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4章刘老汉的执念

瘾菜苗 | 发布时间:2022-11-24 18:01:05 | 阅读次数:25160

刘老汉一辈子守着陵园,这天早上,他像一如往常一样回家去巡查。“这帮人瞧不起我,不陪老子喝酒时,我自己喝!隔~”“老子还瞧不起你们嗫~”“总有那么一天~”“老子~老子肯定要离开了这个破地方~”“老子要到城里赚大钱~”醉醉熏熏的刘老汉,晃荡着身子,旗号手电“这帮人看不起我,不陪老子喝酒,我自己喝!隔~”。...

刘老汉一辈子守着陵园,这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回去巡视。

“这帮人看不起我,不陪老子喝酒,我自己喝!隔~”

“老子还看不起你们嗫~”

“总有那么一天~”

“老子~老子一定要离开这个破地方~”

“老子要到城里赚大钱~”

醉醺醺的刘老汉,晃悠着身子,打着手电已经走回陵园前。

眼前的一幕,让他酒醒了,陵园里的墓碑被掀翻,棺材裸露在外…

“哪个龟儿子,敢来老子的地盘盗墓…”

刘老汉大声的吆喝,想着吓退盗墓贼,手中的铜锣已经敲响…

“铛铛铛”急促的铜锣声,在山间回荡几下,应声而止。

等村民赶到山上,只看到翻到在地的刘老汉…

散落的手电还亮着…

铜锣扔在不远处…

叹了叹鼻息,他早已断了气,村长连忙上报,暂时将刘老汉的尸体,抬回家里…

村长合计一下,这附近也就吴一手擅长这事,这才大半夜的通知,他来拉尸体…

天微微亮

义庄的大门被敲响

“去看看是谁,这么一大早的叫门?告诉他义庄满了,在住加钱…”

吴一手被吵醒美梦,踢了一脚,还睡的人事不醒的郭三胖。

“嗯?师傅这是要起夜?”

郭三胖揉着眼睛,迷糊的嘟囔着,看到师傅指着外面,这才回过味来,这是让自己去开门…

“谁啊!这么一大早的,客满住不下了…”

郭三胖拉开大门,被外面的人下了一跳,“师…师傅…警察叔叔上门了…”

吴一手端坐在桌前,斯调慢理的喝着水,看着他们将刘老汉的尸体,抬到院里验尸。

“吴一手,这就是你接回刘老汉的经过?”

“廖叔,我跟着我师傅干这行,虽然没多久,但是这规矩我还是懂得…”

“嗯,你师傅的本事,不知道学到多少?”

“也就一点点,刘老汉是他杀,问题出在陵园的棺材里…”

“你怎么知道陵园的土,被翻动过?”

廖警官已经勘验现场,现场被村民保护起来,留下几人在做清理取证,他带着验尸官来义庄这里,对刘老汉的尸体验尸。

来的路上接到汇报,说是十几座墓被翻动过,要是按照村长的说法,他们听到刘老汉的啰声,然后赶往陵园,这一路上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再到刘老汉遇害…

还能将坟墓恢复原貌,这有点不像盗墓贼所为…

看着吴一手的表情,像是从尸体上还得到其他信息,“你也会通灵?”

“廖叔,都说了一点点啦!”吴一手喝了一口水,用手指比划着捻钱的动作。

“廖队,尸体检验完毕没有异常,是惊吓过度,心脏骤停而死…”

验尸官起身,将初步结果汇报给他,廖队也知道,要想知道准确结果,可能要等上好几天。

瞧见吴一手的模样,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拍在桌子上,“这点你到跟你师傅很像,我只想听跟破案有用的…”廖队没好气的说。

“廖叔,这是规矩,常言道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吴一手将钱收起来,别小看这两张钞票,平常在村子里都看不到,省得点花,足够师徒二人生活一个月。

“刘老汉有一女儿在上学,廖队可以去了解一下,还有翻动过的墓碑,可以查验一下尸体,毕竟这玩意不好藏”

“挖坟盗尸?这么猖獗?”廖队蹭的站起身,带着验尸官就走,显然刘老汉的尸体,已经没有什么价值。

师徒二人将刘老汉从新收拾一番,抬回屋放入棺材里…

“廖队,这种骗人的把戏您也信?”回去的路上,验尸官没好气的问,自己堂堂名牌大学法医毕业,赶不上这小子三言两语。

“小孟啊,你不了解,这有些时候啊,速战速决方为上策,别看这义庄现在收尸人年纪小,他的师傅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局里疑难的案子,他师傅帮了不少忙,也破获几宗全国大案,可惜他师傅走的早,要是他能学会师傅的本事,也不用在守着这义庄喽”

“廖队哪您还给他钱?”

