞧,里面是一袋小米,和一袋老面粉。

“老天爷保佑,粮食还在呢……”姜氏顿时松了口气,随即又疑惑地小声嘀咕,“大头家那么严重,没想到俩家挨着,咱们居然一点儿没事……”

方瑶不由想起昨天晚上的场景,难道是她打老鼠时太勇猛,才吓退了它的兄弟姐妹?

不能吧?

难道是因为……

目光瞟到旁边大宝和小妹拿着当玩具的面具,方瑶脑袋里突然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惊人的猜测。

她几乎是秉着呼吸回到房间,掏出那本无名册子,翻开第一页。

这一次,方瑶几乎是逐字逐句,将前言看完。

——四时行焉,百物生焉;阴阳之变,疫妖皆出;魑魅魍魉,皆为吾粮;斩妖除魔,天道沧桑。

“妖疫皆出……”她喃喃重复这几个字,双手继续又往后翻,一副硕鼠肆虐图让她蓦然瞪大了眼睛。

“二妹,我去给大头家送些粮食,你看着孩子,让他们别出去。”

方瑶猛地抬头,姜氏正提着一小袋面粉站在门口望着她,她合上册子,尽量平静道:“啊,啊好,你去吧。”

姜氏一走,方瑶便把大宝和小妹拉到床边,“大宝,把面具给姨姨看看。”

大宝倒是乖巧,眨巴着眼睛问:“姨姨,待会儿还给我们玩不?”

方瑶摸了摸大宝的冲天小辫,半真半假地哄道:“这东西是用来打老鼠的,昨天晚上姨姨就用它打了一只大老鼠。”

大宝才听姜氏说了老鼠啃小孩的事情,闻言小脸纠结成一团,把面具塞进方瑶怀里,“姨姨,你去把村子里其他耗子也打死吧。”

“……”

方瑶无言,拿起面具翻来覆去地仔细看,果然发现了些端倪。

面具表面破破烂烂,根本没有什么小型led灯管,昨夜没人碰它,却自个儿亮起来,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表面涂了夜光材料,现在回想起来,夜光材料也不可能突然金光大作后又忽明忽暗。

难不成……这东西还真有神力?

还有那硕鼠肆虐图,之前没有仔细看过册子,不知道是不是原本就有的,图上并没有其他信息,但说是巧合,可这也太巧了吧?

“你、你们要做什么?”

外面突然传来姜氏的惊怒声。

方瑶手一抖,赶紧把面具和册子放进袋子里,把东西朝床底一推,趴在窗口朝外看。

原本出去送粮食的姜氏在自家院子门口,叫人给拦住了。

几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将她围在中间,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站在一旁,双手叉腰,尖声尖气道:“姜婶子,怎么大家都遭灾了,你家的粮食只拿这么一点出来,不合适吧?”

方瑶记得这女人,昨天她在村里闲逛时,这中年妇女盯着自己看了许久,后来听到有人喊她阿武娘。

阿武娘明显来者不善,姜氏脸色发白,轻声说:“我那些粮食也都是用自己首饰换取的,还要给两个娃娃生活用,自己留些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但怎么也得让咱们瞧瞧还剩下多少啊,这村里大家都遭了难,只有你家幸免,这根本不正常。”

其他村民围拢过来,阿武娘愈发理直气壮了起来,“说不定是因为大家帮你挡了这灾,你家才得以太平,那你这粮食大家自然都有份,大伙儿说是不是?”

“是啊,凭啥大家都遭了难,就你家没事儿?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姜婶子,要不你把粮食拿出来以证清白,大家还可以一起度过这难关,以后你的恩情咱们不会忘。”

姜氏此时不止脸色发白,整个身子都气得发抖。

阿武娘见挑起了其他村民的情绪,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率先迈开步子朝姜氏家院子里走,其他人亦步亦趋地跟上来。

“靠……”

躲在屋里的方瑶忍不住爆粗口,这分明就是欺负姜氏家里没能顶事的人,明晃晃地抢劫来了。

要让这群家伙把姜氏家的粮食抢了去,她估计真的要沦落到吃土。

但这屋里,简陋的一个柜子,两张床,根本没有可以藏粮食的地方。

老旧木质的大门是掩着的,里面就一根木头插栓抵住,外面,那些人在用力砸门,没两下,姜氏家里那不堪重负的木板门,便“轰”的一声,被踹倒了。

阿武娘领着村民率先走进了堂屋。

方瑶带着大宝小妹从里屋出来,正好看到姜氏想冲进来阻拦,反倒被一个村妇推倒,好在一个年轻男子过来帮忙,将姜氏扶了起来。

“娘!你们这些坏人,放开我娘——”

自己娘亲被欺负了,两个小孩当即尖叫着就要扑过去。

这群丧良心的,专挑孤儿寡母的欺负,估计对小孩也不会多手软,方瑶连忙将两个娃娃扯到身后,堵在门口,抬头对进来的几人冷声喝叱:“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闯民宅!”

这一嗓子中气十足,阿武娘嚣张的气焰硬生生被吼得低了几分,她盯着方瑶仔细打量几秒,随即扯了个伪善的笑脸:“你是姜婶子的妹妹吧?昨天领着大宝在村里转悠的就是你?”

方瑶直觉这女人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话,冷着脸打断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祥国民律中,私闯民宅者,杀之无罪!”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