“这孩子在这十里八乡的也就靠这个营生,我只是看在他师傅交情上,接济他一下…”

廖队也不想打击新来的队员,找了一个莫若两可的借口,回到陵园开始组织队员,将翻动过地方挖开…

等打开棺材,队员们都傻眼了,“空的?棺材里面竟然一具尸体都没有…”

经过排查这些尸体,都是近半年才下葬的,登记信息通知家属,从刘老汉的小破屋里,找出来访登记。

“看来这个臭小子,从他师傅那里学到不少”廖叔在一个不起眼的抽屉里,找到一张汇款单。

“叮,恭喜宿主完成刘老汉的执念,他的女儿得到照顾,系统经验+100积分+10”

村长带着人,将刘老汉在陵园里安葬,还有十余户人家,在整理好的空坟前痛哭。

“廖警官,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做这种事的人太缺德啦!廖警官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哭天喊地的声音,让廖队皱着眉头,他已经派人去学校,找刘老汉的女儿了解情况,顺便安排人照顾。

安抚了一下乡民的情绪,再三保证尽快破案,这才带人回去,这件案子瞬间成了最棘手的事。

“一手啊,村长有点事求你!”村长安排完陵园的事上愁起来。

虽然陵园离他们村最近,这十里八乡的人都葬在这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看管陵园,看到年轻力壮的师徒二人,这才把吴一手叫到一边。

“村长,有什么事直说,想着看宅?还是…”

“不不不,都不是,你看这陵园一时没人照看,一手你又守着义庄,这里离你的义庄不远,你看看一起接手了可好?”

吴一手师傅再世前,村长也多次提议过,但都被他师傅拒绝,刘老汉也就开始守护这里…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平常的开销,可要从这陵园里面扣了”

吴一手看到寒酸的住处,在想想今天师徒二人对付的口粮,扩大规模搞他个一条龙服务,先解决温饱问题。

“这是自然,照看陵园自然全权有你负责,至于这开销,那就凭你的本事喽!”

村长看到吴一手有接手的打算,也打算放手,这大半夜的折腾到现在,又搭上刘老汉的性命,想必也没人在愿意来这里。

“得嘞,那就有劳村长去通知一下,这里以后由我师徒二人管理”

吴一手接过村长递过来的登记本,还有管理手册…

叫来郭三胖,看着他脸都绿了,“师傅,您这是要两处跑?那您可别丢下徒儿,义庄陵园…我…我可不敢自己待…”

吴一手翻翻白眼,关键时刻掉链子,连忙笑盈盈的将村长送走,这才关起门来训斥郭三胖。

“常言道,行得正坐的直,莫做亏心事,三胖我问你,你背着师傅,是不是背地里做了什么亏心事,才怕成这样?”

郭三胖开始一五一十的讲出来,从抢了村口,郭大爷家小儿子的馒头,一只讲到偷挖白家种的花生,在从偷拿李村长的衣服,讲到偷吃了,秦寡妇家老母鸡下的蛋…

吴一手带着他,去镇上采购回来,一人一部二手手机,还买了锅碗瓢盆,外加米面油等等,满满一大一三轮车,郭三胖在前面蹬,嘴里还在不停的,讲他做的亏心事…

用买回来的红油漆,将义庄粉刷一新,在大门上挂上自己的电话,白天由这个徒弟,在这里卖纸钱纸人,晚上跟自己去陵园巡视。

郭三胖这个臭小子,自从和他五五分账,一天到晚精神的不行,有钱了找人装上水电,将通往陵园的路修缮一翻,装上路灯,师徒二人的生意越发红火起来。

像往常一样,吴一手带着郭三胖巡视陵园…

“各位叔叔大爷…街坊邻居…开饭喽…寻人捎信…报怨申诉…都找我师傅喽…我不会…哒…哒哒…”

郭三胖敲着木桩,吴一手挨个在墓碑前,点上三炷香,烧一些纸钱,然后下一个坟前…

这已是他带着徒弟,天黑后日常的工作重要的一部分,靠着这帮街坊邻居,吴一手已经将系统升到1级,有了一个平方的小空间,方便了不少。

用积分兑换补气丹修炼,将身体杂质排出,将这个身子堪堪提升至锻体境…

“刘老汉?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刘老汉墓碑前,凝聚的黑气开口询问,原来他是不放心他的女儿,前来拜托他去探望…

“得嘞!明天我就去镇上看看,顺便给你拍些照片回来…”吴一手满口答应下来,接取他给的任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